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老父申述:漂亮女兒被惡意打死 男犯因何獲輕判

—一個失獨家庭的申訴之路

清明時節,57歲的陳濤忙著給女兒準備祭品,悲痛再一次湧上心頭。

陳婷是家裡的獨生女,兩年前,陳婷被其同事崔某毆打,深度昏迷近5個月後,陳婷在天津市人民醫院因搶救無效死亡,生命永遠定格在了32歲。

因受到失去愛女的鄭重打擊,陳濤的老伴兒經常在半夜突然哭泣。在陳濤眼裡,老伴兒已經精神失常。

天津市紅橋區人民法院判決崔某為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賠償經濟損失64萬餘元。2020年12月2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面對這樣的判決結果,今年67歲的陳濤堅持上訴。多年前已患癌的他,如今癌症復發,可他卻再也聽不進醫生的囑託,不願住院,更不願手術,一心想著為逝去的女兒找回公道。

痛失獨女

女兒出事的那一天,陳濤一輩子也無法忘記。2019年3月19日早上,女兒離開家去上班時,他曾叮囑女兒車子限號,不要開出去了,女兒回答:‌‌「好嘞,知道了。‌‌」

讓陳濤沒有想到的是,這成為他與女兒之間最後的對話。‌‌「當天晚上10點多,女兒還沒有回來,我跟她發信息沒人回,打電話也沒人接。‌‌」面對女兒這一反常的行為,陳濤隱約覺得,女兒可能遇到事了。

3月20日凌晨1時許,還未入眠的陳濤夫婦,被門外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陳濤匆忙起床開了門,只見門外站著兩位身穿制服的警察,‌‌「有什麼事嗎?‌‌」陳濤小心翼翼地問道。警察只向其確認是否為陳婷的家人,並要求陳濤跟他們走一趟。

上了警車後,陳濤一直問警察到底出了什麼事,警察沒有正面回答。直到車停在天津市人民醫院門口,陳濤才得知女兒躺在醫院裡。

‌‌「您看看是不是您的女兒。‌‌」在醫院的急診大廳里,站著五六位警察,見到躺在病床上的女兒,‌‌「蓬頭散發,插著管子躺在病床上,不成樣子。‌‌」陳濤一時間不知所措,他哭喊著:‌‌「這是什麼情況。‌‌」在場的警察無人回應,只叮囑‌‌「扶著點兒老爺子‌‌」。

送醫當晚的急診病歷顯示:‌‌「3月19日晚23時40分,患者呼吸心跳停止十餘分鐘來院。無神志、雙肺無呼吸、雙頸動脈無脈搏、雙瞳孔放大……‌‌」

‌‌「當時醫生告訴我,人已經搶救不過來了,但是我堅持讓醫生搶救。‌‌」陳濤說,經過醫生們的搶救,陳婷僅靠呼吸機、升壓泵等維持生命體徵。

此後陳婷一直處於深度昏迷的狀態,146天後,陳婷於2019年8月11日凌晨1時18分,在天津市人民醫院因搶救無效死亡。

‌‌「當天晚上6點多,她還給我發微信,說她晚上在外面吃飯,稍微晚一點回家,怎麼就沒能回來啊?‌‌」陳濤的老伴一直哭訴。

在某媒體的微信公眾號中,曾發布過一條陳婷出鏡解說的視頻。

我每天都看看,這是她留下的唯一一段影像。‌‌「陳濤說,身高1.75米的陳婷,工作出色,為人友善,自幼乖巧聽話,他至今想不通女兒為何會遭人毒打。

為女維權

陳婷去世後,她的告別儀式於2019年9月29日上午舉行,因涉及刑事案件偵破,陳婷的葬禮延期了一個多月。

告別儀式前一周,陳濤在社交平台為女兒寫下一封數千字的訃告,這是陳濤第一次通過網絡發聲,陳婷生前的不少同學、同事在評論區留言。

網友‌‌」松山竹韻‌‌「說,雖然與陳婷不在同一個部門工作,但每次見到她都會多看兩眼,該網友評價陳婷是一位‌‌」美麗又清新脫俗的女孩‌‌「。

陳濤稱,女兒陳婷生前在天津某媒體工作多年,出事前4個月,女兒換了新工作,依然從事媒體行業。而毆打陳婷的人,是陳婷新單位的一位男同事崔某。

該案件於2020年8月18日開庭審理。‌‌」以前從來沒有聽女兒講起過崔浩這個人,後來在法庭上,我聽崔某說他喜歡我女兒。‌‌「庭審時,陳濤通過案發時的監控視頻,看到崔某毆打女兒的場景。‌‌」在車內,他揪著我女兒的頭髮,猛烈撞擊她的頭部,20多秒後,人都不動了,他還用力擊打後腦勺。‌‌「陳濤說。

‌‌」從事發當天至我女兒去世,她從未睜過眼睛,ICU病房裡的其他植物人都可以,她沒有。‌‌「說到此事時,陳濤忍不住哭了起來。陳濤稱,經過兩次傷情鑑定,陳婷最終被鑑定為重傷二級。

根據陳濤提供的兩份法院判決書,極目新聞記者看到,崔某因涉嫌犯故意傷害罪,於2019年3月20日被天津市警局紅橋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6日被天津市警局紅橋分局監視居住,同年6月19日被天津市紅橋區人民檢察院監視居住,當年9月23日被天津市紅橋分局執行逮捕。

2020年12月2日,此案經過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維持天津市紅橋區人民法院的一審原判。判決書顯示,崔某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賠償陳婷父母經濟損失64萬餘元。

陳濤稱,面對這樣的判決結果,他無法接受。為了給女兒找回公道,他多次向相關部門反映此事,從傷情鑑定、屍體檢驗鑑定、法院裁定等,他已記不清跑了多少躺。

‌‌」現在孩子媽媽的精神已經恍惚了,不願吃飯,時常胡言亂語,半夜睡著了還會突然哭喊。‌‌「在陳濤眼裡,老伴的精神已經失常。而陳濤在2004年時身患膀胱癌,前後做了七八次手術,如今癌症復發,他卻再也聽不進醫生的囑託,不願住院,更不願手術。

‌‌」我現在住院,女兒的事就要擱置,老伴兒也沒人照顧,我也沒有錢看病住院了。‌‌「陳濤說,他不僅僅失去女兒,現如今他的家庭也已陷入癱瘓狀態。

法院表態

陳濤稱,法院裁定崔某需要賠償的64萬餘元經濟損失,原本應該在2020年9月21日前付清,但至今沒有到位。2021年3月末,陳濤就賠償問題詢問過法院的工作人員,被告知‌‌」崔某無償還能力,其名下無房產和任何財產‌‌「。

陳濤追問法院工作人員後,他才得知2019年3月28日,崔某在監視居住期間,還與其妻子辦理了離婚手續,並將名下所有財產劃分給了前妻。

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資深刑事律師付成晨表示,根據判決書中的記載,案發時崔某毆打陳婷要害部位,且根據病例資料顯示,被害人當晚被送進醫院前已經無神志,無脈搏,瞳孔放大。可見,崔某在行為時將陳婷已經毆打至死亡邊緣,主觀惡性較大;其次,崔某歸案後僅告知民警被害人陳婷‌‌」系因喝酒不省人事‌‌「,拒不承認犯罪事實,在拿出確鑿證據後才承認自己的罪行,主觀惡性較大;最後,歸案被監視居住期間,惡意轉移財產,導致被害人的經濟損失無法獲得賠償,完全不具有悔罪態度。綜合以上幾點事實,付成晨本案被告人崔某主觀惡性較大、不具有悔罪態度,社會危害性也極大,對其量刑15年有期徒刑畸輕。

付成晨認為,本案屬於可能判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案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2018修正)第二十一條、《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規定,應當由中級人民法院受理第一審刑事案件。

北京闊達律師事務所律師孫闊認為,若陳濤所述屬實,崔某在監視居住期間與其妻子辦理了離婚手續,其中存在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崔某違反了監視居住的規定,另一種可能是公安機關沒有盡到對崔某的監視居住職責。崔某能夠辦理離婚的行為足以說明,他並沒有真正被監視居住。

關於崔某被量刑15年,孫闊認為若崔某如果確實存在坦白情節,可以從輕處罰,但是崔某沒有積極賠償受害人損失,辦理離婚手續後將財產轉移至前妻,存在惡意串通逃避執行的可能,從而也就有從重處罰的情節。

陳濤通過社交平台,表述了對此案件的諸多不解。

4月4日凌晨,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通過官方微博‌‌」律法之聲‌」表示,該院已注意到有關輿論對天津市紅橋區人民法院、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被告人崔某故意傷害一案的關注。該院將履行審判監督指導職責,對案件進行審查,確保案件依法公正處理。

4月4日晚7時許,陳濤公開發言稱,終於在苦等747天後,等來了這一回應。他稱當天有警局、法院和街道等10餘人一同前往他家了解情況,承諾於4月10日前落實賠償問題。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極目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78.html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