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這是戰爭 沒法平視

作者:
像法國前總統奧朗德在法國爆發接二連三的恐怖襲擊之後,嚴正宣布:這是戰爭。以總統之尊說出這個名詞,應該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戰爭不可以靠獻花和點蠟燭、手牽手唱愛歌來贏得,戰爭是一種狀態。若一九四〇年,德國的飛機正在轟炸倫敦。在倫敦的溫布頓若有一戶德國人,在一條街的英國人中間,到了聖誕節,總不可以期待其英國鄰居會像去年一樣邀請他們過來一起聚餐,然後一起聽貝多芬或華格納。在那種狀態,他家的窗戶若沒有被襲石頭,應該感激鄰居都是聖人。

出於人人皆知的理由,美國爆發針對亞裔人的攻擊。民主黨政府說,責任在於上一任總統。

意思是川普不應該公開講話時時強調高弗十九病毒來源的國家。但是川普本來沒有提,當該國的外交部發言人說病毒由美國運動員帶過去,川普為保障美國人民尊嚴,才防禦性地將此病毒正式「冠名」。

換言之,若無對方「病毒由美國運動員最初傳入」之說,川普不會直白冠名。但若川普不冠名,則今日高弗十九,在強大的政治網軍傳播之下,加上美國在全球的仇家不少,俗稱「美國病毒」或「美軍病毒」者,會占據全球化網絡一半群組。

出現這樣的結果,拜登及美國的左翼網民或許不介意,但川普及其七千萬選民一定強烈反對。

於是不幸就出現了川普帶風向之稱。偏偏三億人口之中有許多沒受過多少教育的,分不清楚Thailand和Taiwan,或由電影「蘇絲黃的世界」認識真正的香港者,大量亞洲裔人士成了犧牲品。

這是很不幸的事情。然而這是戰爭。

像法國前總統奧朗德在法國爆發接二連三的恐怖襲擊之後,嚴正宣布:這是戰爭。以總統之尊說出這個名詞,應該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戰爭不可以靠獻花和點蠟燭、手牽手唱愛歌來贏得,戰爭是一種狀態。若一九四〇年,德國的飛機正在轟炸倫敦。在倫敦的溫布頓若有一戶德國人,在一條街的英國人中間,到了聖誕節,總不可以期待其英國鄰居會像去年一樣邀請他們過來一起聚餐,然後一起聽貝多芬或華格納。

在那種狀態,他家的窗戶若沒有被襲石頭,應該感激鄰居都是聖人。

認識的兩三位美國華人,皆是女性,都訴說最近在車站無端遭黑人白人辱罵,其中一個還被吐口水。附近有警察,面朝另外的方向,狀似看不見。當一個國家或城市發生暴動,例如緬甸,其他國家都會發出旅遊黑色警號。若認為美國種族歧視到了威脅生命財產的地步,只有一種辦法:一定是走為上計。例如,歡迎美國華人到來香港,回到大灣區。這將會是平視美國真正逆轉的契機。

因為這是戰爭。沒有道理可講。你有你的道德,我有我的公義,文化準則不同。正如雙方在阿拉斯加各說各的話,因為彼此認知不在同一個平面上。但在貌似沒道理講的亂世,邏輯常識就是最大的動力。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322/1571362.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