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紅樓夢:那個被眾人忽略的窮小姐,憑自己的品格贏回了尊重

邢岫煙,邢夫人的內侄女,於歲末來投奔,剛好遇見了賈府的另兩門親戚,一是寶釵的堂姐妹薛蝌與寶琴,一是李紈的嬸子並兩個女兒。於是三家結伴前來。

論起親疏,他們都不過是轉了一層的,並不算直接親戚,這和邢岫煙無異。但別人的家世背影,以及其親戚在賈府的地位與分量,那是吊打邢岫煙的。都說窮家不走富家親,何況是如此天懸地隔的差距。

三門子親戚,熱熱鬧鬧結隊而來,轟動一時。賈府的上層分外重視,最高領導人賈母親自接見,噓寒問暖,滿滿的熱情。其他人更是不用說,忙著張羅,忙著觀看,忙著品頭論足。

且不說別的地方,就是怡紅院,已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寶玉連發感慨,讚美不迭,晴雯也連連稱嘆,說她們是一把子水蔥兒。那四個姑娘,就像在聚光燈下一樣,光芒耀眼,令人仰望。

雖然邢岫煙是其中的一個,而且也是水靈靈的,生得不差,但那些熱情洋溢的讚美聲里,卻鮮少提及她。而一向喜歡女孩的賈母,注意力全被薛寶琴吸引了去,又是給好衣服,又是安排和自己一起住,這待遇和寶玉,黛玉不相上下。而李紈的兩個妹子,也得到了不錯的安排,住進了稻香村。

輪到邢岫煙時,賈母只淡淡說了一句,你侄女也不必家去。這樣的語氣,是可有可無的敷衍。

在這個人人都生著富貴眼,慣會趨炎附勢的地方,小門小戶的邢岫煙,怎麼能跟另外兩家的姑娘相提並論?雖然作者並未描寫其外貌,穿戴,但據後來種種,她是穿不起華麗的衣裳的。說不定還比不上賈府的丫環們。這副樣子,自然會讓豪門裡的人打心底瞧不上。

她明明是來投奔姑媽的,但是姑媽完當沒這回事,根本不管她。既然連邢夫人都不上心,別人又怎會特別關照邢岫煙?況且以邢夫人素日的為人,沒什麼人緣,也不會有人主動去照顧她的親戚了。媳婦王熙鳳作為管家,在安排邢岫煙的住處時,更是煞費心思,讓她和迎春住在一起,為的,只是當個甩手掌柜,即便有什麼事,也和自己無干。

邢岫煙一來,什麼都沒有做,也沒有人了解她是什麼樣的姑娘,就遭到了冷遇。一來,窮是原罪,誰教她是窮人家的姑娘,二來,她的親友團太不給力,無形中她是被邢夫人拖累的。假如她是李紈的堂妹,肯定另是一番優待。

原來,窮就足以讓人看不起了。天氣越來越冷,而天氣的冷,與人心的冷,註定了邢岫煙在大觀園舉步維艱。

幸好,邢岫煙是個平和,樂觀的人。她當然感覺得到自己被怠慢了,但是她並不難過,也不自卑,她知道自己無法和富家女兒相提並論,但是她也不因此自怨自艾。既來之,則安之。

薛寶琴才來沒多久,賈母就給了她一件稀有的「鳧靨裘」,這份厚愛溢於言表,連她最心愛的黛玉,寶玉都沒有這樣的待遇。而邢岫煙呢?無人問她饑寒,也無人為她添置禦寒的衣物。而明明每個人都能看得到,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直到天降大雪,雪後的眾人,都換上了各式各樣奢華的大衣,歡天喜地地出來賞雪,比美。而邢岫煙卻是家常舊衣,並無避寒之物。別人是又美又暖,而邢岫煙呢?應是冷暖自知吧。

天氣的寒冷,眾人的忽視,都沒有讓這個窮人家的女兒低下頭去。她還是來了,和大家一起賞雪。她沒有和迎春一樣宅起來不見人。其實她來與不來,都沒有人會在意。不過,作為客人,該出席的,她從來不會不去。

賞雪的盛會,她本是黯淡無光的。那些富小姐的穿著打扮,喧鬧歡笑,哪裡還有她的一席之地?不過,她從容淡然。也許從前,她過了不知多少挨餓受凍的日子,所以她並不覺得多難。來到這裡,雖然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她也並不為此束縛了自己。難得有機會多見見世面,也難得有機會看雪,賞梅,而那些與自己年齡相差無幾的姊妹們,無不散發著青春的活力,既愛玩愛鬧,又滿腹錦繡文章,這樣的相聚,是多麼有意思啊!為什麼不呢?

當眾人賞雪,鬥詩時,她亦賦得一首詩,那句「看來豈是尋常色,濃淡由它冰雪中」更是自身的寫照。雖然眾人都說薛小妹作的紅梅詩最好,然而邢岫煙的才華,也是值得肯定的。寶釵就說了,首首都好。要知道,邢岫煙家可請不起先生,也上不起學,她能有如此才華,全靠自己的爭取,也多虧妙玉肯教她。這也是她的造化。

這場冰雪盛會後,心細的平兒將王熙鳳的大紅羽紗給了邢岫煙一件。平兒說道,「……就只她穿著那件舊氈斗篷,越發顯的拱肩縮背,好不可憐見的。如今把這件給她罷。」可見平兒是個善良的人。也再次襯託了邢岫煙的無助。連件好衣裳也沒有,邢夫人不聞不問,鳳姐裝聾作啞,賈母更是自動屏蔽了她。連寶玉,那樣憐香惜玉的,也沒有多看她一眼。

邢岫煙繼續住在大觀園裡。然而她的難處不止這些。她可以不在乎別人的目光,也不介意自己被邊緣化,然而她更無法阻止的是,迎春房裡那起欺軟怕硬,眼裡沒有主子和規矩的下人們的作惡。她在迎春房裡的時間最長,那些婆子丫環們的嘴臉,她也見識到了。連正經主子都被她們欺負了去,更不要說這個外來的,無依無靠的窮小姐了。

是和她們鬧起來,還是忍氣吞聲?邢岫煙知道自己的身份與位置,別人敢如此欺負她,是因為知道,欺負她不用付出代價。果然一切皆在鳳姐的算計里,出了事,與誰人相關?邢岫煙為得平靜,只得自己拿些錢,不時請她們吃東西,喝酒,才得以度日。

邢岫煙能有多少錢呢?每個月的月例,要勻一兩給爹媽,剩下的要請客,總是不夠的。不得已,她將冬衣都典了,衣著單薄。人性之涼薄,可見一斑。同在大觀園,怡紅院的丫環都嫌飯菜太油膩,而邢岫煙瑟瑟縮縮,連保暖都成問題。這些,也沒有人問,她也從來不對外人說起。

好在,她的家庭並未影響到她,她那充滿銅臭氣的姑媽也未十分拖累她。因她自身的淡然,平和,卻被薛家看上,說給了薛蝌,這真是應了那句話,你若盛開,清風自來。

薛姨媽喜歡她,薛寶釵也關心起她來,見她穿著單薄,便詢問出緣由,又一番安慰,並且替她出主意,又為她贖衣物,卻不想原來她典當的地方正是自家的,這倒也是富有戲劇性了。

她的衣裙上還掛著碧玉佩,這是探春送給她的。雖然是富麗閒飾,沒太大的用處,但至少代表,她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位。

天氣仍是寒冷,但眾人對邢岫煙的態度,分明更多了暖意,不管這是出於真心,還是因為別的。

到了春天,大家為寶玉過生日。櫳翠庵的妙玉還送來拜帖。這下可難倒了寶玉,他不知如何回復,正準備問黛玉,路中遇得岫煙。當得知邢岫煙曾和妙玉是鄰居,又有半師之誼,寶玉連忙誇讚邢岫煙如閒雲野鶴,又請她指教。邢岫煙雖不是那種令人驚艷的美女,可是自有一番淡然超脫的氣質,連寶玉也不由得敬服起來。

此時的邢岫煙,在大觀園裡,已經算是過得不錯的了。與眾姊妹親密,有薛家的助力,她多了朋友,也尋得了終身的依靠。度過了最寒冷的冬天,終於遇到春暖花開。而她,仍是淡然平和。她既會主動爭取,更有豁達的思想。環境的好與壞,都不能改變她的心境,濃淡且由他!這樣的姑娘,懂得珍重自己,也懂得生活,不會過得太差。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少讀紅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15/1557523.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