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我,25歲,本科畢業,在美國當男保姆

我叫大海,今年25歲,安徽淮北人。兩年前,我是一名汽車貸款業務員,每個月拿著近兩萬的工資,在四線城市過著安逸的小日子。

而現在,我成了半路出家的保姆,身處疫情嚴重的美國,每天和鍋碗瓢盆打交道。

這一切轉變都是為了家庭。2018年2月,我和女朋友小田完成愛情長跑,可結婚證剛領到手五個月,就到了她去美國讀研的時間。為了陪媳婦,我一個英語都講不好幾句的人,三個月之後也跟了過去。

我在美國的工作照,作為保姆,每天下午4點就要開始準備晚餐。

說出來有點不好意思,我和小田在結婚之前已經談了九年戀愛。從初中開始我就喜歡她,只不過那時候算早戀,還是以學業為重。高中文理分科後,我們不在一個班了,而她成績比我好,為了將來能在同一所大學,我卯足了勁兒做題背書,終於追趕上來。

2013年高考,我臨場發揮得還不錯,報志願時偷偷填了和她一樣的學校和專業。最後,我們都被安徽的一所高校錄取了,不僅同一個專業,還是同一個班級。

小田是個非常優秀的女孩,成績在我們系常年排名第一,拿過不少獎學金,還參加了我們學校的「3+1」合作項目,前三年在本校學習,大四去美國做一年的交換生。

2016年畢業的時候,大部分人只有一張畢業證,而她手握兩個國家的雙學歷畢業證,羨煞了旁人。

大學畢業前,我們去杭州遊玩,在雷峰塔前留念。

在美國交換期間,小田就有了留學深造的想法,打算畢業後申請在美國讀研。女朋友如此優秀,我自然全力支持,哪怕要面臨異地戀的問題。我當時想,自己可以留在國內,抓緊時間混出個樣子來,成為一個有擔當、讓她靠得住的男人。

畢業實習時,我一身拼勁兒,出色地拿下實習任務。可當我踏入人才市場的時候,感受到的卻只有殘酷。和那些一起來應聘的985求職生一比,我好像沒什麼長處,一張張簡歷遞出去,換回的總是「等消息」這句話。

四處碰壁的我只能邊打零工邊找工作,整個人渾渾噩噩。

在家人的敲打之下,我才想起"樹挪死,人挪活"的道理。考慮到自己性格和口才不錯,我聯繫了一個在宿州做汽車貸款的同學,想讓他帶我入行。

果然,這份職業很適合我,兩個月時間,我就從普通銷售員做到了客戶經理。

為了拉客戶,我經常要開車四處尋找業務渠道,上門遊說。

我的工作主要是對接銀行,以中間人的身份和4S店、汽貿店合作做貸款業務。有客戶想貸款,我們就上去簽單子。每天需要不停地說話,都快磨破了嘴皮子。

好在回報是豐厚的,那一年到頭我掙了有20多萬,平均每個月兩萬左右,在宿州這種小城市是妥妥的高薪階層。

我有了穩定的收入,小田經過一年多的複習也拿下了托福和美國研究生入學考試,收到了一所著名的「常青藤」大學的offer。

我覺得是時候了,感覺我們倆已經可以組建一個完美的家庭,於是選了個好日子拿出戒指求婚,不出意外,小田在驚喜中答應了我的求婚。2018年2月,我終於和這個追了十四年的女生幸福領證了!

領證當天在民政局拍的,手裡握著幸福的紅本本。

2018年7月,我還沒從結婚的喜悅中走出來,轉眼就到了她留學的時間。我送她登上了去美國的航班,心裡縱然不舍,但一句山盟海誓的話都沒有說。作為一個男人,我知道:最長情的告白就是陪伴,為了她我願意等。

沒想到去了美國不久,小田就開始向我抱怨,說她課業繁重,天不亮就起來背誦單詞,到了晚上還常常通宵寫作業,心理壓力非常大,很想讓我過去陪她。她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我聽了特別心疼,開始猶豫要不要去美國。

安徽的生活多安逸啊,工作穩定錢又多,我很怕走出好不容易才有的舒適區。假如去了美國,我肯定得從底層做起,就像媳婦說的,找個中餐館去當洗碗工或者服務生。

我考慮了好久,分析來分析去,最後還是覺得應該去。這是我的親媳婦啊,她一個人在美國我太不放心了,而且長期異地家庭各方面都會受影響。

我在去美國的飛機上,這是我第一次出國。

2018年10月,我落地美國東北部的羅德島州,這是美國最小的州,人口只有100多萬。他們的街道很整潔,路上很少有人閒逛,顯得非常冷清。

我到的那天剛好是個陰天,烏雲密布,風也很大。我拖著兩個箱子跟在媳婦後面走著,看著陌生的街道,對未來一片迷茫。

以至於之後的好幾天,我都在心裡不停地安慰自己:先把老婆陪好,陪她上完學我們就回國好好過日子。

普羅維登斯市的街道,平時真的沒什麼人。

初來乍到,最讓我受罪的就是口語和聽力,雖然我在大學裡考過了英語四六級,但在美國聽到的跟國內學的完全不一樣,稍微難點就聽不懂,簡單的也要反應一會兒,只能進行最基本的交流。

為了生存,我還是鼓起勇氣出門去找工作了。我去了好幾家中餐館,打聽到洗盤子的員工每個月工資2000美金,服務生則是2500美金,還有額外的小費收入。這兩個崗位我都能接受,可是幾家店都因為語言問題拒絕了我,讓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我心灰意冷地回到家,在屋子裡待了好幾天都沒出門,媳婦在一邊安慰我,說不管是誰來到國外,都會面臨語言問題,就像我們國家有很多方言,會普通話的外國人不也是一頭霧水,只有多跟人接觸才行。

在她的開導下,我又打起精神去了唐人街,這次找到了一家火鍋店。

我來到唐人街火鍋店面試,正值午餐時間,店員們在吃飯。

老闆是一名四十多歲的華僑,面容和善。知道我英語不好後,從他臉上能看出來有些猶豫。但我必須抓住這個機會,誠懇地跟他解釋:雖然我英語不好,可我吃苦耐勞,不怕髒不怕累,什麼活都能幹。

老闆聽完沒吭聲,那幾秒鐘時間,我因為過度緊張出了一後背冷汗,他見我臉憋得通紅,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讓我別緊張,先去把角落裡用完餐的桌子收拾乾淨。我聽了長舒一口氣,這下穩了!

因為語言問題,我一開始只是在後廚幫工,不敢到前台幫忙。老闆就鼓勵我:「你是正經八百的大學生,英語只是生疏了,不會學不會。」他建議我好好背單詞,再多聽聽別人的發音。

當天晚上回到家,我就在手機上下載學英語的APP,邊跟讀背誦,邊讓媳婦給我指點語法,早上天不亮就醒了,又找來菜單背上面的單詞。連著幾天臨陣磨槍,我記住了一些基本口語和單詞,開始嘗試和客人交流,雖然還有一些聽不懂的地方,但心裡已經沒那麼害怕了,萬一說錯了,同事會幫我糾正。

來到店裡一個多月後,我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站在吧檯為客人點單。

有一次,一位客人說話我沒有聽懂,將檸檬和青檸弄錯,就趕緊對他說Sorry,客人並不接受,陰陽怪氣地說道:「你們中國人就是愛說Sorry!」

當時確實是我的錯,所以我並沒有計較,同事來到後廚安慰我說:「沒事的,一次兩次出錯沒關係,他的話你也別在意,美國這邊確實會有一些歧視現象。

這些現狀我無法改變,只能把自己該做的做好。我努力工作,很少休息,除了做好服務生,有時還跟著後廚師傅學手藝,讓他們教我如何切菜、配菜。

我在後廚跟師傅學習如何炒菜。

前幾個月我手頭非常緊,每個月房租需要1000元美金,和媳婦兩人吃飯需要1000元美金,再加上雜七雜八的支出,完全就是月光族。我感覺必須要打兩份工才行,於是就跟餐廳經理請求多上班,停止每周輪休,或者每個月只休一次。經過我一再請求,經理總算同意了,叮囑我要勞逸結合。

拿到第一筆多掙的工資後,我心裡一陣感慨,掙錢也太不容易了。當晚,我就約了朋友吃飯,結果在抽著煙去找他們的路上,我遇到了一個流浪漢,他問我要煙抽,可我就剩下一根了,他跟著我要,我就不給。

美國的煙挺貴的,像萬寶路里最普通的煙,錢加稅金都要11美元一盒,相當於人民幣70塊,我好不容易才賺到的錢,憑什麼要給他?

我當時瞪著他,心想如果他敢衝上來,大不了就打一架。好在我是個身高一米八二,體重將近180斤的壯漢,他最後還是轉身離開了。

我在市中心拍的照片,經常可以看見流浪漢在角落裡休息。

我在那家火鍋店幹了有一年半,直到2020年3月,餐廳受疫情波及而停業了。那時小田已經去了一個叫丹佛的城市實習一個多月,餐廳停業後,沒活兒可乾的我也去了丹佛。

我待業在家,只有媳婦小田在掙工資,每個月不到5000美金,除去日常開銷,也還是剩不下什麼錢。好在這種狀態沒有持續很久,隨後她換了一份銀行風控的工作,月薪漲到6000美金左右,並且每年年薪都會提高兩萬。

認真工作的媳婦,那陣子她主外我主內。

2020年4月份,小田因為工作調動,帶著我搬到了德克薩斯州。這個州很大,沒車非常不方便,所以我們首付三千美金、貸款一萬美金買了輛二手的日產天籟,有車之後生活終於多了點安全感。

可隨後的幾個月,德州疫情日益增長,這裡變成了一個很危險的地方。我們所在的達拉斯市感染率尤其高,相當於每20個人里就有一個人得了新冠。我和媳婦雖然待在家裡,但面臨斷糧的風險,如果要去超市就得面對很多人,風險很大。

德州疫情下空無一人的大街。

因為每個月要還車貸,我們倆手頭拮据了很多。這時,我和朋友聊天中偶然得知,一位住在新澤西的華僑需要保姆,對方出的工資很高,每天150美金,相當於人民幣月薪三萬,還包吃住。唯一尷尬的地方就是家裡有兩個孩子需要照顧,大女兒上小學,小女兒只有15個月。

我知道自己是個95後小年輕,不一定能帶好孩子。可媳婦一個人掙錢壓力太大了,我迫切需要一份工作,也願意去嘗試。聯繫上那位華僑之後,他聽說我在餐廳工作過,願意讓我試試看。

媳婦當時是居家辦公,在哪工作都一樣,所以確認應聘上這份保姆工作後,我連夜帶著她逃離德州,去了相對安全的新澤西。

離開達拉斯時,須做新冠檢測,這是我手機里檢測信息單。

到了華僑老闆家,我發現兩位主人很好相處,老闆儒雅大方,老闆娘則有一種知性美,他們主動提供了一間家政房,為我和媳婦解決了住宿的問題。

老闆介紹了家裡的情況,告訴我的工作內容是準備一日三餐,沒事把衛生打掃乾淨,白天大人不在家的時候負責照看好兩個孩子,尤其是15個月的小女兒,需要小心餵食,餐飲里少油鹽,主清淡。除此之外,還要接送大女兒去學校或者去課外活動處。

老闆囑咐我,工作其實並不難,但一定要投入足夠多的耐心和細心和責任感,我認真地點了點頭。

老闆家的大別墅,院子裡有很多樹,清理樹葉都需要專門僱人。

第一天,我7點起來準備早餐,去超市買了饅頭和土豆,回來蒸熟、清炒,再將前一天晚上滷好的牛肉切片,把雞蛋放進鍋里煮熟。

雖說我在中餐廳打過工,但這一做才發現自己的廚藝真沒什麼長進。因為火候太短,剝雞蛋的時候將好多蛋白給剝沒了,土豆絲也因為生抽放多了,看起來像黑暗料理,只有滷牛肉比較成功,顏色味道都不錯,只是時間煮長了切片比較碎。

老闆看著這幾道菜,沉默了一會兒才拿起筷子,他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吃著。我看得心裡直打鼓,感覺這頓沒做好。老闆的女兒們倒是很給面子,大口大口地吃著。

我當男保姆的第一天,做菜沒太成功。

飯後,老闆和顏悅色地跟我講:飯菜的模樣是差了點,但味道還不錯,手藝有待加強。原本緊張的我總算放鬆下來,跟老闆保證自己會好好練習,一定把飯菜做得可口。

我從網上找到做菜視頻跟著去學,反覆試驗。周末,我去超市採購了羊排、北極甜蝦、土豆,準備給老闆一次驚喜。

甜蝦比較簡單,挑出蝦線和蝦腦,通過生薑、黃酒調味,稍稍水煮一下就很美味。土豆也只需要切絲泡水撈出,加辣椒絲快炒即可。最讓人頭疼的是羊排,這是我在美食視頻上學到的,前幾次都是在調料搭配上出錯,尤其是最後勾芡,澱粉放得不是多就是少。

這次我仔細研究過,焯水的時候就放上生薑和料酒,時間煮長一些,澱粉通過克稱來精準,最後放一點點糖,整個味道就升華了。果然,老闆被我這一道醬羊排折服了,還開玩笑說要和我合夥開中餐廳。

晚餐在我精心準備下,老闆一家大快朵頤,我的廚藝終於得到誇讚。

來老闆家之前,我一直擔心自己沒經驗,怕照顧不好兩個孩子,尤其是只有15個月大的小女兒。但我接觸後才發現,他家的小女兒非常乖,不哭不鬧,還會對我甜甜地笑。大女兒就不用說了,她受到的家教很好,幾乎不需要我去管。

比較麻煩的是小孩子容易生病,經常會因為乾燥起濕疹哭鬧,晚上有老闆娘照顧,白天則由我看護,我得遵從醫囑,小心翼翼地給她擦藥膏,每次聽到小女兒的哭聲,我心裡也揪得直難受,得想著法兒哄她,沒事就帶她到附近人少的地方走走看看。

老闆家的兩個女兒,姐妹倆玩累了,抱在一起看電視。

一天午飯時,家裡電話突然響起,學校告知:老闆的大女兒有可能感染了新冠,需要再做一次核酸檢測。老闆愣住了,接電話時手微微顫抖。

我第一反應是不會的,絕對不會,我們非常注意,出門帶上口罩,不扎堆,與人保持至少一米的安全距離,回家就消毒。

原來學校為了省時間,採取的是混檢的方式,就是將兩個學生的樣本混為一組檢測,所以有可能其中一人得了新冠,也有可能是兩個人都得了,只有再次檢測才能確定。

那頓晚餐氣氛很沉重,大家幾乎都沒怎麼吃,飯後老闆坐在沙發上說自己嗓子疼,問我是不是新冠的徵兆。雖然我覺得他是自己嚇自己,但還是很緊張,手心已經微微出汗了。老闆的大女兒則嚇得一個人躲在角落。我只能安慰她說我們做的安全措施很好,會沒事的。

一周後,我們總算等到了第二輪檢測是陰性的結果,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那種感覺,還真有點像死裡逃生。

美國疫情嚴重,學校入口處設置圍欄,對進入的師生進行體溫檢測。

經歷過這些患難與共的時刻,老闆和我的關係更近了,把我當朋友一樣對待。我能做的,就是給他各種好吃的滿足他的胃。有次我做了一盤涼拌豬頭肉,竟然意外地打開了老闆的話匣子。

原來,20年前老闆也是來美國中部留學的窮學生,那時他家境很普通,只能住6個人一間的宿舍,每天吃便宜的雞蛋面和雞腿,總想吃上一口家鄉的豬頭肉,就是吃不著。為了能過上更好的生活,他博士畢業後不斷挑戰高薪工作,才打拼出現在的家業。我的這盤豬頭肉,一下子喚起了他的記憶。

我給老闆做的煮玉米和涼拌豬頭肉,塊兒切大了,味道還不錯。

老闆為了鼓勵我,特意給我添了一個兩米長,八十公分寬的工作檯,這樣我做菜時就不至於那麼手忙腳亂。

除此之外,他還送了我一件禮物——一個家用酒桌台,放在二樓餐廳窗戶邊,我閒暇時可以坐在那裡休息,品酒看書。這也勾起了我的回憶,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那種安逸生活。

桌子是老闆娘和老闆組裝的,我看不懂圖紙只能在一旁打下手。

為了記錄這些有意思的經歷,我開通了西瓜視頻帳號,開始學著拍攝、剪輯視頻,分享自己在美國的見聞。

每次發出來一會兒,就有很多網友跟我留言互動,大家討論最多的就是我這個男保姆的身份,有人支持,也有人吐槽。

我知道,男人當保姆很少見,在國內可能會被看不起,覺得很沒面子。但我不在意這些,他們不了解我做男保姆的前因後果,而且每個人對生活的理解也不一樣。

在美國這邊,只要你努力工作,不管什麼工作都會得到尊重,有手有腳卻不去工作的流浪漢才是真的讓人看不起。我現在月薪三萬,自食其力,承擔了一個男人該有的責任,這就是工作帶來的價值。

我現在已經很有當爹的經驗了,這是帶著老闆的小女兒去購物。

猶記得最初決定來美國的時候,親朋好友雖然支持我但也偶爾會笑話我,認為我堅持不了半年。確實,中間很多次我都認為自己堅持不下去了,因為我很戀家,又非常喜歡熱鬧。美國這邊實在是冷清,受疫情影響也很不安全。

所以我三天兩頭就跟父母打一次電話,報個平安。現在疫情比較嚴重,我更不想讓他們擔心,在電話里總是會安慰他們,說沒關係,我和媳婦在這邊過得還不錯。

不忙的時候,我和小田戴好口罩去人少的地方散步。

老闆也挺關心我,他和我談過一次心,覺得我年紀還小,又是大學生,可以在美國這邊留學深造。我很感謝他的建議,我知道自己是不會去上學了,但也不會一直當保姆,疫情結束後我可能會回國,也可能根據媳婦的情況再考慮是否換工作。不管在國內還是國外,我都會給媳婦最堅實的依靠。

現在我們不是不想回國,只是回去路上更不安全,也不想給別人添麻煩,小心保護自己反而更好,我相信疫情一定會過去。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PA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07/1554418.html

海外生活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