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張菁:文化大革命九十號及精神變物質

作者:
有個學生在火車站換糧票時,被車站糾察隊員抓住了,問他:「為什麼將領袖像章當商品換來換去?」學生巧辯道:「這是精神變物質,物質又變精神。還有,我換糧票帶回家,就救了正在挨餓的全家老小。」

歷史是人造就的,有什麼樣的人就能造成什麼樣的社會,也就能留下什麼樣的歷史。出生於70年代以後的人們根本無法想像「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場景,比如:大腦健全的人像精神病患者一樣地扭動身體跳「忠字舞」,堅定的無神論者們像宗教徒一樣念念有詞地「早請示、晚匯報」。十年文革,中國社會在政治運動和階級鬥爭中,經濟停滯,百業蕭條,商品短缺,老百姓的生活極度貧困,以下是《文革笑料集》中記錄的幾則當時的歷史片斷,以七分紀實、三分傳聞的方式再現了當時的一些場景。

文化大革命九十號

那時城市居民購買很多東西都需要憑購物票證,這種票證按家庭發放,有的是每人一份,有的是每戶一份。涉及的商品五花八門,如香菸、白酒、茶葉、肥皂豆腐、粉條、花椒、芡粉、白糖、紅糖、豆腐乳等。有的城市票證竟發到九十號,1976年在進行所謂「反擊右傾翻案風」的運動中,風行一首歌曲,叫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一天,某居民委員會集會,大家一起唱這首歌,可是其中一個老太婆卻唱出:「文化大革命九十號、九十號」。居委會主任問她:「喂,你唱的是什麼啊?」

老太婆說:「是嘛,我聽許多人在說:煙號票,酒號票,豆瓣兒豆粉也要票。肥皂一月買半塊,火柴兩盒慢慢燒。媽媽記,娃娃抄,號票不能搞混了。逢年過節票更多,號碼眾多記不了。豆腐乳,一張票,粉條豬油各一票,三錢黃花一張票,一兩木耳五張票。嬰兒另發白糖票,產婦專配紅糖票。文化革命票證多,九十號還是少算了。」

居委會主任聽了,覺得也有道理,真是沒法說又沒法惱。

用票號嘲諷官員

當時成都有一個官員,在批鄧(小平)方面頗為賣力,一次他在台上對鄧進行詆毀漫罵,以至達到聲嘶力竭的地步。這時,台下有人寫了一個小紙條遞上台來,紙條上僅一行字:「你是八十七號吃多了吧?」

此官員心知來者不善,但因不知道票證八十七號購買何物,當時也無法發作。待散會回家,問家中管採買做飯之人:「八十七號買啥?」答曰:「胡豆」。官員慚愧之餘,明白了紙條上內容所指,那是罵他胡豆吃多了,在那裡頻頻放屁哪。

後來,「四人幫」被抓後,上面號召「繼續批鄧」,該官員又登台作報告,為了表示貫徹上面精神堅決徹底,他拍胸大叫:「我就不怕!天不怕,地不怕!」這時又有紙條遞上台,上面只寫著幾個字:「你怕十九號。」官員回家後經過尋問,才知道票證十九號買火柴,心下又明白過來。怕火柴即怕火,那就是草包呀!四川人對於那種胸無點墨卻虛有其表的人,非常鄙視,把他們稱作草包。

農村窮過年的對聯

當時媒體報刊上,一個勁兒地宣傳「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而在農村,社員們過年也已接近無米下鍋的地步,縣上卻又傳達下來新精神,「要過一個革命化的勤儉節約的春節!」

有個社員針對這種情況,寫了兩副對聯,分別貼在大門和灶房門上。

大門對聯是:只准田裡長草愈密愈革命,力爭櫃中無米越窮越光榮

灶房門聯是:勒緊肚皮提倡清湯寡水,咬住牙巴打倒臘肉年糕

精神變物質

文革時軍事院校裡面的所有「革命」師生,每人都發一枚印有「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字樣的「領袖像章」。這種像章有一定的代表性,頗受社會上人們的歡迎。當時軍事院校的學生們也四處串聯,有的就將這種像章用來換糧票,每枚像章可以換二十至四十斤糧票不等。

有個學生在火車站換糧票時,被車站糾察隊員抓住了,問他:「為什麼將領袖像章當商品換來換去?」學生巧辯道:「這是精神變物質,物質又變精神。還有,我換糧票帶回家,就救了正在挨餓的全家老小。」

作者是和尚

1976年「反擊右傾翻案風」時,某機關理論組貼出一張大字報,攻擊省委領導人抓養豬工作是「以生產壓革命」,當時被扣上「以生產壓革命」這頂帽子的,往往都是那些為保證正常生產,解決老百姓正常生活問題的正常工作。大字報還說「生豬多了,豬肉多了,但方向偏了,要變修正主義。」當時豬肉供應是限量的,每月只有一斤計劃肉,老百姓們正在為此而心焦。看到這張大字報,更加氣憤。有人靈機一動,用紅筆在大報題目下批上一句:「作者是和尚!」

整天口中喊著革命口號,肚子卻餓的癟癟的,精神真的能變物質嗎?這段看起來令人難以置信的歷史就這樣發生在中共國的國土之上。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26/1585454.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