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楊威:美國大選系統性舞弊 哪些人涉入?

作者:
這些錢從何而來,單靠拜登團隊獲得的公開捐款顯然遠遠不夠,拜登應該也不敢在競選經費中列支舞弊的費用。這表明,民主黨陣營內部至少有一個和數個秘密的資金來源,只由少數人操縱,才能確保選舉舞弊的整體運作。那麼,背後的大金主們都是誰?

2020年11月29日,民眾們在日本東京發起挺川普遊行。(新唐人

代表著美國正義的人們,仍然在大量曝光美國大選舞弊的證據,正義的人們也拒絕接受舞弊的選舉結果,因為只有明知輸掉選舉的人才會這樣舞弊、這樣鋌而走險。但參與舞弊的人也正在輸掉選舉、輸掉未來。

目前所有的選舉舞弊事實都表明,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是選舉舞弊的受益者。在大選之前,民主黨高層應該完全清楚,假如拜登與川普(川普)正當競爭,川普無疑將獲勝,拜登沒有勝算。假如這是一場公平的選舉,也沒有任何選舉舞弊的現象發生,川普早已勝選,拜登只能認輸。

正因為拜登在正當的選舉中沒有機會,民主黨陣營才不得不策劃了2020年的選舉舞弊,企圖用不正當手段獲取美國總統的大位。這樣簡單的事實,僅靠造勢、掩蓋、抵賴、威脅等手段,是無法改變的。

2020美國大選的系統性舞弊

從目前已經曝光的選舉舞弊證據看,包括了大量假選票、正常選票被丟失、投票機被操縱、過期選票被計算、計票過程躲避監督、計票數據被篡改、計票軟體被操縱……

這些行為,並非偶發、簡單錯誤,而是發生在投票、計票的全過程,數量之大遠超人們的想像。民主黨陣營實際無法贏得任何一個搖擺州,因此不得不在所有的搖擺州同步策劃、執行舞弊操作。

這也表明,2020的大選舞弊是精心策劃的群體性舞弊,至少有一個總的指揮系統,在各個搖擺州還至少都有一個當地的指揮機構,甚至在關鍵的各縣,還有分屬的指揮人員,統籌安排一系列的舞弊運作,參與的人數也具有相當的規模,否則無法完成多地同時的舞弊具體操作。

從11月3日凌晨發生的瞬間計票異常看,選舉舞弊的策劃中,精心選擇了大多數人凌晨就寢後的時間點,各個搖擺州統一、同步操作,這不是一時的突發奇想,而是按計劃進行。至於假選票、投票機和計票軟體操縱或者假數據的運作,都需要充足的時間才能提前策劃、實施。

此次總統大選的舞弊,應該至少在10月份已經開始,甚至更早。這同時也表明,民主黨高層早已確切的知道,通過正常選舉只會失敗,才不得不啟動了選舉舞弊的運作。這無疑又再次牽涉到離譜的假民調。

系統性選舉舞弊還包括哪些人

民主黨陣營策劃的選舉舞弊,不僅包括了具體的選票舞弊操作,實際牽涉的範圍更大。至少在10月份,民主黨已經知道選舉毫無勝算,也知道絕大多數民調顯示的拜登大幅領先,全部都是假的。那麼很顯然,民主黨早已操縱了大多數的假民調,大多數的民調機構、媒體都參與其中。

拜登在11月7日宣布「勝選」,各媒體一窩蜂的齊聲附和,這也是配合選舉舞弊的一部分。至少從10月到11月,各大媒體恐怕自始至終都是選舉舞弊的參與者。

它們在選舉前製造關於拜登虛假的民調優勢,包括在各個搖擺州的優勢,並掩蓋拜登與中共的交易醜聞;選舉之夜,它們假意公正地評說、分析選舉可能的結果;之後它們又很快拋棄了客觀公正的原則,「支持」拜登「勝選」。

選舉舞弊證據大量曝光時,大多數媒體又假裝無視,繼續掩蓋。大多數媒體也參與了這場舞弊的事實,已經無可辯駁,它們同樣是民主黨陣營舞弊體系的關鍵一環。這當然還包括了大型社交媒體,它們直接封號、刪文、標註,以掩蓋舞弊真相,同時製造拜登「勝選」的趨勢。

2020美國大選舞弊策劃的規模和範圍,遠比人們眼前看到的更可怕。

誰在策劃選舉舞弊

民主黨陣營高層自然是此次舞弊的總指揮,因為民主黨是這次選舉舞弊的最大受益者。

中共政權或其它獨裁政權當然參與了這次舞弊,但他們更多的可能是某些具體項目的謀劃者、幕後協調者、委託操作者、執行者,比如印製假選票,製造問題投票機,設立問題計票軟體,甚至創立假數據,出各種鬼主意,但需要隱秘行事,最主要的策劃者應該是民主黨陣營高層,最主要的完成者也只能是民主黨人士,民主黨才是最後想奪取總統大位的黨派。

民主黨內具體策劃選舉舞弊的一群人,也不可能信任外部的團體、個人和勢力,為了獲得期望的結果,他們自始至終需要掌控著全局。

民主黨內有多少人參與了這次舞弊的策劃、執行,隨著司法調查,也將逐漸被一一曝光,社會主義的左派人士應該居多。這些人的最終目的,本就是要毀掉民主自由,走向中共式的威權政府,他們對選舉舞弊應該也沒有罪惡感,這些人應該也難以回頭,只能等待法律的制裁。

其它民主黨內的政客或人士,不管是默許、推波助瀾,還是被蒙在鼓裡,目前都面臨艱難的選擇。他們之前也明知會輸掉美國總統大選,如見看到了選舉舞弊的證據,也看到了拜登意外「勝選」的結果,卻仍然沒有人出來質疑。

他們當然知道,一旦情勢反轉,民主黨的政治前途將隨風而去,這使得他們不敢表態,至少現在還不敢與舞弊者切割,不敢與拜登切割。他們中的一些人可能或多或少的知道背後的真相,但他們對黨派和個人政治前途的憂慮,阻礙了他們內心正義的一面。他們應該也知道,他們每一個人很快都不得不做出選擇。

舞弊背後的大金主

民主黨陣營策劃了如此大規模的舞弊,參與的人員如此之多,當然也需要大量的資金來維持運作。參與的左派人士本就為了一己私利,更不可能在選舉舞弊中冒險做義工,私下的金錢交易、補償等,數額不可能小。

訂購、印製、運輸假選票需要錢;雇用大批人士填寫、收集、郵寄假選票需要錢;指使人偷竊、故意弄丟選票需要錢;收買計票人員和組織者需要錢;支付投票機造假、問題軟體需要錢;協調媒體包括社交媒體起鬨造勢、掩蓋真相、攻擊川普需要錢;指使人威脅、恐嚇吹哨者還需要錢;指使人上街實施暴力更需要錢……

這些錢從何而來,單靠拜登團隊獲得的公開捐款顯然遠遠不夠,拜登應該也不敢在競選經費中列支舞弊的費用。這表明,民主黨陣營內部至少有一個和數個秘密的資金來源,只由少數人操縱,才能確保選舉舞弊的整體運作。那麼,背後的大金主們都是誰?

在美國國內,一些支持民主黨的富翁們可能私下提供了大筆資金。這些錢不是通過公開募捐,而是私下贈與,這些金主們自然需要知道錢的最後去向,應該不會一擲千金後不聞不問。因此,這些背後的金主很可能同樣知道舞弊的真相,也同樣是法律制裁的對象。

美國之外,中共政權或其它幾個獨裁政權最可能變相提供資金,錢不會直接匯款給民主黨人,最可能採取的就是拜登家族生意的模式,那麼有多少民主黨人牽涉其中?這已經是叛國罪。

目前的舞弊證據,還主要集中在總統選舉,那麼參議院眾議院的選舉中,民主黨陣營會幹淨嗎?眼看爭奪參議院無望,眾議院席位丟失,事先知道實情的民主黨陣營應該不會坐以待斃。再下一步,參議院、眾議院的選舉徹查同樣勢在必行,也許又會令人目瞪口呆。

2020美國大選舞弊牽涉之廣、範圍之大,令人觸目驚心。這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不但遍及美國,也延伸到美國之外。邪惡如此猖狂,也應該令所有正義之士猛醒,更不可掉以輕心,需要全力反擊、除惡務盡,才能真正力挽狂瀾,才能找回美國人的正義與良知,美國和自由世界才能在川普團隊的領導下,最終完成擊垮中共政權的使命!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01/1529174.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