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30歲女孩開了7次刀!最後一次打開腹腔時,醫生們都驚呆了…

從醫二十餘年,我從沒見過如此勇敢而堅強的女孩。

30歲剛出頭,如花兒一般的年紀,已經經歷了大多數人可能一輩子都難以遇到的磨難,做了6次手術:2次剖腹產,1次闌尾手術,1次腸癌手術,1次造口還納手術,1次腫瘤復發手術!

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個愛笑的女孩,每次看到我的時候,臉上都是笑眯眯的,但是我沒想到她微笑的背後居然藏著這麼多的坎坷,而且面對命運的嘲弄,她還那麼積極樂觀!

當決定給她做手術的時候,說實話,我的內心是拒絕的,因為再做手術的話,就是第7次手術,我不忍心在她疤痕交錯的肚子上再添上一條新的刀痕。但是,看到她因腸梗阻痛苦難受的樣子,我又覺得內心無比難受,醫生的責任感讓我覺得幫助她義不容辭。

她插著胃管,安靜地躺在手術台上,眼睛盯著天花板,神情痛苦中透著些許緊張。

我走過去,跟她打招呼。

看到我出現,她明顯鬆了一口氣,臉上努力想擠出一絲微笑,但興許是肚子太難受,插在鼻孔里的胃管也影響她面部表情的活動,最後,只是臉頰肌肉抽動了一下。

我幫她調整了一下胃管,握住她的手問,怕嗎?

她說,看到我在就不怕了!

我撩起她身上的鋪蓋,再次確認切口。

她光潔的皮膚上,腹部的刀疤縱橫交錯,像溝壑一樣,是那麼地刺眼和不協調。

我覺得心頭一陣刺痛。

以前也見過做手術四五次、五六次的病人,但這樣年輕的女孩還是第一次碰到,無法想像!每一次躺上手術台,她是什麼樣的心情,每一次手術後,她又經歷了怎樣的煎熬?

我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放心,我們一定盡最大努力幫你解決問題!

這話是說給她聽,試圖安慰她;同時,也是說給自己聽,向自己表決心:一定要儘自己最大的能力讓她平安渡過這一關,重新延續生命的精彩!

然而,說時容易做時難。

畢竟,她是個晚期腸癌患者,而且腹部有多次的手術史,腹腔內情況的複雜程度可想而知。此次發病雖然只有幾天,但是對晚期病人來說,任何複雜的情況都可能發生。

應該說,手術之前我們對手術的難度還是有充分心理準備的,也準備了多套方案。但是,當打開腹腔的時候,還是讓我們大吃了一驚。

腹腔里除了腸梗阻,還有近千毫升黃色的膿液。而且,更糟糕的是,因為水腫和粘連,腸管就被膠水粘住了一樣,相互緊密地貼附在一起,糾結成團,粘連成片,根本看不到間隙。

如果只是腸梗阻,遇到這種緻密粘連難以分離的情況,大可以在擴張腸管的末段進行造瘺,就有望解決問題。但是,這個病人是膿性腹膜炎,雖然術前CT檢查沒有提示腹腔有游離氣體,術中也沒有看到腸內容物外溢,但是在全面探查腹腔排除腸道穿孔之前,不能貿然地就把腹膜炎歸結為繼發於慢性腸梗阻腸道細菌移位之後的腹腔感染。

但是,最困難的情況恰恰就是探查腹腔!

不把粘連游離開就無法完成腹腔探查,不把腸管捋清楚就無法確定有無腸穿孔。

要分離粘連,該如何分?要捋腸管,該如何捋?腸管之間粘連如此緻密,腸壁水腫如此厲害,腹腔炎症如此嚴重,萬一腸管分破不是雪上加霜?患者曾經做過放療,腸管受過照射,如果腸管破裂,即使勉強修補,後期癒合也是個問題,萬一再出現腸瘺問題不是變得更複雜?

那一刻,我真有種無能為力、手術下不了台的感覺。

以前,也做過一個反覆多次手術後腹腔廣泛粘連又出現腸穿孔繼發糞性腹膜炎的病人,那一次的手術我以為是平生遇到最困難的腸粘連分離手術了,但是,這一次,難度和風險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想起術前家屬殷切的期望,想起之前女孩信任的目光,想起萬一手術出現意外無法收拾的嚴重局面,後背一陣發涼。

我試圖鎮定下來,但是肩上沉重的壓力卻讓我難以平復心情。

女孩年紀輕輕就經歷了這麼多磨難,命運對她很不公平,如果我這次不能很好地幫她解決問題,她的生命可能因此就會劃上句號。

雖然,她在做第一次腫瘤手術時就發現有腹腔轉移,已經是癌症晚期,經過這麼多年,她的生存時間已經大大超過了預期,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她的生命就可以因此劃上句號,至少這一次不行。

今天,我一定要幫她安全渡過這次劫難,就像她能順當挺過前幾次手術一樣。就是天塌下來,我也要替她撐著。未來會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定要讓她能看到明天的太陽。

其實,外科醫生做手術最怕的不是手術大或者複雜,而是術野無法良好暴露,組織層次難以辨認。手術大或者複雜,大不了慢慢做,手術時間長一些而已,但是術野無法顯露,組織間隙無法辨認,就會像老虎吃天一樣無從下手!但是,要試圖解決問題,就必須要下手;只是,下不了手麻煩,下錯了手更麻煩!

我想起了朋友們跟我諮詢病情,完了後跟我道歉,說又給我添麻煩了,我經常都是習慣性地回答,沒關係,我的專業就是解決各種麻煩。

對呀,如果不麻煩,病人為什麼來找我?如果我都覺得麻煩,那要是別人遇到,不是覺得更棘手?如果我都幫不了她,她又怎麼辦?

她是病人,我是醫生,應該說,所有的手術風險她才是最主要的承受者!她安安靜靜地躺在那等著我做手術,她都沒有害怕,為什麼我要害怕?我遇到的這些困難,和她之前的磨難相比,又算得了什麼?她都能勇敢地面對,為什麼我要退縮?

我下定決心,今天就是阻力再大、困難再多、風險再高,也要啃下這個硬骨頭!

困難,有時就像一條惡狗,你要是膽怯,它就會窮凶極惡地步步緊逼;相反,你要是不害怕,它就會虛張聲勢地節節敗退!

當打定主意一拼到底後,我的心情也平靜下來。既然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那不妨就慢慢地、細緻地分離。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粘連的腸管在我們不懈的努力下也一段一段地舒展開來。數個小時過去,腹腔粘連終於全部分離清楚!值得慶幸的是,雖然手術極其艱難,但並沒有造成任何副損傷;腹腔全部檢查後,也沒有發現任何腸穿孔。

接下來的工作就顯得相對簡單。

因為病人的盆腔有腫瘤,遠端腸管有梗阻,不能做吻合,腸管炎症水腫嚴重,也不適合做吻合,我們就在腸腔減壓、腹腔沖洗引流後,選取了一處合適的腸管進行腸造瘺。

手術結束的時候,我向大家致謝,感謝大家的努力和配合!今天的手術很艱難,但是達到了預期的結果!今天勞動的價值很廉價,但是意義很最重大!

我們挽救了一個女孩的生命,但是女孩也教會了我們勇敢,勇敢面對生活,勇敢面對困難!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醫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26/1585509.html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