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美媒:美國務卿蓬佩奧:美國人需認清中共毒害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2月9日在喬治亞理工學院發表演講,談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的挑戰,呼籲美國高校配合行動,以應對這些挑戰。他同時表示,川普政府所帶來的對華轉向會成為美國政府以及西方民主社會的長期政策。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2月9日在喬治亞理工學院發表演講

蓬佩奧指出,過去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認為對中國的接觸政策能讓中共進行改革、擁抱經濟和政治自由,但中共卻利用賺取的財富來加強對中國人民的管控,並且建立世界從未見過的」高科技壓制性國家」。他說,中國共產黨的目標很明確,正如其總書記習近平所言,就是要在國內實現完全掌控,在國外成為頭號強國——而美國的高校成為了中共實現其野心的一個主要目標。

他在演講中主要從盜取技術、壓制言論自由、對美國公民施加政治影響、金錢收買這幾個層面來談中國共產黨為美國高校帶來的挑戰。

他說:「美國人必須知道中國共產黨是如何出於自己的目的來毒害我們的高等教育,以及這些行為如何侵害了我們的民主和國家安全。如果我們不自己教育自己,我們就會被北京教育。」

蓬佩奧指出,是自由世界和自由人民創造了先進科技,而中國共產黨知道憑藉其專制政權和以政府及國有企業為核心的模式永遠無法在創新層面上趕超美國,所以每年派出近40萬學生赴美求學。他說,中國不希望這些中國研究人員在接受了美國教育之後留在美國,而是招攬他們回去「報效社會主義祖國」。中國很多工業都建立在「盜取和從別國購買的技術」之上,而非產於本土。蓬佩奧還指出,中國共產黨利用其人才計劃,重金招募「拿著美國納稅人的錢做研究的美國學者」,並利用他們的研究成果加強自己的軍事力量。

蓬佩奧還在演講中列舉多個事例,揭露中國共產黨試圖在美國校園內壓制言論自由的行為。他指出,中國共產黨會因為一個學生在美國課堂上所說的話而對其及其在中國的家人進行騷擾甚至是折磨。他說:「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機構不能容忍麻煩的美國人或是中國人揭露其破產的制度,或是揭露一個事實,那就是當中國人民處於自由社會的時候,他們才能真正實現繁榮。」他強調,中國共產黨在美國校園內的最大受害者是無辜的中國學生。

此外,蓬佩奧還指出,中國共產黨不僅瞄準中國公民,還試圖影響美國學生、教授和學校管理人員。他說:「他們知道,左傾的大學校園盛行反美思潮,為他們提供了宣傳反美信息的受眾。」他特別指出了孔子學院和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在這其中扮演的角色。

蓬佩奧還批判了美國高校「自我審查」的問題。他表示,一些美國高校進行自我審查,為了「不傷害中國學生和教授的感情」,而這正中了中國共產黨的下懷,「這是中共在回應世界各地的合理批評時經常說的話」。蓬佩奧反問,「中國共產黨如何能知道中國人民的感受?他們又不能投票。」他強調,不應該用「種族主義」和「恐華症」這樣的錯誤說法來抹殺對中共的坦誠揭露,「我們不能讓中共把政治正確當作武器來對抗美國的自由」。

蓬佩奧同時指出,一些美國高校進行自我審查並非出於理想主義,而是因為受到了中國共產黨的「收買」。這些高校從中國接收了大量經費,或者和中國有生意往來,因而選擇對中共的侵犯行為保持沉默,對教授噤聲,或者對智慧財產權盜竊及間諜行為視而不見。

蓬佩奧在演講中強調應儘快對中共的這些行為採取行動,並呼籲美國高校配合與幫助。他提出,高校應該設立信託管理人來監督學校的捐贈基金以及學校與中共和中共所支持的團體之間的交易,還應該關閉孔子學院,並調查受中共資金支持的學生團體。他同時呼籲研究人員對欺詐和盜竊行為保持警醒,拒絕中共的資金誘惑,並鼓勵學生們堅守言論自由,在學校管理層為了維護和北京的交易而施加審查壓力的時候仗義執言。

他說:「讓我們高舉自由的旗幟,保衛我們的學校和我們的安全,抵禦我們時代的主要威脅——中國共產黨。」

蓬佩奧在演講中特意強調,他所說的「中國」是指「中國共產黨」。他表示,他熱愛並珍視華裔美國人社區和生活在中國的人民,並且歡迎「真心」想來美國學習的那些中國學生。

在演講後與喬治亞理工學院院長卡布雷拉(Angel Cabrera)的對話中,蓬佩奧被問到,如何既吸引中國優秀的學生,維護美國憑藉人才吸引而獲得的比較優勢,又防止技術盜竊等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蓬佩奧回答說,這是一個很困難的問題,而過去幾十年美國在「平衡」上完全做錯了,美國需要歡迎中國學生,但也需要一個好的「審核程序」,並且對智慧財產權有更多保護。

在談到如何平衡技術的國際競爭性和合作性時,蓬佩奧表示,美國應該捍衛自身的繁榮,這將有利於全世界。他還認為,文明的推進應該在踐行法治、尊重智慧財產權、維護契約精神和商業規則的「西方生態系統」中進行,而西方生態系統所面臨的挑戰就是中國共產黨試圖向世界灌輸的威權模式。

他表示,川普政府是第一個明確指出中國所帶來的挑戰,並將焦點和資源轉向於此的美國政府,應該為此受到讚揚。川普政府在中國問題上的做法是「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這是美國應該繼續的模式,而不是像過去一樣發現問題卻置之不理。他認為,中國所帶來的挑戰正受到廣泛共識,接下來的每一個總統都會感受到這個挑戰,並且認識到他們有責任以實質性的方式來應對它。

他說:「我認為這會成為美國和西方民主國家長久的政策。」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10/1532571.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