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起草慈禧向列國宣戰詔書的大才子命運:也是一把夜壺

作者:

光緒二十六年(1900),歲在庚子,五月廿五日(西曆6月21),慈禧太后以光緒帝的名義下詔,向十一國宣戰。

從文本上來評價,這封詔書寫得不錯,文采斐然,氣勢豪邁,情理交融。詔書開頭敘述清廷為政仁厚,特別是對列強採取懷柔政策,可列強得寸進尺,欺人太甚:

「我朝二百數年,深仁厚澤,凡遠人來中國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懷柔。迨道光、咸豐年間,俯准彼等互市,並乞在我國傳教;朝廷以其勸人為善,勉允所請,初亦就我範圍,遵我約束。詎三十年來,恃我國仁厚,一意拊循,彼乃益肆梟張,欺凌我國家,侵占我土地,蹂躪我人民,勒索我財物。朝廷稍加遷就,彼等負其兇橫,日甚一日,無所不至。……..昨日公然有杜士立照會,令我退出大沽口炮台,歸彼看管,否則以力襲取。危詞恫嚇,意在肆其猖獗,震動畿輔。」

然後筆鋒一轉,宣稱自知對方強大,但受此侮辱的大清國,不得不以「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氣魄向列強宣戰。以圖喚起全國士民,萬眾一心,同仇敵愾。

「朕臨御將三十年,待百姓如子孫,百姓亦戴朕如天帝。況慈聖中興宇宙,恩德所被,浹髓淪肌,祖宗憑依,神祇感格。人人忠憤,曠代無所。朕今涕泣以告先廟,慷慨以誓師徒,與其苟且圖存,貽羞萬古,孰若大張韃伐,一決雌雄。連日召見大小臣工,詢謀僉同。近畿及山東等省義兵,同日不期而集者,不下數十萬人。下至五尺童子,亦能執干戈以衛社稷。

彼仗詐謀,我恃天理;彼憑悍力,我恃人心。無論我國忠信甲冑,禮義干櫓,人人敢死,即土地廣有二十餘省,人民多至四百餘兆,何難翦彼凶焰,張國之威。其有同仇敵愾,陷陣衝鋒,抑或仗義捐資,助益餉項,朝廷不惜破格懋賞,獎勵忠勛。苟其自外生成,臨陣退縮,甘心從逆,竟作漢奸,朕即刻嚴誅,絕無寬貸。爾普天臣庶,其各懷忠義之心,共泄神人之憤,朕實有厚望焉!」

宣戰詔書發布後,清廷還處死了主張和談、不同意攻打使館的許景澄及袁昶,來震懾天下持和談幻想的「投降派」。結局很快就揭曉了,京師淪陷,兩宮西狩,清朝賠款四億五千萬兩銀子給列強,換得慈禧和光緒迴鑾,老佛爺照樣掌握最高權力。有高層「玉碎」者,一部分是八國聯軍進城後自殺,一部分是戰後重要的主戰派人物被老佛爺下令處死以平息洋大人的怒火。但瓦碎者更多,先是義和拳的兄弟進城殺戮了不少的無辜百姓;然後是聯軍攻陷北京後英勇戰死的普通士兵,如老舍的父親;再然後則是被清廷當作替罪羊剿殺的義和拳師兄弟們。

這份詔書起草者為軍機章京連文沖。連文沖,浙江紹興府上虞縣崧廈上湖頭村人,寄籍杭州府錢塘縣,光緒三年進士,此時本職為戶部郎中。清廷真正的中樞在軍機處,軍機大臣為真宰相。軍機大臣每天要處理那麼多軍國大事,一些案牘工作必須假手於人。於是從各部院選拔一些中低層官員來做章京,其實就是各位軍機大臣的秘書。

連文沖有著紹興師爺的祖傳基因,腦子活,文才好,辦公務乾脆利落,很快受到了軍機大臣排次位榮祿的信賴,榮祿的重要公文都委託連文沖處理。用現在的話來說,他成了榮祿「大秘」。首席軍機大臣禮親王世鐸,沒有什麼才幹與魄力,只是個擺設,真正的首相是榮祿。作為首相的「大秘」,連文沖在清朝官場中炙手可熱,地方和部院大員爭相巴結他,通過他運作。他便讓自己的幕僚和親弟弟連仲三組成「官場公關公司」,大把大把掙銀子。

戊戌變法前,湖廣總督張之洞,想過一把「宰相癮」,謀取軍機大臣之位,給了連仲三一筆巨款去活動,後被皇帝的老師翁同龢使招阻止在軍機處之外。但花了的錢也沒退給張之洞,不過「錢屠」張香帥也不當回事。

1895年,清日甲午戰爭進入後半段,淮軍在朝鮮大敗,北洋水師也全軍覆滅,日軍侵入到遼東,清廷換下了淮軍的創始人李鴻章,以兩江總督劉坤一為戰爭總指揮。劉坤一帶領一批新招募的湘軍,倉促進入戰場,於事無補,徒增戰爭之慘烈而已。

清廷戰敗後,劉坤一想再回到富庶的兩江當總督,於是走連文沖的路子。他讓人奉送兩萬兩銀子給連文沖的幕僚,該幕僚把這筆錢吞了,回去問連文沖,得到消息,太后有意讓劉坤一回任兩江總督。可這人見到劉坤一的代表後,只說事難辦,劉坤一以為嫌錢少,再追加了兩萬兩,方得到確切的消息。這位幕僚又只給了連文沖一萬兩,連文沖從中拿出兩千兩作為辛苦費酬謝幕僚。里外里幕僚一人得了三萬兩千兩銀子,然後找個理由攜款回家,和連文沖道別了。

庚子年慈禧太后有意廢掉光緒帝,以端王載漪的兒子溥儁為大阿哥,擺明了就是儲君。載漪擔心夜長夢多,希望利用義和團向列強宣戰,儘快送兒子入承大位。為了刺激慈禧太后,他偽造了一份洋人的「歸政照會」,要求慈禧太后把權力歸還給光緒帝,並讓糧道羅嘉傑通過榮祿,把假照會遞給了慈禧太后。是可忍孰不可忍,這是赤裸裸干涉大清內政,觸及老佛爺的根本利益,慈禧這才下了決心向列強宣戰。據說這份假照會也是由連文沖草擬的。——畢竟,溥儁很可能馬上就會當皇帝,其生父載漪是一棵比榮祿更粗的大樹。

清廷向列強宣戰後,大概是為了讓假照會不要露餡,連文沖被外放為江西贛州府知府。江西歸兩江總督管轄,連文沖循例以下屬的身份去拜見兩江總督劉坤一,閒談間吹噓自己在任軍機章京時,一錢不取。再也忍不住的劉坤一便說前幾年,我送你兩萬兩銀子還嫌少,又追加了兩萬兩。連文沖才明白自己被幕僚坑了。——也有可能是他在劉坤一面前說假話,敲劉坤一的竹槓就是他的主意,只是現在身為劉坤一下屬,只得把責任推到臨時工身上。

不過,劉坤一這四萬兩銀子花得真值。如果不是他回任兩江總督,而是像剛毅、毓賢這類顢頇的官員占據這個位置,就很可能沒有庚子年的「東南互保」了,中國富庶的南方難逃兵燹之禍。

連文沖在贛州知府的位置上也沒待多久。光緒二十七年十二月(1902年元月),慈禧和光緒回到北京,發布上諭:

「上年拳匪內訌釀成巨禍,皆由無知之王大臣,縱庇邪術,挾持朝廷。職為厲階,其罪固無可逭,而當時愚妄之徒,逢迎附和,與該王大臣等此呼彼應,議論囂張,淆混觀聽,實屬貽害國家。雖情節輕重不同,要亦難逃洞鑒,自應一併懲創,以肅官常。

開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何乃瑩、翰林侍講學士彭清藜、編修王龍文、江西贛州府知府連文沖、陝西補用知府曾廉,均著革職永不敘用。」

被革職的連文沖大約是回到故鄉杭州養老,在軍機處那些年,他的錢早已掙夠了。比起義和拳那些師兄弟們,這個夜壺算是很幸運的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文史砍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05/1553583.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