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日韓人士遭誤打 是整個文明的隱墮

—亂打人

作者:
一向都寅是寅卯是卯的,現在卻頻有日韓人士遭到誤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全球化將所有色彩的氣味都漸成一體,還是西方本地人懶惰沒有再做功課?不論如何,美學的缺失是廣泛的問題。

 

陸續有韓裔和日裔人在美國被當作中國人毆打,此一趨勢頗令人迷惘。

暴力是不對的。令人迷惘的是為何韓國人和日本人會被誤認為中國人?在品味氣質之上,一個日本人行走在巴黎、倫敦、紐約街頭,其衣著、舉止、儀容,透露出的一組密碼,一個精明的洋人,三十年前應該分得清楚。譬如同樣是藝術家或創作人,出現在康城影展,坂本龍一和張藝謀站在台上是一雙,章子怡和黑木瞳又是另一對,對東亞電影市場有認識的法國人,一眼就看得出來。

至於韓國人,比較是一個問題,因為處於兩者之間。在外國見過韓國的大媽旅行團,中年婦女都染黑髮,穿褲子,衣裝顏色比較俗艷,唯未至於一個像一盞會行走的大紅燈籠,另一個如一枚人肉大楊桃。喧譁分貝是有一點,唯若用儀器量度,肯定仍遠低於一海之隔的大連或山東。有一點文化經驗,這三個層次,是分辨得出來的。

瘟疫期間,西方文明國家的基層市民是有一點情緒波動,但以Netflix電影國際平台之普及,西方人在街頭卻分不出這三種人,到底是日韓裔人士這幾年衣著舉止修養有所鬆懈而不自知,還是西方人的觸覺和辨別能力大為遲鈍,此一深層次問題值得研究。

三十年前,在洛杉磯、唐人街和日本城,畢竟是涇渭分明的。

在大學校園,極少數的日本留學生也有高度的自覺,髮型、衣著、打扮,個個都知道刻意與其鄰國劃清界線。男生都木村拓哉的髮型,簡約主義的素黑服裝——在這方面無印良品幫了不少——雖然也內斂,眼神含蓄而絕不閃爍,由圖書館出來,一隻青蘋果加一客三文治,與幾個美國和國際學生坐在秋天的青草地上,半地黃葉,遙對校本部百年的鐘樓,融洽地笑談著,有整體的人和風景的視覺融洽意識,本身就像一盤妝點有道的和食。旁觀者清的你就知道,那個位坐在中間唯一的亞裔年輕人,來自日本。

一向都寅是寅卯是卯的,現在卻頻有日韓人士遭到誤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全球化將所有色彩的氣味都漸成一體,還是西方本地人懶惰沒有再做功課?不論如何,美學的缺失是廣泛的問題。畢竟西方的下一代,也不再讀詩,少聽古典音樂,也不上教堂——漸漸他們自己也分辨不清哥德式建築和巴洛克的分別,最低級的種族主義者,只見到單黃皮膚一項,而不知此不可以Taken out of context,for the sake of the skin colour,要配合其他元素,還有許多層次。這才是整個文明的隱隱的墮落,真是嗚乎哀哉。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28/1562644.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