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從希特勒到AOC 魔鬼依然在世間遊蕩

 美國大選新聞中,有一條消息格外引人注意。那就是以眾議院民主黨人亞歷山德拉·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OC)為首發出的對川普支持者進行清算的信號。

  美國大選新聞中,有一條消息格外引人注意。那就是以眾議民主黨人亞歷山德拉·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OC)為首發出的對川普支持者進行清算的信號。

  AOC最先於11月6日在推文中表示,要建立「川普吹捧者」的黑名單,把「投票、服務、捐款、支持和代表」川普總統的人的資料進行歸檔。

  那麼這個發布如此瘋狂言論的AOC何許人也?她還發表了哪些驚人言論呢?聽我為你娓娓道來。

  勵志少女,猶如想當畫家的阿道夫

  1989年10月13日,亞歷山德拉·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a.k.a「AOC」出生於紐約布朗克斯區(Bronx)的一個天主教家庭,勉強算準90後了,可惜她沒有享受到90後富裕的物質條件。紐約布朗克斯區是一個少數族裔聚集地。拉丁裔 AOC一家就住在這裡。AOC的父親是一名工人,母親沒有固定工作,一家人生活在紐約貧民區。如果一切按普通的生活軌跡發展下去,她估計就是嫁個一個普通拉丁裔或黑人生一堆孩子,然後把票投給民主黨,然後天天要求福利,福利,更多的福利了!

  但是AOC的勵志人生才剛剛開始,從小到大,貧困的陰影無時無刻不纏繞著她,父親是普通工人,她的母親,只能靠鐘點工以及校車司機來維持生計。學霸AOC從小就遠離毒品幫派,品學兼優,靠著父母打零工的工資和助學貸款,AOC從公立高中讀到了大學。

  一切劇情都按照勵志電影進行,但高中的一天,AOC的父親確診肺癌。父親的肺癌讓家庭瞬間陷入赤貧,所以明明能上哈佛的AOC選擇了提供高額獎學金的波士頓大學。別誤會,波士頓大學也是美國著名大學。可是,命運並沒打算放過AOC,在她大二時父親離世,留下生病的母親和一間要被銀行收回去的破房子。

  必須承認,戰勝苦難是勵志劇中最精彩的環節,但苦難太多呢?這會導致人的性格銳變,形成反社會人格。名牌大學畢業的AOC可以輕鬆獲得一份好工作,但她卻對世界充滿憎恨,所有企業老闆在她眼中都是卑鄙的吸血鬼!

  那麼,哪個企業老闆願意雇一個對自己恨之入骨的員工?於是,堂堂波士頓大學的高材生居然只能去當服務員,當酒保。

波士頓大學生AOC在酒吧工作照

  被社會鐵拳痛打之後,大多數人都變得更加圓滑,但也有極少數人變得更極端,AOC顯然是後者。只是,再極端下去,AOC就連服務員的工作都保不住,只能去精神病院了。

  不對稱的競爭:力克建制派對手取得勝利

  還好,美國的民主制度,讓任何一個底層有能力的人,都有機會參與政治,找到發揮自己才能的舞台。

  在2016年大選的時候,一直致力於為美國政界帶來新氣象的民主社會主義者伯尼·桑德斯在黨內選舉中輸給了希拉蕊·柯林頓。桑德斯的支持者一直是追求新鮮事物的代名詞,為了擺脫陳舊思想,改變所謂的「老白男」的政治遊戲法則,桑德斯的支持者成立 Brand New Congress 組織(BNC),旨在選出年輕有為的「新議員」,取代屍餐素位的養老議員,為民主注入新鮮血液。

  這時的AOC不過是桑德斯陣營的志願者,大選結束後,她駕車橫跨了整個美國。在橫跨美國的途中,她意識到只有從政才能救美國。(像不像當初維也納街頭的流浪漢失意畫家的頓悟?)

  AOC從一開始就決定要干一票大的,她決定以一個高起點來開始她的政治生涯,她不去競選市議會,不去競選州議會,而是直接上國會。在2018年4月,她最終決定參與當年11月的選舉,這時離選舉只有7個月不到了,這時還沒人認識她。那麼她在紐約的競爭對手是誰呢?

  一位在任的眾議員名叫喬·克勞利,也是民主黨人,已經做了10屆,當了20年的眾議員了,這就是AOC要挑戰的人。

  同時,克勞利還是民主黨在眾議院的黨團會議主席,可謂是位高權重。這一年,在她宣布參選的時候,她28歲半,而她的對手,那個連續10次當選的黨團會議主席——克勞利,已經57歲了,年齡是她的兩倍,從政經驗豐富,人脈資源更是不在話下。

  克勞利的人脈資源有多廣呢?當時紐約有頭有面的人,全都站在他這一邊。支持他的人包括紐約市的市長白思豪紐約州州長科莫,紐約的兩名聯邦參議員全都支持克勞利,他們是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舒默,女參議員基爾斯滕·伊莉莎白·吉利布蘭德,紐約州的31名聯邦眾議員中就有11個站出來,明確表示支持克勞利,31名當地的民選官員、31個商業團體以及其他許多公益組織。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也非常器重克勞利,經常帶著他參加各項活動,畢竟,克勞利還年輕,50多歲的他正處於政治人物黃金年齡,是可造之材。

  目前看來,這場競爭的懸殊猶如體校學生要直接挑戰世界拳王一般。

  AOC的競爭對手約瑟夫·克勞利大概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對他來說,這個什麼背景都沒有的小女孩,能有什麼好害怕的。在與AOC的第一次辯論中,克勞利甚至只是派出了自己的代理人。

  如此輕視服務員出身的布朗克斯區人,克勞利顯然失算了。他這樣的建制派政客不會知道在酒吧工作的 AOC多少次把醉酒的人丟出酒吧,也不知道她有多少次把魯莽無知的客人懟得啞口無言。更不知道一個被社會鐵拳無數次擊打後,還能爬起來的人,改變命運的意志有多強烈。

  就在克勞利坐享原有的資源時,AOC和她的團隊(還有她未成年的小侄女)開始挨家挨戶上門拜訪、收集簽名、分發傳單,說她「從群眾中來,再到群眾中去」一點都不違和。從17萬個電話、12萬戶人家、12萬條簡訊到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國會議員,這是競選的一年間AOC和她的團隊做出的成績。

  2018年6月,AOC以「政治素人」身份出戰民主黨內初選,角逐紐約第14國會選區民主黨候選人資格。她擊敗了在任資深議員、眾議院民主黨黨團主席克勞利(Joseph Crowley),爆出當屆中期選舉的最大冷門。

  11月選舉中,她又輕鬆戰勝了共和黨對手、聖約翰大學經濟學和金融學的72歲副教授安東尼·帕帕斯(Anthony Pappas),當選國會眾議員。

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眾議院議員AOC

  成為民主黨的「四姐妹幫」老大

  那屆中期選舉還創造了多項歷史。眾議院首次出現了女性穆斯林議員,兩人分別是代表密西根州的特萊布(Rashida Tlaib)和代表明尼蘇達州的奧馬爾(Ilhan Omar)。其中奧馬爾原為索馬利亞難民,於1995年移民到美國,她也是眾議院中首位戴穆斯林頭巾的議員。新晉議員中還有普瑞斯利(Ayanna Pressley),她是麻省第一位非裔女性議員。

  AOC與上述三人逐漸形成了一個小團體,名叫「The Squad」。她們在一定程度上被視為民主黨新生代的代表人物。在性別、性向、種族等一系列議題的政治光譜中,她們的主張都是充滿極左激進色彩的。

  綠教徒奧馬爾自己淫蕩得一筆,卻要求美國實施XXX宗教法,對全美所有女童實施慘無人道的割禮!嗯,特萊布雖然也是XXX教,但她與「有教無國」的奧馬爾不一樣,她是一位堅定的愛國主者,深深愛著祖國巴勒斯坦,並以消滅以色列為己任;至於非裔黑人議員普萊斯利,她的要求比較簡單,就是所有美國人都要向非裔黑人贖罪,永生永世為奴為娼。

  而「四姐妹幫」的老大AOC批評佩洛西說,「美國沒有「左派」政黨,民主黨太溫和、太中間派」……佩洛西居然太溫和?與川普相比,佩洛西簡直左成了狗,但和四姐妹幫相比,佩洛西卻右得一筆!

  列寧同志曾說過:「當大街上只剩最後一位革命者,那一定是個女人。左,更左,直到極左。女性與生俱來的感性色彩和羅曼蒂克的幻想一旦帶入到政治生活中,就會變得更加堅定和狂熱,對痛苦的承受能力也遠遠大於男性。而這四人中,AOC絕對是當仁不讓的老大。

  對於這四位極左女議員,一直維護美國「奮鬥改變命運,而不是福利改變命運」傳統價值觀的總統川普,曾大爆粗口說:給我滾回老家去!

  AOC極端的政治觀點

  四姐妹幫的前三位再左也不是大問題,因為她們的影響力有局限性。奧馬爾的支持者主要是美國XXX教難民,特萊布的支持者是中東裔移民,普萊斯利的支持者自然是非裔黑人……

  大問題是,四姐妹幫之首的AOC不僅最左,還是2028年最熱門的美國總統人選!美國所有眾議院議員在Instagram上的粉絲總數有151萬,其中AOC粉絲占150萬!,在tiktok上2024總統人選的應援視頻熱度中,AOC有1億,而川普才1800萬,到了拜登就只有20萬。在美國社交平台推特上有340餘萬粉,發條推輕輕鬆鬆上萬轉發、十多萬點讚。通過個人魅力(漂亮,年輕,勵志,奮鬥等標籤)再配合那些畫大餅式的社會主義未來美好描述,加上煽動人心的演說,AOC在青年人群中儼然流量明星般的人氣了!

  這裡例舉一下AOC最近發表的一些觀點:

  AOC一直試圖推動,對年收入1000萬美元以上的高收入人群實施70%稅率……沒錯,70%稅率?連一直呼籲提高富人稅率的比爾·蓋茨都忍不住開噴「有些政客現在終於已經變得如此極端,以至於我要說:不!」然後可憐的比爾被AOC徹底搞懵逼了,因為後者提出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問題:一個底層屌絲程式員的收入為什麼沒有比爾·蓋茨高?然後AOC自問自答到「沒有人創造億萬財富,他們只不過是拿走了億萬財富。」

  之後,AOC對比爾·蓋茨說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從道德角度說,億萬富翁都應該放棄財富」。當然,如果億萬富翁們(比爾·蓋茨)不願意放棄財富,AOC有一百種方法讓他自願……呵呵,是不是有一種熟悉的味道?

  又比如,最高法院還沒有宣布川普敗選,AOC就開始建立「川普支持者資料庫」!

  11月6日,AOC發推呼籲她的支持者們舉報川普支持者(同事、鄰居、夫妻、父子),並建立一個資料庫讓所有支持川普的人「承擔後果」。這種後果不僅僅是施壓公司開除川普支持者,還要求禁止川普支持者從政,甚至株連到川普支持者的孩子……

  這聽起來太特麼匪夷所思,但這一切就是活生生地發生在喬治·華盛頓所創造的國度。

  而且,AOC現在還只是議員,如果她成為美國總統,絲毫不用懷疑她能把所有川普支持者做成肥皂。不說內容有多麼瘋狂,只說,她的眼神都不對!所以,AOC沒有問題,她只是個需要治療的「精神偏執狂」……有問題的是,今天的美國!

  為什麼那麼多美國年輕人會瘋狂追捧一個精神偏執狂呢?或者一切又回到那個古老的問題,1933年時,德國年輕人為什麼誓死追隨一個精神偏執狂?

  因為,只有左瘋子才能給年輕人描繪出最完美的天堂,一個底層程式員和比爾·蓋茨收入相同的天堂……唯一的問題是,縱觀人類歷史,每一個豪言要把人們帶向天堂的瘋子,最終都把人們帶往了地獄。所以,美國距離地獄也只差一個AOC總統!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華語江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681.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