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人狠話不多:摩薩德暗殺史

作者:

11月27日,負責伊朗核武研發計劃的首席科學家穆赫辛·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在德黑蘭郊外遭遇暗殺,法赫里扎德的座車在路上突然被亂槍掃射,身中數彈送醫不治。

伊朗外長咬牙切齒的聲稱是以色列策劃了這次"可恥的懦夫行徑"。這可能是年初美國斬首伊朗革命衛隊頭目蘇萊曼尼之後,伊朗遭遇的又一次重大打擊。因為法赫里扎德作為伊朗核武發展計劃——"AMAD計劃"的負責人,已經有20餘年,普遍被外界認為是伊朗核武計劃之父。他也是國際原子能機構在2015年發表的"伊朗核計劃最終評估報告"中唯一點名的核科學家。

當然,不用介紹其實也知道,能夠上大名鼎鼎的摩薩德的暗殺名單的人物,絕對不會無足輕重。苦逼的伊朗,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矢志不渝的研究核武,屢屢揚言要把以色列從地球上抹掉。結果每每到關鍵時刻,負責的科學家們總是意外身亡。此前在2010年至2012年間,已經有四名伊朗核科學家遭到摩薩德暗殺——為教棍們當愛國科學家真的是一件朝不保夕的事情。還有2011年11月導致伊朗17名技術人員身亡、飛彈發展計劃受阻的"莫達勒斯飛彈基地大爆炸案",其實也是摩薩德所為。

摩薩德(The Mossad),全稱為"以色列情報和特殊使命局"。歷史其實並不長,1951年才成立,主要任務就是海外情報收集和執行暗殺。作為情報界的後起之秀,摩薩德短時間內就以"人狠話不多"的出色戰績,和美國中央情報局、英國軍情六處、蘇聯克格勃一道,被當做全球諜海四強。

摩薩德的成名之戰就是追殺納粹餘孽阿道夫·艾希曼。1961年,摩薩德特工持假護照進入阿根廷,通過仔細比對,硬是找到了已經整容多年,隱姓埋名的艾希曼。最終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艾希曼綁架迷暈,通過偽造的病歷,大搖大擺的把艾希曼帶回以色列受審,送上了遲來的絞刑架。

讓摩薩德揚名天下的則是我們熟悉的慕尼黑慘案後的"天譴行動"——11名參加奧運會的以色列運動員被巴勒斯坦"黑九月"恐怖分子殺害,摩薩德以牙還牙,隨後成立多個暗殺小組,在全球追殺了10名與慘案有關的"黑九月"恐怖分子。直到第11次在波蘭華沙的暗殺行動,目標身中五彈、大難不死引發國際反彈才終止。在持續長達9年的暗殺行動中,摩薩德特工使用了槍殺、毒殺、美人計、汽車炸彈、床鋪炸彈、電話炸彈等無所不用其極的招數,絕對比電影上的007還要精彩。

比如在黎巴嫩貝魯特暗殺"黑九月"首席策劃薩拉馬的時候,摩薩德就動用了美女特工佩妮洛普,偽裝成巴解組織支持者,用美色接近薩拉馬,套取了他的行蹤,最後用汽車炸彈將其炸死;在法國巴黎暗殺巴解組織代表哈姆沙里的時候,摩薩德特工在其家的電話機裡面裝了一個遙控炸彈,在哈姆沙里接電話確認其身份後,引爆將其炸死;在賽普勒斯暗殺阿巴德希爾的時候,摩薩德的爆破專家專門研製了一種床鋪炸彈,人躺下後會觸發壓力開關,在外的特工遙控引爆……

摩薩德的完美代表作之一,就是1976年的"巧克力暗殺案"。1976年,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陣線領導人瓦迪埃·哈達德策劃了震驚世人的法航劫機案。為了營救飛機上的猶太乘客,以色列制定了幾乎完美的千里奔襲計劃,在烏干達成功解救了大部分乘客。但幕後策劃哈達德事後逃到伊拉克巴格達隱匿。摩薩德經過長時間追蹤,策反了哈達德身邊的人,根據他喜歡吃巧克力的嗜好,專門定製了一盒產自比利時的高檔巧克力下毒送出。這種慢性毒藥不會立即讓人身亡,而是會誘發類似白血病的症狀。哈達德在半年後不治身亡,很長時間外界都以為是病故。

這種神不知鬼不覺的招數在2010年1月針對哈馬斯首領馬巴胡赫的暗殺中用到了極致。摩薩德11名特工以遊客身份,分別持英國、法國、德國愛爾蘭等國的假護照,從不同國家飛抵目標藏匿的阿聯杜拜匯合。他們分工明確,只用5個小時便用下毒的方式,毫無痕跡的炮製了目標"突發心臟病身亡"的假象,甚至一度瞞過了屍檢的法醫。然後各自離去。直到事後杜拜警方在酒店的監控系統中發現異樣,才懷疑這是場暗殺,然而至今也不知道是何種毒物。

為避免引人耳目傷及無辜,摩薩德對於目標大部分時候會選擇悄無聲息的暗殺,但偶爾為了威懾恐怖分子,也會和本次暗殺伊朗核科學家一樣,選擇動靜極大的"明殺"。比如1988年4月,為了幹掉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幹將阿布·傑哈德,摩薩德特工潛入突尼西亞,先是用高科技的干擾裝置切斷了目標所在地區所有通訊信號,然後破門而入,十幾個搶手對著朝傑哈德連開52槍。又如2004年在公眾場合用直升機發射3枚飛彈直接將哈馬斯精神領袖哈辛炸的粉身碎骨。其繼任者蘭提西僅僅上任25天就同樣被飛彈追魂。對其後來者的追殺,大多也採用這種震懾手段。

時至今日,你看那些曾經豪言壯語的恐怖分子,誰還敢拋頭露面大放厥詞?

《猶太法典》中的一句話據說是摩薩德的行動信條:"如果有人要殺你,必須先下手為強。"

據2018年1月,以色列記者羅恩·伯格曼推出《先下手為強:以色列暗殺秘史》中統計,摩薩德進行過2300餘次有針對的暗殺。其中有據可查的,包括2008年黎巴嫩真主黨首腦穆格尼耶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遭遇汽車炸彈身亡;2010年哈馬斯武器運輸高管巴胡赫在杜拜酒店中被枕頭窒息而死;2013年真主黨軍事指揮官拉克奇斯在黎巴嫩貝魯特被射殺;2016年為哈馬斯製造無人機的突尼西亞工程師祖阿里殞命……這一切行動的幕後主使,都是摩薩德。

當然,摩薩德的行動也有很多失手的案例,比如在"天譴行動"中就因為錯認目標、動靜過大,禍及一些無辜的路人。雖然以色列政府作出了賠償,卻也導致摩薩德毀譽參半,承受了很大壓力。但摩薩德是為以色列國家安全服務而不是為世人的口碑服務,相對於他們為以色列作出的貢獻,外人的評價可能並不會改變他們的初衷。

摩薩德先發制人、人狠話不多的暗殺到底有沒有作用,以色列在強敵環伺的中東,這幾十年的發展之路也許是最有力的回答。牛逼轟轟的巴解組織、哈馬斯、真主黨……相繼式微,再也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就是明證。當恐怖分子只聽得懂子彈、也只懼怕子彈的時候,說什麼程序正義和道德約束並沒有卵用。可以肯定的說,美國近年來一改往日作風,開始大力推行"頭頂三尺無人機"的斬首戰略,有很大的動力來自以色列的示範效應。

當然,可以想像伊朗的口炮還會一如既往,在某些國家明里暗裡的支持下,他們抹掉以色列和打敗美國的叫囂一定還會在血旗下繼續,但是世界回應他們的,可能只有越來越多的耳光。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9/1528436.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