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名家專欄:央行數字貨幣的多重危險

最近幾周,美聯儲的傑羅姆‧鮑威爾和歐洲央行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均對未來幾年實施數字貨幣的可能性表達看法。

數字貨幣的積極因素已經得到了透徹的解釋:更透明、使用更便捷及成本更低。

歐洲央行表示,「數字歐元將確保歐元區公民能夠免費獲取簡單、普遍認可、安全和可靠的支付方式」。它將數字歐元描述為「一種由歐元體系(歐洲央行和各國央行)發行的、所有公民和公司都能使用的電子貨幣形式」。

歐洲央行認為,數字歐元不會取代現金:「歐元體系將繼續確保民眾可以在整個歐元區使用歐元現金。數字歐元將給予民眾在支付方式方面更多選擇,支付更加便捷,與現金一起為金融兼容做出貢獻。」

在美國,許多人士呼籲建立數字美元,與中國的人民幣競爭。然而,美元已經是全球的儲備貨幣;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美元在全球交易中的使用占比超過80%,而人民幣的使用比例不到4%(由於每筆交易均涉及兩種貨幣,因此總比例為200%),而且大多數支付和轉帳已經實現電子化。

歐元是全球第二大通行貨幣,也大多通過電子轉帳使用。可以說,美元和歐元已經實現「數位化」了。

所有這些聽起來都不錯。那麼,我們為什麼要擔心央行「數字貨幣」呢?

有一些重要的風險因素需要考慮。

首先是隱私問題。

央行將控制幾乎所有的貨幣交易,並掌握存款和儲蓄去向的所有信息。儘管央行數字貨幣的逐步實施將考慮隱私方面的重要風險,但亦會引發公眾對央行控制儲蓄數量和形式方面的擔憂。央行一旦掌控了所有交易和儲蓄保存信息,將能夠通過貨幣政策「溶解」這些儲蓄,對其採取行動。

數字貨幣最重要的風險是,它將為央行提供無限權力以增加貨幣供應,並將其引導至政府想要的規模。

數字貨幣將消除銀行作為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中的調節器功能。這些「剎車器」對於抑制通貨膨脹和貨幣創造方面的政府過度控制至關重要,過去和現在皆是如此。

在量化寬鬆政策中,信用體系作為防止貨幣供應通脹壓力的工具發揮作用。當各國央行提升財務狀況表時,並不會立即轉化為通貨膨脹,因為民眾和企業通過採取比貨幣供應增加更少的信貸來限制貨幣供應破壞貨幣購買力的風險。如果民眾和企業不要求更多的信貸,那麼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就有足夠的逆止器,防止貨幣過剩造成商品和服務方面的大規模通脹壓力。

是的,量化寬鬆確實會通過令最安全的資產——主權債券——變得非常昂貴而產生大規模的資產價格通脹,但它作為通脹風險的制動措施,效果自然不錯。政府的借貸計劃也受到預算和內部財務控制等方面的限制。

貨幣創造從來都不是中立的,它不成比例地令新創貨幣的初始受眾——政府——獲益,同時卻極大地傷害了終端受眾——儲戶和普通的受薪階級。

數字貨幣不僅會打開更高的貨幣供應增長的閘門,而且會破壞所有阻止新貨幣完全被政治支出吸收的機制,並侵蝕薪資的購買力。

究其本質,央行數字貨幣可以令中央計劃者夢想成真,作為徵用財富和控制經濟的終極手段,令其完全處於政府掌控之中。

數字貨幣可能會帶來消除控制政府支出的風險,因為政客將成為所有新創貨幣的初始受眾,他們還能夠不受預算控制進行消費。因此,數字貨幣可能會成為服務於經濟國有化的一個危險工具。

當銀行和信用機制從貨幣政策的傳導中被抹去,通貨膨脹和貨幣購買力被破壞的風險就會大幅度上升。這將消除信用機制中作為抑制通貨膨脹的需求部分。

讀者諸君或許會認為,上述說法過於消極,這些風險不一定真會發生。然而,諸位必須思考以下問題:如果給政府一個工具,允許他們任意開支、控制經濟,您真的相信他們不會使用嗎?

讀者可能還會說,央行是獨立的,這種獨立性可以防止政府擠占所有的貨幣供給,不致承擔無止境的風險。不幸的是,央行的獨立性日益招致外界質疑,貨幣政策已經從幫助進行結構性改革的工具淪落為阻擋改革的絆腳石。央行在幾乎所有場合都採取措施強化擠占公共資源,強化政府控制和政府支出,但均於事無補。

只有當央行無權增加貨幣供應時,只有央行對其政策有明確的、牢不可破的規則,比如泰勒法則,並且不能採取自行酌定措施時,數字貨幣才會是一個好主意。繼續幻想吧。

數字貨幣對儲戶和普通受薪階級友好的唯一前提條件,是有確鑿的證據表明它不會被央行控制,以遏制政府對經濟的日益強化控制。不幸的是,事實並非如此。當新凱恩斯主義者談論央行業務和數字貨幣的「創新」功能時,他們看重的只是阿根廷式印鈔,從而推進政府的經濟控制。

數字貨幣的風險是巨大的。隱私可能會消失,針對政府支出的限制也會遭到消解。更為糟糕的是,政府在決定接收新型代幣的主體和理由方面的權力將不容挑戰。

在當今社會,我們甚至都不應該討論任何可以打開閘門的手段,以免給予政府更多權力控制經濟、薪資和儲蓄。

原文The Dangers of a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作者丹尼爾·拉卡列(Daniel Lacalle)博士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著有《自由還是平等》、《逃離央行陷阱》和《金融市場生活》等。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信宇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314/1568153.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