新聞 > 大陸 > 正文

希望之聲:王維洛:驚天騙局!三峽工程是掌權者斂財機

中國政府最近宣布「三峽工程通過全面驗收」之際,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接受希望之聲電台記者採訪時,揭示關於中共當局從1993年開始、並打算持續到2025年,從電費中向老百姓徵收的特種稅--「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它的來龍去脈,其中騙局,那些主張上馬三峽工程的「主上派」,他們的目的是為了升官發財,三峽工程是掌權者的斂財機。

王維洛介紹,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在1992年向全國人大的報告中承諾全國民眾,三峽工程發電後的建設資金相當部分可以靠發電收入自籌。需要籌款的數目是投資額的一半,發電收入可以覆蓋投資額的另外一半。1992年4月3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准了國務院興建三峽工程的議案。

【錄音】:三峽工程從它建的這個方面,可以分作3個階段。1993年到1997年的時候到大壩就是長江截流,這是第一階段;從1998年到2003年那麼它是第二階段。它是2003年的6月份開始運行,2003年的7月份開始發電的,那麼我們就可以說到2003年它是第二階段。到2009年呢它是第三階段,它的發電機呢全部都裝完了。就是從它開始發電的時候開始,我們做一個切割對不對?因為鄒家華說的,「發電以後是不要老百姓的錢的」。是他說的吧對不對?他1992年的時候他對著全國人大代表的時候說的,「發電以後三峽工程就不要錢了」。它有收入了對不對?它自己有收入了,它自己可以自負盈虧了。

王維洛表示,從1992年開始中國老百姓就為三峽工程繳納一種特種稅——「三峽工程建設基金」,(簡稱「三峽基金」)一直交到2009年年底。可是從2010年一開始,「三峽工程建設基金」改名為「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換了一個馬甲,又繼續收取十年,然而至2019年底國務院決定將「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再延長收取六年,要收到2025年的12月底。「三峽工程建設基金」不用支付利息,不用還本,是名副其實的斂財機。

【錄音】:「三峽基金」呢,它不是明著收的,它是暗著收的,所以呢,很多中國老百姓他是不知道他們交了這個稅的,它是加在什麼地方收呢,它是加在電費里收的,它加在電費里收的。就是說,中央政府把負擔呢又全部都壓回到老百姓的身上,壓回到老百姓身上。所以呢,從三峽工程從它開工的第一天開始,到三峽工程的最後的接付的那一天,到底交了多少「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呢?到了2014年的時候,這個時候就開始了,就開始我們說的,就是在百度百科和維基百科裡面說的,說三峽工程的基金,一共收了5000個億,收了5000個億,這個是當時的一篇文章里的。它是怎麼算出來的呢?它是按照三峽工程、按照國家計委當時的要求,就是內部利息是每年百分之十二的利息來計算的,那麼累計下來。不算利息的話呢,我們現在能看到的最大的數字就是1600多個億。就是中國老百姓交的,沒有算利息。如果算利息的話,按照那篇文章說的,算利息,而且是按百分之十二的利息計算的話,那是中國老百姓交了5000個億。

多年來,王維洛持續地關注三峽工程,不斷地探尋這個工程深層次的問題,以科學數據揭示這個工程的實質,但是最近他開始注意到自己過去輕信了中國的國家審計署對三峽工程的審計,有必要對三峽工程進行再審計,於是王維洛開始查證三峽工程2013年的國家審計是不是對的,當查到2009年時,結果令他大吃一驚。

【錄音】:說到2009年,它的這個發電機全部都裝完了,對不對?它的工程也完工了,它的意思,它全完工了。那麼我們就發現它呢,就是它一共,它說的,從三峽基金一共收了多少錢,一共又從國家開發銀行借了多少錢,拿到多少貸款,它自己又發了多少債,又從國外買設備用了多少債,加在一起。他用了……是說,差不多就是1800、1900億元人民幣。後來我們就忽然之間發現了,鄒家華說的,它2003年以後就不用老百姓的錢了,記不記得?它不是說它有發電的錢嘛,對不對。它這裡,它沒把發電的錢算進去啊,它沒把收入算進去呀,對不對?它只是在這裡收基金哪,他沒有把那筆錢算進去呀,對不對呀。就是說,政府答應老百姓的時候,就是說,當三峽開始發電的時候我就不用收你的錢了,對不對呀。但是呢它發電以後它還在收老百姓的錢。那這個錢就沒有算到三峽工程的建設費用裡面去呀。它一直在收,但是呢,它把發電的錢它沒有算進去呀。那鄒家華當初對人大代表說,對著……是拍著胸脯說的,我是到2003年以後我不用你的錢了。對不對。它最大的問題就在,三峽工程,它是沒有算它的發電的錢的,這是違背它這個國務院當初對老百姓的承諾的。對不對。這是很多錢哪,是很多錢哪。

王維洛接著查到三峽工程竣工財務決算草案審計結果的時候,也就是2013年國家審計署,審查三峽工程決算的截止日期是2012年的年底。又發現在國家審計署在報告中,對三峽工程的發電收入以及葛洲壩電站的發電收入隻字未提,而這才是本來該承擔三峽工程支出的主要收入資金。王維洛質疑,這個政府不但完全不按照有關部門當初的說法,三峽工程建設完工,就將停止徵收「三峽工程建設基金」,關於三峽工程發電的巨量收入的錢還不知去向。

【錄音】:我用的時間是和它同一個時間,那麼我就看看這國家審計署,它審計的時候,它和2009年的之間的差別在什麼地方?那麼我們發現,國家審計署它說的這個三峽工程的將近2000億的投資,它的2000億的投資它主要就是來自於兩筆錢。一筆是三峽工程的建設基金,它說是1600多個億;然後一筆就是說,它說是賣給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他賣了350億同樣的,國家審計署裡面,它也沒有把三峽工程發電的那個錢算在裡頭啊對不對?因為,這個鄒家華副總理說的,他說三峽工程造價的一半應該是來自於發電哪。這個政府就是借著這個三峽工程的名義問老百姓收錢嘛,這是這篇文章的題目的意思。對,它還在收,就換了一個馬甲,換了一個名字,它還在收錢,對不對?現在要收到2025年為止嘛,它還沒收完呢!就是說,這個政府當初當著人大代表的面,在全國人大大會上做著報告的時候,他自己說的,我們發電的錢我都往裡投的,都往裡投的,對不對?那麼,其實呢,他都不是。他無非是借著這個三峽工程的這個名義,它收了中國老百姓幾千億的錢,還在收。老百姓他都不知道,有很多老百姓他都不知道,中國老百姓只是知道這個三峽工程是世界上最大的水電工程。所以三峽工程在上的時候它有很多人他會贊成,他可以從中撈錢的,他可以當官,他可以升官!

王維洛認為,既然現在三峽工程通過了全面驗收,就應該立即停止徵收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並將收取的「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和「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連本代利返還民眾。納稅人一共為三峽工程繳納了5000億元的特別稅,每年的回報應該在幾百億元以上,可是,納稅人不僅沒有收到一分錢的回報,並且還要繼續往三峽這個大漏斗里繳稅,而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錄音】:中國政府當時他答應中國老百姓說,國家有財力來建設三峽工程,其實他把這整個負擔,全部都加到了老百姓的身上,全部都加到了老百姓的身上,那麼用現代的話來說,那就是割韭菜。對不對,就是割韭菜。錢不夠了,我就問你要,對不對。我是個強搶的,我是個強要飯的也好,是強搶的也好,它就是這麼一個東西。那麼就是說,它說的國力可以承擔三峽工程的建設,其實是你老百姓有錢出來建設三峽工程。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王倩、金朝衍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6/1527232.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