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煙雨夜讀萬樹桃花月滿天

李白的狂放不羈,是天下聞名的。天子呼來不上船,這是何等的傲岸。正是這份傲岸,讓他千載之下,給人留下無限好感。

就連一生落魄江湖的風流才子唐伯虎,也對李白讚譽有加。他曾寫過一首詩,遙想李白把酒對月的場景,並認為這是寫出月之神韻的第一首詩。

把酒對月歌

明唐寅

李白前時原有月,惟有李白詩能說。

李白如今已仙去,月在青天幾圓缺?

今人猶歌李白詩,明月還如李白時。

我學李白對明月,白與明月安能知!

李白能詩復能酒,我今百杯復千首。

我愧雖無李白才,料應月不嫌我丑。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長安眠。

姑蘇城外一茅屋,萬樹桃花月滿天。

文字淺顯易懂。在李白之前就有美好的月色,也有無數人對之感慨,可是無人寫出內心深處共有的情懷。

李白可以斗酒詩百篇,是酒給了詩歌靈性,還是詩歌賦予了酒魂魄,不得而知。

顯然,唐伯虎極為推崇李白,他也選擇向李白一樣,不向世俗低頭,也不阿諛權貴,就這樣甘於清貧,守著姑蘇城外的一處茅屋,安貧樂道,在月光輝映的萬樹桃花中,逍遙度過一生。

一句萬樹桃花月滿天,恍若看到了明淨的月光下,桃花開得夭夭灼灼的樣子,詩意繽紛,落英繽紛……

唐伯虎,後改字子畏,號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魯國唐生、逃禪仙吏等,南直隸蘇州府吳縣人,明代著名畫家、書法家、詩人。

甘於林下困守的還有唐代詩人牟融。

寫意二首

唐牟融

寂寥荒館閉閒門,苔徑陰陰屐少痕。

白髮顛狂塵夢斷,青氈泠落客心存。

高山流水琴三弄,明月清風酒一樽。

醉後曲肱林下臥,此生榮辱不須論。

蕭蕭華發滿頭生,深遠蓬門倦送迎。

獨喜冥心無外慕,自憐知命不求榮。

閒情慾賦思陶令。臥病何人問馬卿。

林下貧居甘困守,盡教城市不知名。

在寂寥的荒館,無人的陋巷,獨自疏狂,不與人言,守著清風明月,忘卻人間榮辱。這是何等的超脫與淡泊。

白髮早已叢生,不做世間逢迎,君子樂天知命,何必屈己求榮?陶令不知何處,如今甘願守著林泉長風,不求名利,只求隨心從心而已。

以這樣淡泊的心境入世,反而讓他更為超然,直至成為一代名臣。牟融(?——公元79年3月26日),字子優,北海安丘人,東漢官員。牟融學問淵博,初以《大夏侯尚書》教授學生數百人,在鄉里很有名。後舉茂才,任豐縣縣令。在任三年,政績為州郡第一。

牟融恪盡職守,深孚眾望。牟融後入朝任職,歷任司隸校尉、大鴻臚、大司農、司空、太尉等。牟融在職盡責,很有能力,受到百官敬畏、皇帝稱頌。建初四年(公元79年),牟融去世,當時的皇帝漢章帝親自出席葬禮。

牟融還寫過一首客中作。

客中作

唐牟融

千里雲山戀舊遊,寒窗涼雨夜悠悠。

浮亭花竹頻勞夢,別路風煙半是愁。

芳草傍人空對酒,流年多病倦登樓。

一杯重向樽前醉,莫遣相思累白頭。

魂牽夢繞的,還是昔日所游所歷,夜雨寒窗之下,想到的是往日風煙,流年悠悠。此時,有酒一樽,不妨且醉且沉吟,不要為了相思,愁白了少年頭。

可此時的詩人,早已不能從濃濃的相思中自拔了……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隅憾談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21/1559701.html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