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原話翻譯!大海怪原來是他們!美軍繳獲中情局伺服器細節!將軍釋放信息核彈

—實錘:法蘭克福存儲大選數據的伺服器被美軍繳獲(圖)

11月28日,WVW-TV的主持人布蘭農(Brannon Howse)獨家專訪了退役美國空軍中將麥金納尼(General Thomas McInerney)。麥金納尼中將確認美軍特種部隊突襲美國中情局在德國法蘭克福的一個設施,繳獲了存儲大選數據的伺服器。在此過程中,有數名美軍陣亡。以下是譯文:

退役美國空軍中將麥金納尼

11月28日,WVW-TV的主持人布蘭農(Brannon Howse)獨家專訪了退役美國空軍中將麥金納尼(General Thomas McInerney)。麥金納尼中將確認美軍特種部隊突襲美國中情局德國法蘭克福的一個設施,繳獲了存儲大選數據的伺服器。在此過程中,有數名美軍陣亡。以下是譯文:

麥金納尼中將:我想感謝你布蘭農,安排了這次採訪,我知道瑪麗(Mary Fanning,記者)曾和你聊過。今晚你所在做的事非常重要,因為事態進展很快,所以想讓你做這個採訪。

我們正看到的是美國歷史上前所未見的局勢,這是(美國)自內戰維護國家統一以來,這個國家所面臨的最危險的局勢,我為什麼這麼說呢。內戰只是戰爭,你在和弗林將軍談論的是網絡戰爭。網絡戰很神秘,你看不到它要發生,然而就發生了。忽然間,所有的138,000票,150,000票出現了,因為我們在看計算機,我們以為它們都是合法的。但是在當前這種特殊情況下,它們不是合法的。

雪梨・鮑威爾律師曾是弗林將軍的律師,她所在做的,她在喬治亞州和密西根州,星期三晚上(感恩節前一天)提交的是我們收到了一份,Navid Keshavarz-Nia博士提供的文件。他是加州59歲居民,作為職業情報專家,在DC郊區生活了40年,我不想過多的談及他的背景。但由於他在其中發表了一份聲明,我被引述了,並經過我獨立的確認。Kirk Wiebe是前國家安全局的官員,他與我和瑪麗共事,而Dennis Montgomery是前中情局分析師,他是錘子和記分卡功能的開發者。

這是我們在大選前的星期日和星期一對外界所說過的將要發生的事,我們所說的事情被證實發生了。瑪麗提供的信息非常有用,將這些信息以及所有這些及時告知我。投票開始11月3日的前2天、兩天半,我披露了這個投票的(作弊)遊戲。我的背景是一名軍事分析員,有16年半的時間在福克斯新聞做軍事分析家,我一直是美國空軍三號人物。因此,我有很好的背景,我對這個非常熟悉,是因為我經營著一家邊緣雲端運算公司,我非常熟悉這種技術,在我的軍事生涯中,我就是做這個的。

大家都記得我們在1986年攻擊利比亞的黎波里的卡扎菲時,我是指揮官,當時是從美軍在英格蘭基地發動攻擊的。當時,我從英國軍方和其它地方獲得了情報資源,我的一生都在做這個,而我現在看到的是那些現在成為對付美國人民的技術。他們試圖通過技術和網絡戰控制美國。他們成功將福克斯新聞拉攏過去,與我們唱反調。他們已經利用主串流媒體,和第一修正案,讓輿論站在他們一邊。例如,弗林將軍談到的Twitter可以規定總統川普(川普)可以說什麼。這是荒謬的,必須停止。但由於他們有這些資源,利用和濫用憲法,讓我們處在了美國先輩立國之時不可能了解到將發生的網絡戰爭。

因此,美國先輩在憲法中規定確認選舉人的過程,在12月14日要確定總統是誰,然後在1月20日完成就職典禮,但這不是基於發生了網絡戰爭前提下制定的。因此,我們有一個計時鐘,我想對聽眾說,我們有一個時鐘,我們要通過法律系統,而該系統並不是為在網絡世界中運作而設計的。因此,有很多法官都拒絕(川普總統一方)的法律訴訟,卻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因此,這就是我們面臨的挑戰,

今晚我想表達的觀點是,在12月14日之前是否能鎖定並確認總統的這一決策程序並不重要。總統在法律訴訟程序被充分聆聽之前不應該離任。美國人民將要求對這些事實進行分析和研究,而我將介紹其中的一些非常有信服力的事實,在我看來那些是沒有疑問的,讓我們從計票數是如何分配的開始。賓夕法尼亞、威斯康星、密西根、亞利桑那、內華達和喬治亞並非基於正常的系統操作,它們是由對目標投票機的欺詐性電子操縱造成的。例如,11月4日凌晨2點30分,電視廣播報導賓夕法尼亞、威斯康星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和喬治亞已決定暫停點票,並將在第二天繼續進行。

開始故意停止所有5個戰場州計票的這一致決定是非常不尋常的,事實上,這是史無前例的,它表明了總體規劃中提到的這5個州中選舉官員有過事先協調。這是非同尋常做法,對任何了解投票過程的人來說(再清楚不過),我們立即開始關注這些州中的每一個州,他們沒有(在當日凌晨)停止計票,在密西根州,凌晨4點,忽然出現了138,000張票,猜猜這些票是給誰的,拜登。在所有這些州決定暫停計票時,拜登都處於落後狀態,這是雇員們進行網絡戰的地方。他們利用「錘子」和「計分卡」軟體系統,Dominion投票系統和軟體,就像在蘋果手機上安轉程序一樣。

他們得到了滿意的結果,在那五個州計票重新開始之時,它們是不同數字,密西根州有138,000,亞利桑那州有100m000或90,000,內華達和喬治亞和賓夕法尼亞各有不同的數字,重要一點是它們是完全一致的百分比,這在數學上是不可能的,這意味著一種算法已被使用,並且該算法被設計保持在一定範圍之內,並且與重組的數據匯總在一起,很明顯,這些數量的選票是被插入的。所以,這是一個有著巨大問題的地方。而且,了解所看到的這類數據,對人們是很重要的。還有更多有趣的數字。雪梨・鮑威爾律師指出喬治亞富爾頓縣,有96,000張缺席投票被扔棄。他們聲稱房間漏水了。賓夕法尼亞州向該州的公民郵寄了180萬票。這不是缺席選票,這些是沒有監管的選票。然而竟收回了250萬張。就好像有人必須要有一台印刷機,不斷大量印刷。如同取樣測試,你不需要是天才也可以理解。如果你將150萬或180萬張票郵寄出去,卻收回250萬張選票,表明是出了問題。雪梨・鮑威爾律師、總統通過弗林將軍動用「海怪」305軍事情報營。因為在所有這些方面,我們都沒有看到司法部聯邦調查局、中情局站在友善的一方。他們站在了深層政府(Deep State)的一方。

主持人:讓我打斷你一下,你說了些很有趣的事。是誰釋放了「大海怪」,什麼是「大海怪」,我們都知道這個詞是因為雪梨・鮑威爾律師這樣說,你剛才說什麼是大海怪,你可以對此再確認一下嗎?

麥金納尼中將:是的,雪梨・鮑威爾使用了這個詞,因為這是305軍事情報營的綽號。這是她信息的來源,還有其它的來源,瑪麗和我都知道,但是我們不想談論。因此我們從不同的消息來源得到這一消息。重要的是,他們確定了中共、伊朗俄羅斯參與其中,這些國家在操縱選票。另外,美軍特種部隊在德國法蘭克福奪取了對一個伺服器機群的控制。從美國這5、6個州發出的數據,通過網際網路傳到西班牙,然後傳遞德國法蘭克福。美軍特種部隊奪取了法蘭克福的這個機構,拿到了伺服器。他們了解他們提供的這些數據。

主持人:繳獲的過程沒有意外發生嗎?

麥金納尼中將:我聽到的是,並非沒有意外,我還無法核實它。我想謹慎一點,因為這剛剛被披露出來,但我知道我的最初報告是,有美軍在執行任務中陣亡。這個地點是屬於中情局管理的。因此,這是非常令人擔憂的事情。我、瑪麗、艾倫在大選前的星期日至星期一通過不同媒體發聲,有人將使用錘子、計分卡系統,因此這些人決定將數據伺服器轉到海外,而不是在美國大陸使用?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無論如何,這會變得更加不安全,因為當你開始將此類數據移到海外時,其他人會看到。

主持人:但是,你說的是那是在中情局的設施,該伺服器是由美軍特種部隊從位於德國的中情局設施繳獲的。

麥金納尼中將:沒錯,德國法蘭克福。我們有了所有這些信息。弗林將軍曾是高級軍事情報官,在美國國防情報局任職。他是一名職業情報官,他知道這事的來龍去脈。從我在雲端運算業務中的經驗來看,這相對來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操作,但是其規模之大,參與人數之多,弗林將軍說的那樣,民主黨人意識到未來會發生什麼。但是我們在做什麼,我們正在與憲法,12月14日確定選舉人的程序進行競爭,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我們知道這些信息,我們不僅有川普總統所必須與之抗衡的深層政府,在立法機構中還有亞當・希夫、南希・佩洛西、舒默這樣的人涉及其中。他們參與了俄羅斯騙局(指控川普的『通俄門』),他們也參與了這場政變。司法系統也一樣,法官沙利文是審理弗林將軍案的法官,他越職行事。這些都被滲透了。這就是為什麼305軍事情報營被啟用。我相信這是因為,總統可以相信他們。這就是為什麼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如今是代理國防部長。他曾是前特種部隊的英雄。這是克里斯・米勒擔任國防部長的原因。

主持人:克里斯・米勒之前的演講引起轟動,他讓所有特種作戰部隊直接向他報告。

麥金納尼中將:是的,這很說明問題,不是嗎?

主持人:是的。

麥金納尼中將:我們不得不收緊,因為我們中的某些人成了這場陰謀中的一部分,這是我們所談論的「叛國罪」,有些人可能只是以為這是政治。是的,沒錯,所以歐巴馬總統在2012年用它贏得了大選,拜登用它贏得了佛州,民主黨在初選中使用了它,所以伯尼・桑德斯會輸掉,而拜登會贏,你知道那是政治,一直存在欺詐的行為。但這次不僅僅只是政治,這是叛國。本尼迪克特・阿諾德(Benedict Arnold)放棄了西點,在獨立戰爭中犯叛國罪。在我們的歷史上,我們從未見過如此龐大的叛國舉動。那些人,那些政客,2周前被總統解僱的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負責人Chris Krebs,竟然稱這是一次完美的選舉,他犯有叛國罪,他肯定是同謀,人們需要明白這一點。你們做了這些事的人,是對美國犯下了叛國罪。我們請求並要求總統不要離開白宮,直到美國人民完全搞清楚發生了什麼。

主持人:將軍,你說的是,讓我澄清一下你在說什麼,川普總統必須履行他的誓言,捍衛美國免受國內外敵人的侵害,而且他絕不能讓確定選舉人的最後期限阻止他履行職責。這是你要說的話嗎?

麥金納尼中將:那正是你聽到,我所要說的。

主持人:對不起,請繼續。

麥金納尼中將:總統曾向憲法宣誓,要捍衛國家免受外國和國內所有敵人的侵害。我們不應該讓我們知道的這個,有如此缺陷的程序所限制。任何人都可以理解,我所向聽眾們呈現的這些東西。當有幾十萬張選票被作假,並且我們知道他們是假的,順便說一句,我相信繳獲的伺服器將證明這一點。我相信將在最高法院會做出決定。沙利文一類的法官會嘗試保護自己,很有人會互相推諉,我不知道這個,我不清楚那個。紐倫堡審判將被用到,他們會說有人告訴我這樣做,他們會說歐巴馬總統知道我這樣做,他讓我這樣做,或者說,副總統拜登知道我做的,他讓我這樣做。他們會相互指控。

當有人開著裝的滿滿選票的卡車來時,而一些選票根本就沒有摺痕。他們將車開到這5或6個戰場州。到時,知情者會說話的,他們不想參與叛國罪,人們會大加談論,這牽扯的範圍……總統獲得壓倒性的選票。我知道他做到了。反對總統的人不得不做這些事情,而這些並不是他們很擅長的。他們嘗試做出的票與數字相吻合,他們知道他們需要這些選票,然後實時執行,計算機的數字很容易被操控,你只需更改數字即可。

我不想說他的名字,但昨晚一位共和黨人在電視上說,喬治亞州的共和黨人要出來投票,這會變得非常重要。事實上,多少喬治亞州的共和黨人出來投票也沒有用,民主黨人會提高數字,這只是電腦上的一個數字。因此,我們不能讓他們使用錘子、記分卡軟體。在我看來來,不能在喬治亞州進行郵寄選票,應該讓投票點保持開放狀態,但是必須保證擁有大量的監督人。我們不能讓法官和立法機如此無視法律,他們必須掌控此事。是有這樣的可行性的,但我相信民主黨會盡力反對,他們會認為這是政治。民主黨人如果這樣做的話,那麼美國人民必須要求總統留任白宮,直到這被查清,因為這是針對美國政府的叛國和政變。我們不能接受。

主持人:這是三星中將麥金納尼,查看一下他的簡歷,今晚我就不多重複了,他是三星中將托馬斯・麥金納尼,朋友人,他不是一個會誇大其詞的人。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30/1528851.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