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172萬對決2700萬美元 誰是加州第16號公投案的贊助者?

作者:
支持16號提案的是何方人士? 從聯邦參議員來講,有加州民主黨的黛安·費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又譯范士丹)、賀錦麗(Kamala D. Harris)和伯尼·桑德斯;有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等27位聯邦眾議員、州長紐森和加州民主黨參眾議員和一些市長們;還包括60多個大公司、工會和協會以及各種組織。

大選前3天,爾灣居民反對第16號公投案。(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美國大選加州人民以57.2%反對票的比例否定了第16號公投案,維護了加州《209號法案》。反對票數總共為9,618,032,支持票數為7,196,240(占42.8%),反對方比支持方多出了242萬多人。

1996年11月5日,加州公民以54.55%(5,268,462人)的支持率通過了第209號加州《民權倡議法案》,規定不得基於種族、性別、膚色、民族而歧視或給予任何個人或群體以優惠待遇。法案涵蓋了加州各縣、市和學校系統,包括加州大學、社區大學和各學區、特殊區、以及政府機構。

而第16號公投案意在廢除加州《209號法案》第31條,讓州和地方實體可以在公共教育、公共就業和公共合同中考慮種族、性別、膚色、民族和國籍因素。

172萬贊助款對決2,700萬

反對方與支持方的贊助款分別為172萬和2,700萬──這看上去差距也太大了吧!

據加州平等權利委員會、反對第16號公投案的一方籌集的所有捐款為172萬美元,最大的五筆捐款為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Inc.捐款5萬美元;聖地亞哥大學法學院法學教授蓋爾·赫里奧特(Gail Heriot,也是挑戰第16號公投案的選戰語言主席)捐款近5萬美元;加州平等權利委員會財務主席Frank Xu捐款略超過1萬5千美元;約翰·格拉西(John Grassi)捐款1萬5千美元;曼努埃爾·克勞斯納(Manuel Klausner)捐款略超過1萬美元。剩下的大約150萬美元來大多來自於8,000多個的小額捐款,他們大多是華裔,分別捐款25美元、50美元和100美元,然後集腋成裘。

華裔最早感受到了來自第16號提案的威脅,因為該提案的支持者公開地將他們作為攻擊的目標。州議會議員克里斯蒂娜·加西亞(Cristina Garcia)曾對亞裔發表帶有種族偏見的評論:「我想猛擊我看到的下一個亞洲人。」第16號提案的合著者,州參議員史蒂文·布拉德福德(Steven Bradford)在NBC-LA播出的新聞中部分承認:16號提案將導致UC大學的亞裔美國人的入學人數減少50%以上。

加州華人真的應該為這次反對第16號公投案的成功感到驕傲和自豪——從該公投案的前身ACA-5開始,就一直密切關注和試圖在參眾兩院阻擊此提案,到後來成立各族裔、各階層和不分黨派的大聯盟時,需承受著來自政府官員、大財團和媒體的巨大壓力。

截至2020年10月17日的報告稱,支持方籌集了2千多萬美元,但隨後的每日活動備案顯示又增加了廣告費用,總計超過了2,700萬美元,因此支持方擁有非常強大的資金支持,怎麼看都難以匹敵。

支持方倚杖來自「精英階層」的雄厚資金做了大量的電視和廣播廣告,30位民主黨的聯邦參眾議員、州政府官員和媒體也都認為他們勝券在握;反觀反對方加州平權委員會沒能成功修改第16號公投案的選戰語言,而該描述是明顯支持第16號提案的,把明顯的種族歧視描述為提高「多樣性」,那些即使是同情反對方的無種族偏好的捐獻者也不願意打開支票簿贊助,反對方還面臨著大量的法律費用。

加州的第16號公投案之所以重要,還因為左派們想推而廣之,在其它州也實行這種歧視政策,而加州人民成功地阻止了他們。加州平等權利委員會沒有資金做大量廣告,但無數的個人,包括很多的華裔在各地舉行反對集會,在社交媒體上靠個人力量大量轉發,每一位為之努力過的人們都可以驕傲地告訴孩子們和其後代,他們經過自己的努力戰勝了具有雄厚財力的大利益集團。

支持16號提案的是何方人士?

從聯邦參議員來講,有加州民主黨的黛安·費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又譯范士丹)、賀錦麗(Kamala D. Harris)和伯尼·桑德斯;有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等27位聯邦眾議員、州長紐森和加州民主黨參眾議員和一些市長們;還包括60多個大公司、工會和協會以及各種組織。

仔細看一下那些捐助的公司,真的讓人吃驚!那麼第一位是誰呢?奎因·德萊尼(Quinn Delaney)捐助了790萬;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 Inc.)捐助了超過245萬;開放社會政策中心(Open Society Policy Center)捐助了200萬;凱撒基金會健康計劃有限公司(Kaiser Foundation Health Plan, Inc.)捐助了150萬;ACLU北加州議題委員會(ACLU of Northern California Issues Committee)捐助了125萬;Patricia Quillin捐助了100萬,等等。

奎因·德萊尼是阿科納迪基金會(Akonadi Foundation)的創始人兼董事會主席,該基金會宣稱「支持發展強大的社會變革運動,以消除結構性種族主義並創建一個種族公正的社會,重點是結束有色人種的犯罪定罪」。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通過訴訟和遊說產生影響,擁有超過120萬名成員,年度預算超過3億美元。開放社會政策中心同樣是非營利組織旨在影響美國國內和國際的政策。凱撒基金會健康計劃大家也很熟悉。

Patricia Quillin是慈善家、激進主義者和電影製片人,是Netflix網上技術和媒體供應商董事長的妻子,她這次為第16號公投案捐助100萬,為第20號公投案(加強懲罰暴力和財產罪犯)捐助200萬。

還有什麼公司支持第16號公投案呢?加州教師工會捐助了57萬多;提供醫療健康計劃的加州藍盾(Blue Shield of California)捐款50萬;美國州縣僱工聯合會提供50萬;曾任微軟執行長的Ballmer夫婦捐款共100萬。還有加州護士協會、思科(公司)、臉書Facebook)、推特公司等等。

謹防提案改頭換面捲土重來

加州的人民為政府能保持各族裔平等政策奮鬥了將近50年,這一次勝利就能讓某些人甘心和善罷甘休嗎?

此後,加州人還要注意每一個個案是否遵循了族裔平等的政策。列出贊助者的清單意在提醒:下回再選官員和議員們時,大家真的得掂量一下,我們應該把票投給誰?還有,在選擇服務商時也應該斟酌一下,那些大公司賺了我們那麼多的錢,但其實是每一位顧客的支持讓他們做大的。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30/1528758.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