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晴雯和襲人,寶玉究竟喜歡哪一個?看看他給誰畫過眉毛就知道了

榮國府里三四百人,其中女孩子不下於上百人,而圍繞在賈寶玉身邊的女孩子更多,分別是襲人、晴雯、麝月、秋紋、碧痕、春燕、四兒、芳官、茜雪、佳蕙、墜兒、檀雲、綺霰、良兒、媚人、墨雨、紫綃共17個。這些丫環被分為三六九等,其中等級最高的是陪在他身邊的大丫環。

當過賈寶玉大丫環的先後有6人,分別是襲人、晴雯、麝月、秋紋、茜雪、媚人。

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到秦可卿的房間午睡,眾奶母伏侍寶玉臥好後散去,只留襲人、媚人、晴雯、麝月四個丫環為伴。媚人的身份很高,她是與襲人相對,就像晴雯對綺霰,麝月對檀雲,秋紋對碧痕一樣。但是她只出現過一回,便再也沒有出現過。所以,她不會是寶玉的真愛。

茜雪是寶玉身邊比較可靠的丫環。紅樓夢第七回,周瑞家的替薛姨媽送宮花給林黛玉,林黛玉不僅不接,反而冷笑的回絕了,寶玉為了避免尷尬,把話頭岔開,問誰能替他去看望薛寶釵,此時茜雪答應出去了。

但是楓露茶事件中,賈寶玉酒後痛罵要將李奶媽攆走,最終茜雪莫名其妙離開了賈府。所以茜雪也不是寶玉的真愛。

秋紋在寶玉身邊是一個比較尷尬的角色。她一門心思不在寶玉身上,而在王夫人身上。寶玉命秋紋送兩瓶鮮花到賈母王夫人處,王夫人見到賈寶玉在眾人面前盡孝,心情格外高興,便賞了送東西的秋紋幾百錢和幾件衣服。回到怡紅院裡,秋紋便向晴雯等人洋洋得意地來誇耀。這樣的人寶玉自然不會喜歡。

麝月是寶玉比較看重的人,她和寶玉有過梳頭之情。

紅樓夢第二十回,過節期間,襲人病倒在床,眾丫環出去玩耍。寶玉回屋,見麝月一人在屋,便給她梳頭。在此期間晴雯回屋取錢,看見兩人此情此景,冷笑道:「哦,交杯盞還沒吃,倒上頭了!」寶玉笑道:「你來,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沒那麼大福。」說著,拿了錢,便摔帘子出去了。

脂硯齋對晴雯所說之語有過批註:雖謔語,亦少露怡紅細事。其實是表明這種事情在怡紅院裡是常有的。從晴雯說的自己沒有那麼大福的話中推測,給丫環們梳頭是常事,並非有些人推測的那樣寶玉與麝月有過肌膚之親。賈府敗落後,襲人離開賈府,最終囑咐留下麝月,雖然最終麝月給寶玉當了妾,但她在寶玉心中的地位卻不及襲人。

襲人與寶玉有過親密接觸,兩人有過雲雨之情。

襲人原本是賈母的丫環,後來跟了賈寶玉。跟在寶玉身邊後,她一心一意想嫁給寶玉。寶玉在秦可卿床上夢遊太虛幻境,起床之後被襲人發現了秘密。晚上回家,向寶玉追問夢中之事,寶玉說完之後兩人趁無人之際有了偷試之舉。從此兩人關係變得非同一般。但是後來襲人因為被王夫人提拔為「准姨娘」,與寶玉開始漸行漸遠。所以襲人雖然一度是寶玉喜歡的人,但絕不是真愛。

晴雯其實是寶玉的真愛。

兩人雖然沒有發生過雲雨之情,但許多親密交往卻並不比雲雨之情差多少。襲人回家葬母。晴雯趁寶玉半夜喝茶之際,與麝月開玩笑,後被寶玉拉進被窩裡取暖,直到麝月回屋,晴雯才回到自己床上睡覺。寶玉挨打,擔心林黛玉傷心,想派人前去探望,先支襲人去找寶釵借書,隨派晴雯去給林黛玉送相思帕。晴雯被趉怡紅院後,賈寶玉晚上私自前去探望,兩人互訴衷腸之際,互換了內衣。

當然這些事情都其特殊性,在日常生活中,寶玉真心喜歡晴雯的表現是給她畫眉。

紅樓夢第七十八回,晴雯死後,寶玉傷心的寫下了《芙蓉誄》,追憶兩人相處的往事,其中有一句寫道:「眉黛煙青,昨猶我畫」,深刻地表明寶玉經常給晴雯畫眉毛的。

男人給女人畫眉毛有一個非常出名的典故——張敞畫眉。西漢官員張敞的妻子小時候額頭上受了點傷,眉角上就有了裂紋,於是張敞經常給自己的妻子畫眉毛。因為每天早起為妻子畫眉,所以有時上朝時會遲到。漢宣帝質問張敞為何這樣做時,張敞很爽快的承認了這件事情,所以此事很快長安城流傳開來。後來人們把張敞畫眉比作夫妻真愛。

賈母把晴雯安排在寶玉身邊,原來是打算當作小妾來培養的,對此晴雯心知肚明,寶玉也心有此意。所以兩人會不顧怡紅院眾人的議論,做出這種親密之舉。但可惜的是,王夫人卻不喜歡晴雯,最終將晴雯攆走。

從寶玉為晴雯畫眉一事中可以看出來,雖然襲人與他有過雲雨之事,但卻沒有真感情,襲人投靠王夫人之後,也無法成為寶玉的真愛。所以寶玉身邊的丫環不少,大丫頭們也想爭取她的喜歡,但他的真愛只有晴雯一人。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小涵品讀紅樓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08/1554726.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