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紅樓夢:完美女孩薛寶琴,是如何虜獲賈府眾人心的?

作為《紅樓夢》最完美的女性,薛寶琴姍姍來遲,直到四十九回才出場。

書中關於她的著墨也並不算多,但是她的到來,卻驚艷了整個賈府,所有的人都被她吸引住了,這就不可謂不傳奇了。

她很美。俏丫環晴雯說:「大太太的一個侄女兒,寶姑娘一個妹妹,大奶奶兩個妹妹,到象一把子四根水蔥兒。」敏探春說:「據我看,連他姐姐並這些人,總不及她。」

一向溫和大度的好姐姐薛寶釵半開玩笑半吃醋地說:「我就不信,我哪些兒不如你。」而一向最喜女兒的賈寶玉更是驚喜不已,大發感嘆,大加讚美,完全不顧其他姐妹的感受。

但這一次,大家的審美出奇地一致,人人都說薛寶琴好,她受到的稱讚和優待完全是應該的。雖然一行來訪的親眷中,有四個女兒,各個皆是翹楚,也各有各的風格。但其中最光彩奪目的,還是薛寶琴。不過是初來乍到,就收穫了一大波點讚。

更值得一提的是,連賈母也加入了,對薛寶琴極盡讚美、愛護,先是「逼著」王夫人認了其做乾女兒,甚至不讓她在園中另住,而要跟著自己安寢。別說一起來的另外三個女兒沒有這樣的待遇,就算是賈母的孫子孫女中,也只有黛玉和寶玉能夠一比了。

賈母甚至還給了寶琴一件金碧輝煌的「雀金裘」,系用野鴨子頭上的毛製成,十分稀罕,只此一件,惹得眾人爭相觀看。而在蘆雪庵賞雪時,寶琴抱著一瓶紅梅站在山坡上的畫面,更是被賈母連連稱讚,稱她如畫裡的美人,並且特意囑咐惜春,一定要將此畫下來。

薛寶琴自帶光芒,一出場就是中心點,所有人都圍著她轉,真是不簡單的女孩。她是靠什麼征服大家的呢?以至於雖然她受到了特別的禮遇,但大家都覺得是理所當然的,認為她配得上這樣的好,而沒有一絲不滿和嫉妒,反而真心誠意地替她高興,並且欣賞她,和她結交。就連素日被人認為小性,刻薄的黛玉,也對這個遠道而來的小丫頭流露出滿滿的熱情,與她稱姊道妹,親熱得不得了。

人群中央的薛寶琴,雖然年紀最小,卻堪稱完美,有著令人羨嫉的人生。來到賈府,她能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明明本是沾了薛姨媽一家的光,卻反而成了她的高光時刻。

書中說她年輕心熱,本性聰敏,自幼讀書識字。我們可以得知,薛寶琴是個內外兼修的女孩,而且有一顆熾熱的心,為人活潑而聰敏,又怎能不人見人愛?

大觀園裡的女子,雖各有各的美麗,卻也總有些小不足。比如寶釵的過於克制,反而顯得做作,虛假;黛玉雖是真性情,卻過於執著,有時難免鑽牛角尖,且不討人喜;探春很優秀,對於身世的過于敏感,對生母的嫌棄,卻也可見其自卑與涼薄的一面。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薛寶琴,簡直就是一個完美到無可挑剔的人,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外表光彩照人,性格大方活潑,而且她很有才華,不在林黛玉、寶釵、湘雲之下。蘆雪庵聯詩,到後來成了黛玉、湘雲和寶琴的主戰場,別人倒都成了陪襯。

且薛寶琴做的紅梅詩,也得到了眾人的一致稱賞,毫無異議,不像以前為了評誰為第一甚至爭得不可開交。她做的十首詠懷詩,暗隱十物,更是令人好奇,入迷,將聚會推至高潮。

這些也不算什麼,她最大的底牌不在這裡。與別的女兒更不同的是,古時的女兒多在閨閣之間,所見者有限。而薛寶琴完全可以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親歷者。

她家是皇商,父親專為皇家搜集珍奇之物,而父親又是好樂的。因各地皆有買賣,便帶著家眷,各地住,各地逛。有這樣的家庭背景,這樣的父親,薛寶琴自然有機會體驗到了與傳統女性完全不同的人生。

她見過名山大川,見過西洋美人,並且得到過那美人做的詩,可以說,她的眼界之開闊,是賈府里任何一個女子也比不上的。也就難怪,她被教導的既知禮儀,更有一種大氣和活力。

當她來到賈府時,令眾人驚艷的,不僅僅是她的美貌,更是她身上那種與眾不同的氣質,那是他們不曾有過的,新鮮明亮的生活。

有錢有顏的薛寶琴,來到賈府是為了什麼呢?難道只是走走親戚?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薛家真正的用意,是要和梅翰林家完成婚事。

都知道薛寶釵父親死得早,家裡沒有支撐,寶釵才早早成熟懂事,成了家裡的主心骨,並且薛家也想通過和賈府聯姻,來強大自己,挽救走向衰敗的命運。

薛寶琴也不比寶釵好多少,她的父親,在為她找到一門好親事後,卻不想第二年就去世了。而她的母親有痰症,也就是呼吸系統一類的疾病。沒有了主事的人,而母親又病弱,寶琴家的境況,不必說也不比從前了。

而與哥哥薛蝌來到賈府的薛寶琴,卻沒有半點憂愁。按理說,她應該是有憂愁的,母親身體不好,梅家遲遲未來接親,大約也是有後悔之意。前途未明朗,她怎能淡定,又怎能快樂?

也許是父親的「好樂」深深刻在了她的骨子裡,薛寶琴也是一個很樂觀的人。也許是走過三山五嶽的經歷,讓她的內心更寬闊,遇事更沉穩,不憂不懼。

本來,完美到極致的薛寶琴,就像一個仙女,忽降人間,這好那好,美得都有些不真實,讓人仰望,又不禁會想,她怎麼有這樣的好運氣!而薛姨媽向賈母吐露她的情況的那番話,卻讓人驀然心疼,原來,她同樣有著現實中的煩惱,和凡人一樣,也和大觀園裡的每個女孩一樣。

原本愛女心切的父親為她安排好了一切。古時商人地位不高,薛父努力為她與梅翰林家結了親家,既有家族的利益在裡面,但更多的是對她的看重。如此美麗大氣的姑娘,當配儒雅有前途的讀書人。然而薛父逝後,梅家卻遲遲未至。反而是女方家主動過來,提醒著梅家,事情該辦了。怎麼著都覺得有些委屈吧。而薛寶琴小住賈府,得到賈母的偏愛,又做了王夫人的乾女兒,對她的婚事也是有幫助的。畢竟賈府也是侯門大戶,不可小覷的。

誰都不容易,但是相信薛寶琴會過得很好。她的美麗與才華之下,更多的是樂觀,堅強,豁達,這是比美麗,比才華更難得的東西。美麗與才華會讓世人驚艷,驚羨,但內里的堅韌,心境的平和卻會讓人生旅途越走越順,越走越寬闊。這樣一個美美的,向上的女孩兒,誰會不喜歡?也許正因為如此,連作者也捨不得將她放進薄命司里。

薛家有女初長成,卻已有繁茂之象。祝福她。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少讀紅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22/1548531.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