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賈寶玉「染指」過兩個女人,為何一個有好下場,一個沒好下場?

榮國府是一個偌大的女兒國,在這個「國度」里,賈寶玉像「唐僧肉」一樣受到眾人的追捧。無論是林黛玉薛寶釵這類小姐的人,還是襲人、晴雯這樣的丫環,都想與他形成緊密聯繫。其中不乏有幸運者,成功地將他「俘虜」。

【01】「俘虜」過寶玉的女人很特別

賈寶玉身邊大大小小的丫環有17個之多,其中最有身份、有地位的便是襲人。

襲人雖然是窮人家的女兒,賣進賈府後,先是跟了賈母,後來跟了史湘雲,最終派給賈寶玉。隨著年齡漸大,婚嫁問題逐漸凸顯。

在這種情況下,她自然而然把目光放到了賈寶玉的身上。

俗話說近水樓台先得月,兩人天天在一起,自然會有機會。

賈寶玉跟著賈母到寧國府賞梅花,午睡時在秦可卿的床上夢遊了太虛幻境,學會警幻之事,起床後被襲人發現了秘密。晚上回家後,襲人追問事情原委,寶玉說完後,趁無人之際,和她偷試了一番,自此以後兩人關係非同一般。

後來襲人回家,拒絕母親和哥哥贖自己出去。當天晚上試探寶玉,寶玉說出將來一定會有八台大轎抬她。

所以襲人是第一個「俘虜」寶玉的女人。

第二個「俘虜」寶玉的女人是薛寶釵。

薛寶釵進京的目的並非嫁給寶玉,而是選秀入宮。選秀失敗後,她才把目光聚焦到寶玉的身上。

雖然有林黛玉與她形成競爭,但是她憑藉著王夫人、賈元春的幫助和支持,在母親的幫助下,成功嫁給了寶玉為妻。

最主要的證據有三個:

一是羞籠紅麝串。元春端午節賜禮,寶釵和寶玉的一樣,黛玉跟三春一樣。對於這種安排,薛寶釵自然會想到金玉之論。所以她是願意嫁給寶玉的。

二是寶玉挨打後給他送藥。她送藥時:「早聽人一句話,也不至今日。別說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們看著,心裡也疼。」剛說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說的話急了,不覺的就紅了臉低下頭來。

三坐在寶玉身邊繡鴛鴦肚兜。薛寶釵中午時分去了怡紅院,發現寶玉在睡覺,襲人正坐在一邊繡鴛鴦肚兜,看到寶釵進來,襲人讓寶釵先坐一回,她去去就來,這時候寶釵坐在寶玉身邊繡起了鴛鴦肚兜。

【02】襲人和薛寶釵的下場是什麼呢

襲人的結局一般是沒有爭議的。《紅樓夢》續本說寫襲人嫁給了戲子蔣玉菡符合原本原意。

賈寶玉和蔣玉菡交換紅汗巾子後,晚上回家被襲人發現,埋怨後寶玉晚上悄悄地將紅汗巾子系在襲人腰上,後來襲人出了賈府後,嫁給了蔣玉菡。

那麼出嫁後的襲人生活如何呢。蔣玉菡和寶玉喝酒時的酒令有所透露。原文如下:

女兒悲,丈夫一去不回歸。女兒愁,無錢去打桂花油。女兒喜,燈花並頭結雙蕊。女兒樂,夫唱婦隨真和合。

從後兩句來看,女兒喜應該是兩人結婚時的情形;女兒樂是夫唱婦隨的美滿婚姻。

相反,同襲人的婚後生活相比,薛寶釵的生活是悽慘的。

終身誤里表明,薛寶釵嫁給寶玉是誤了終身。其中「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深刻地說明了這一點。

根據書中的信息透露,賈寶玉最終婚後離開薛寶釵。大多數認同二寶大婚過後,寶玉離家出走當了和尚;而從《一捧雪》影射賈家之敗,推測賈寶玉像莫懷古一般被迫害畏罪潛逃,最終留下薛寶釵;從她出的謎語來看,「朝罷誰攜兩袖煙,琴邊衾里總無緣。曉籌不用雞人報,五夜無煩侍女添。焦首朝朝還暮暮,煎心日日復年年。光陰荏苒須當惜,風雨陰晴任變遷。」,表明的是自己寂寞無助的生活,而從劉姥姥二進榮國府,講雪下抽柴故事,更揭示出薛寶釵婚後的最艱難時刻。

所以襲人婚後是幸福的,而薛寶釵則是痛苦的。

【03】為何襲人的婚後生活幸福,而寶釵的婚後生活痛苦呢

婚姻的本質是什麼?

是門當戶對,是同一層次的生活。

襲人陪伴著寶玉,是丫環,是半個奴才,哪怕有了姨娘之實,王夫人也給了銀子待遇,但是不給名份。嫁給蔣玉菡,她是妻子,是主母。在當時的社會,兩人的身份都很卑微,但是在他們生活的那一個階層里,他們卻是「人上人」。

蔣玉菡屬於戲子中的「名角」,忠順王府長史官到賈府里找寶玉要人時明確說他是從皇宮裡賞賜出來的人。襲人是侯門出來的「大丫環」,受到貴族的教育和薰陶,比一般家裡的小姐還要強,所以兩人結合算得上珠聯璧合。

薛寶釵則不同。她雖然和寶玉都是四大家族裡的人,她的長相也能讓賈寶玉有好感,甚至也有和尚給的金鎖與寶玉的「通靈寶玉」相配。但是在人生追求上,夫妻二人卻是兩個世界。

薛寶釵是功利的,她希望寶玉能走仕途經濟之路,能當官;寶玉則完全相反,他厭惡讀書,不喜歡讀書。人生價值觀不同的兩個人,不可能達到靈與肉的交融。所以雖然成為夫妻卻不能相守一生。寶玉無論什麼原因出走,寶釵都是孤零零一人走向人生的終點。

其實婚姻大抵如此。無論過去、現在和將來,如果男女雙方沒有同樣的人生價值觀,不生活在同一個層次里,婚姻都是難以維護,難以達到幸福和美滿的。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小涵品讀紅樓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02/1552502.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