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終於盼來的離婚明星狗血大戲 居然這麼無聊?」

最近,有檔節目比我想像的「糊」。

還記得這個打著「離婚明星夫妻單獨相處」旗號的韓國綜藝《我們離婚了》一開始宣傳,網友們可是興奮的不得了。

有人發起投票「最期待上節目的夫妻」,得票高的基本分為兩類——

要麼是像宋仲基宋慧喬這種,原本甜甜的愛情突然急轉直下,讓外界意難平的;

要麼就是離婚時沒那麼體面的,比如動了刀子的張雨綺袁巴元,或者是深陷出軌風波的賈乃亮李小璐

節目上周正式開播,但跟當初網上的討論盛況相比,卻顯得冷清了不少。

01

像「離婚夫妻再聚首」這種情節,大家期待的也無非是兩樣:要麼是舊情難

忘的曖昧,要麼是劍拔弩張的狗血。

但反正,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

沒看到乾柴烈火,沒看到狗血撕X,最大的感覺反倒是——憋屈

第一對夫妻,李英河和鮮于銀淑,兩人都是上世紀70年代的國民演員。本來是娛樂圈的模範夫妻,卻在結婚26年後突然宣布離婚。

離婚至今已經過去14年,雙方也都沒有再婚。

還沒等兩人見面,鮮于銀淑跟兒子兒媳的幾句抱怨,已經為觀眾勾勒出了他們當年的婚姻圖景:

「經常有酒局,一周七天,有六天都是凌晨回家。」

「蜜月旅行也只去了兩天就回來了。」

「從來沒有兩個人獨處過,要麼是孩子,要麼是朋友。」

從種種細節來看,這顯然曾是一對非常典型的傳統夫妻——

男方愛玩愛應酬,而女方則在家庭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和情感。

儘管在前妻面前少言寡語,李英河卻不是情感匱乏的人。

面對工作人員時隨和又健談,而且根據節目組的介紹,「是這片區域的人氣王,接連不斷地收到聚餐邀請」;

出發去跟前妻獨處的房子,還不忘周到地給鄰居準備了年糕作為見面禮。

看到這裡,有網友開始評論:「好了,已經知道他們為什麼離婚了。」

畢竟,熱衷交際不愛回家的爸爸,任勞任怨卻總是抱怨的媽媽——像這樣相處模式,同為東亞價值體系下的中國網友簡直太熟悉了。

前一陣熱播劇《三十而已》中的「渣男」陳嶼,也是類似的形象。也不能說他對生活沒有熱情,但好像總是不會把熱情用在伴侶身上。

這大概是如今年輕人最厭惡的婚姻模式之一。

有不少人聯想起家裡的某個女性長輩,感慨「這樣沒有情感回饋的婚姻,還不如乾脆結束。」

《三十而已》裡的情節,是鍾曉芹憤而離婚後獲得了新生,失去了妻子的陳嶼則幡然醒悟,開啟了追妻模式。

在大家的想像中,事情也本該是這樣發展——「那個男人總是對妻子的付出習以為常,只有離婚後日子過的一團糟,他才能懂得家庭的寶貴。」

然而讓人沮喪的是,節目中呈現出來的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從家裡出發之前,李英河吃著自己煮的冷麵,還不忘放上點音樂,日子過得似乎頗有情調。

倒是看起來「逃離火坑」的鮮于銀淑,對待這段感情始終耿耿於懷。

帶上了幾大箱子衣服、食物,甚至出發前特地去理髮店做了髮型,還會想「他會不會拿我當做一個女人看待呢?」

驅車前往節目組準備的房子,「看著距離一點點變短,想起了過去的很多事情。」

兩個人見面之後,場面更是一個比一個尷尬。

節目的錄製地是在韓國的清平湖,這恰巧也是兩個人第一次約會的地方;

鮮于銀淑以為這是前夫給自己的小驚喜,帶著點期待問:「有(跟節目組)說過選在清平嗎?」

得到否認的回答後,有點不爽地翻了個白眼。

在追憶過往時,她那句「不覺得時間可惜嗎」的感慨,讓女主持人直接飆淚,觀眾聽了也都倍感唏噓。

但是坐在對面的李英河,就……看起來也沒什麼反應嘛,甚至還有幾分不知所措。

跟很多人想像的「分開就是解脫「不同,離婚後的鮮于銀淑依然在負責給李英河找房子、裝修,甚至共用同一個打掃阿姨。

再看兩個人的相處方式,對這段關係更加習慣和留戀的,好像反倒是那個本該被視為「逃離不幸婚姻」的妻子。

一個讓很多人感到扎心的細節是,在吃晚飯的時候,鮮于銀淑提到自己會向掃地阿姨打聽李英河的近況,比如有沒有出門、最近在幹什麼。

然後她帶著點期待地反問前夫:「阿姨在你家也會說關於我的事情吧?」

李英河:「沒有,從來不說。」

有人說像是在看女方的單口相聲。

你看,觀眾本來期望看到的,是「今天的我對你愛答不理」的爽劇情節,是冷漠丈夫的悔不當初;

結果等來的依然是妻子的「熱臉貼冷屁股」,還是所有人都能看見的那種。

這可太氣人了。

02

《我們離婚了》的憋屈氣質,不止在於沒有大快人心的反轉劇情。

更重要的是,觀眾能感受到當事者的痛苦,卻發現無法解決他們的痛苦。

這在另一對年輕嘉賓身上體現的更加明顯。幾乎每個看完節目的人,都恨不得衝進屏幕讓他們兩個按頭複合。

男方崔烤肉30歲,女方柳紫蘇28歲,兩個人都是事業有成的視頻博主。

如果說李英河和鮮于銀淑是剃頭挑子一頭熱,那麼這對離婚剛滿7個月的前夫前妻,看起來依然是滿滿「雙箭頭」。

剛一見面,男方掐住衣服顯擺自己的胸肌和腹肌,女方超級配合地捂嘴驚呼:「啊,真的瘦了呢!」

兩個人一起吃飯、一起洗漱,男方還幫女方撩頭髮,看起來跟普通的情侶沒什麼兩樣。

到了睡前,彼此間涌動的曖昧和試探氣氛愈發濃厚。

先是崔烤肉推三阻四地不去睡覺;

柳紫蘇雖然說了不下十遍的「今天好睏啊」,但依然抱著枕頭,靠在對方臥室門口沒完沒了地閒聊。

傍晚他們站在房頂露台上,崔烤肉突然脫口而出:

「我很喜歡這個房子,要不以後我住到這裡,你住到隔壁吧。

「你離開家之後,我會經常聽到門鎖的聲音,以為你回來了」

看到這兒,相信不止一個觀眾在內心無聲狂叫:「為!什!麼!還!不!復!婚!」

但這是個離婚節目,而大多數離婚夫婦,生活中都存在著不可調和的矛盾。

對於崔烤肉和柳紫蘇來說,這個矛盾是男生的父親。

崔烤肉是個老來子,父親已經80多歲了,非常大男子主義,性格也火爆。

他一直看不慣紫蘇,覺得她「不懂規矩」——不給丈夫做飯、不跟長輩打招呼、逢年過節不上門問候。

本來在很多人看來,這個問題雖然難辦,但並不是在婚姻內部無法解決的。

大不了少跟對方的父母接觸,畢竟兩個人感情深厚還有個孩子,總不至於為此就鬧到離婚的地步。

但崔烤肉的父親又不僅是脾氣差,說話更是難聽。

在節目中,不顧5歲小孫女就在身邊,直接放話「這個女人無論是做女人還是做母親,都是零分」。

而烤肉也提到,在當初兩家人籌備婚禮的時候,父親因為費用問題和紫蘇媽媽發生了爭執,當面說過非常難聽的話。

婚禮雖然順利舉辦了,雙方的心裡也有了芥蒂。

儘管已經過去這麼多年,在談到母親被罵的時候,紫蘇還是捂著眼睛哭了。

在這段感情中,女方當然是受害者。但當節目呈現出了更多細節,「誰該為此負責」這件事就變得愈發模糊不清。

在採訪中崔烤肉曾經提到,父親常常把「我是要死的人了」掛在嘴邊,而他作為兒子,「一聽到這話就很不忍心」。

在節目中,父親的強勢也是顯而易見的。聽說兒子要跟前妻見面,當即翻臉:「我覺得不怎麼樣。」

而當烤肉反駁「她性格就是那樣比較小心的」,又被罵:「可不像話啊,全世界都沒有這樣的女人!」

指責男方「沒能保護好妻子」當然很容易,但如何解決父親的道德綁架,沒有人能給出方案。

至於改變一個80歲老人的固執偏見,更是難以完成的任務。

這也讓被兩人甜到的觀眾,與他們一起陷入了兩難的糾結:

一方面是可惜他們的感情,心疼孩子的未來;

但再想想紫蘇又要回頭面對公公的辱罵——「那可能還是不要復婚比較好」。

03

於是有人說,看了這個節目之後最大的感受,就是「遠離婚姻長命百歲」。

畢竟,即便是看起來最瀟灑的李英河,也算不上從婚姻中全身而退。

與「操心的妻子」形象一體兩面的,常常是「強調自己付出的妻子」。

鮮于銀淑會幫李英河找房子,但同時也會說「你住的地方這麼好,都是多虧了我」;

還會引用小姑子的話,暗示自己的「偉大」。

付出後渴望回報,當然是人之常情。

但另一方面,對於自我意識顯然很強的李英河來說,這些付出並不見得重要。

《幸福三重奏》裡的于謙其實也是類似的丈夫——愛玩、喜歡交朋友,但對親密關係的情感需求並不是特別強烈。

當時觀眾之所以全去吐槽于謙,一方面是因為妻子白慧明實在是過於「懂事」;

但另一方面也因為他們依然是夫妻關係

人在婚姻里總要做妥協的。因為在親密關係中,即使是合理地堅持自我,也有可能傷害到另一半。

就像李英河熱愛社交,卻無法滿足銀淑的情感需求。

我們當然可以指責他曾是一個自私的丈夫,不顧家,也不在乎妻子的付出。

可如今,這段婚姻關係早在14年前就已經結束,他也不再有任何遷就的義務。

甚至在前妻一直有意無意地提到「複合」這件事時,都始終沒有接話。

《我們離婚了》這檔綜藝,本意是在韓國離婚率不斷提高的背景下,試圖展現「離婚後夫妻的相處模式」。

節目一開始的時候主持人也提到,相比之前婚姻破碎就變仇人的情況,如今的很多離婚夫妻正在開始嘗試正常而和睦地相處。

沒想到,卻嚇壞了很多還沒結婚的人。

這或許是一種下意識的保護機制——當發現自己解決不了某個困境,那就從一開始避免自己踏入這個困境。

其實,我在看到兩對嘉賓的糾結時,也覺得他們不如根本就沒有遇上彼此。

但事實是,在壞事情發生之前,你永遠無法預知自己是不是選對了。

節目中邀請的精神科專家曾談到「會給人生造成最大壓力的事件」,前十項中有四個與婚姻相關。

帶給人壓力的或許不止是婚姻本身,更是對於「選錯」的擔憂。

我們在討論現實中的很多難解的婚姻悲劇時,經常將解決辦法推向「這樣的人就不該選擇結婚」。

但這或許暗示了一個人人都不願意承認的事實,我們並不是總有能力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為伴侶做出的忍耐,有一天可能會爆發;

一開始看起來微不足道的問題,最後卻可能變成無法解決的大山。

或者就拿最直觀的例子來說:一對夫妻約定丁克,幾年後其中一方後悔了。

這是背叛嗎?能夠被理解嗎?

我們看多了書籍中、電影中毫無芥蒂的浪漫故事,卻常常忽略了那些灰色的角落。

就像在晚餐時,崔烤肉談到了獨自撫養女兒之後,更加理解了紫蘇當年的育兒壓力,並認真地說對不起;

然而在聊到父親的態度,卻只能以含糊其辭來結束對話——那是他無法改變的部分。

作為人生中最私密的關係,外人很少有機會能看到一段婚姻的全貌;

在這一點上,《我們離婚了》恰好為我們展現了更加複雜的婚姻圖景。

其中有感情的錯位,有不夠勇敢的反抗,有難以改變的現實,也有遺憾與釋然的撕扯。

而這些充滿著「不完美」的故事也在提醒著旁觀者,生活是由一個個複雜的、充滿雞毛蒜皮的小事組成的。

婚姻沒有過來人,人生更沒有所謂可以一勞永逸的「避雷秘籍」。

或許想明白這點,也能讓我們更加大膽地做好生命中的每一道選擇題。

畢竟,哪怕偶爾選錯了,也不代表未來就此完了。

大不了就像網友們勸說鮮于銀淑的那樣:「放下吧,就當是買錯一筐水果那般,不要再回頭了。」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Vista看天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8/1528177.html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