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石山:美國大選 決定人類未來之戰

作者:
今天激進主義說的,就是全球大重構,要消除世界範圍的不平等,消除所謂絕對貧困。這是一幅美好的畫面。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需要他們這些精英把持所有社會權力,由他們代替我們大多數人來決定世界的未來走向。我們中國人,對這種說法尤其不陌生。我不知道這些激進主義和共產黨有什麼關係,但他們建立一個全球性的理想社會目標卻是一致的,而且都是要通過瓦解現存社會制度去達到目標。

五個州議會的行動,將決定美國未來。憲法規定選舉人團最後由州立法機構決定,是否採取行動決定大選勝負,也決定人類未來。(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我們這期節目製作的時間是美國時間的11月30日,星期一,今天對美國來說是如此重要,可能對美國甚至世界的未來,會產生一個重大的影響。整個美國東部狂風大作,伴隨著傾盆大雨,中國人說天人合一,人世間的大事,和天都是對應的。

這一天有兩個重要的事件。第一、賓夕法尼亞州州議會必須確定是否通過奪回選舉管理權的法案。上周末共和黨籍的30多位州議員提出了議案,提出鑑於各種選舉舞弊的證據,要求賓州政府撤回對大選結果的認證,或者州議會將會奪回對選舉人團的任命。

這個做法有明確的憲法依據。

美國憲法專家羅伯特‧G‧納特森(Robert G. Natelson)在大紀元做了完整解答。

他說,聯邦法律——《美國法典》第3卷第2條——規定,如果11月3日的大選未能得出結果,那麼州立法機構就有權力,確立本州的選舉人團代表。這個條款寫道:「任何一州為確立選舉人團代表進行的投票,如果在大選當天,未能按法定流程做出決定,那麼州級立法機構就可以在選舉結束後的某天,按照州法律規定的程序,直接任命選舉人團代表。」

現在因為投票人數太多,可能當天無法得出結果,但隨後的幾天內,如果還不能得出結果,或者存在重大爭議,那麼這條憲法的規定,就可以發揮作用了。即是,由州立法機構,確立選舉人團的代表,注意,不是州長而是州議會。

納特森說,憲法,賦予了州級立法機構,任命選舉人團代表(electors)的權力。在今年的「奇亞法洛訴華盛頓」(Chiafalo v. Washington)案中,最高法院的判決就再次確認了這一點。最高法院裁定,州立法機構,不僅有權確立選舉人團代表,還能決定他們最終如何投票。

我們以前一直認為,只要賓州、喬治亞、密西根、威斯康星和亞利桑那州不確定選舉人團,兩個總統候選人就沒有人可以獲得270張選舉人票,就可以由國會眾議院以每州一票的方式來投票,這樣川普川普)將獲勝。

但納特森解釋說,第12修正案規定只是說,當沒有任何總統候選人,得到「已經確立的選舉人團代表中的多數票」時,才會啟動眾議院選舉。

關鍵在於如何解釋「已經確立的選舉人團代表」。如果這五個爭議州都不確立選舉人團代表,那麼「確立的選舉人團代表」總數,可能就減少到了465個,而不是原先大家認為的538票。

這時,如果內華達的選舉人票給了拜登,那麼他就得到了233票,成了465票中的多數。那麼眾議院也就不須重新選舉了。

而如果這五州中,只有部分棄權,那麼拜登只要拿下未棄權州,也同樣會贏得大選。

也就是說,在五個有爭議的州,必須有兩到三個必須把選舉人團票反轉過來,而其他州變成了棄權,川普才可能贏得大選。

這比我們之前分析的,恐怕要困難很多。雖然這五個州的州議會,不管是州眾議院還是州參議院都是由共和黨占多數,但他們是否會採取強硬的手段,去奪回選舉人團的任命權,這還是有疑問的。

所以,周一賓夕法尼亞州議會的決定,將有重大意義。因為周一是本屆州議會任期最後一天,新的州議會要1月份才開始工作,那就來不及了。

另一個是亞利桑那州,周一,亞利桑那舉行公開公聽會。亞利桑那州議會,是否要採取措施,推翻州長的選舉結果確認,奪回選舉人團的任命權,同樣是一個嚴峻局面。

其他的,密西根、喬治亞、威斯康星三個州,情況也非常非常嚴峻。

剩下的,將由最高法院做出最終的定奪。如果最高法院認定某些州的選舉存在普遍違法舞弊行為,推翻州政府的選舉認證,則州議會也可以拿回選舉管理權,自行選擇那個州的選舉人團名單。

所以,對川普和美國保守派陣營來說,雖然困難,但仍然有很大的勝利的希望。

現在,美國的大選已經超越了選舉本身,變成了一場戰爭,戰爭的結果可能決定了未來美國的走向,從而影響全世界。戰爭的雙方,不是民主黨對共和黨,而是堅守美國基本立國原則的陣營,對陣想要在美國和全世界「大重構」的陣營。

所以我們看到,共和黨的喬治亞州政府並不支持川普,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民主黨人也站出來反對民主黨的做法。這場重構,看來首先會在美國的政治中進行,雙方或許會重新排班站隊,兩黨界線將會模糊,而新的陣營,界線則會越來越清晰。

這個界線是什麼呢?

以前曾經看過索羅斯的書,他是專做投機生意的人。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他起了很大作用。他在書裡面說,這個世界一定會有大動盪,除非,有一個世界中央銀行,換句話說,有一個世界性政府的出現。

今天激進主義說的,就是全球大重構,要消除世界範圍的不平等,消除所謂絕對貧困。這是一幅美好的畫面。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需要他們這些精英把持所有社會權力,由他們代替我們大多數人來決定世界的未來走向。

我們中國人,對這種說法尤其不陌生。我不知道這些激進主義和共產黨有什麼關係,但他們建立一個全球性的理想社會目標卻是一致的,而且都是要通過瓦解現存社會制度去達到目標。

實際上,前總統尼克森共產主義運動有一個精彩的解釋。他說,我們都希望社會進步,希望收入更加平等,但資本主義的方法是提高窮人的收入,而共產主義是降低富人的收入。

這兩種方法得到的結果,事實證明是完全不同的。即使是在中國,中共是通過實行資本主義政策,才獲得了近30多年的經濟成長的,而不是通過共產主義的方法。

我們進一步說,人類兩大需求,一個是安全,一個是自由。安全和自由平衡的界線,定義了我們的社會制度。限制普遍自由而保障人身安全,最典型的就是奴隸社會,而隨著這個平衡點向自由方向移動,人類文明就逐漸進步,而自由被減少,則是文明的退步。

共產專制制度的做法,是限制個人自由,以達到社會整體的安全感增加。這就是海耶克說的「通往奴役之路」。由於人性自利的本性,最後那些精英一定會藉助這種專制的體制,為自己追求更大的利益,從而建立起一個更不平等的社會體制。正如我們在共產專制國家,包括在中國大陸看到的情況。

今天我們在美國看到的,激進主義走的似乎是同一條路。政治精英、大財團和資訊科技精英合謀,以更平等為藉口改變社會。由於他們要建立一個大政府,最後必然走向更加專制的方向。同樣的,他們也無法擺脫人類的自利本性,所以最後的結果,只能是社會更不平等。這一點,過去兩百年的很多智者早已充分研究過了。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認為這次美國大選,將對人類未來形成極為重要的影響。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02/1529599.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