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的科技員工被監控軟體逼到極限

中國科技公司實施對員工的大量監控,引發關注。

《日經亞洲評論》報導,安迪‧王(Andy Wang)曾是上海一家遊戲公司的IT工程師,他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一個名為「第三隻眼」的監控軟體上。該系統被安裝在他公司每個同事的筆記型電腦上,實時跟蹤他們的屏幕,記錄他們的聊天記錄、他們的瀏覽活動和他們做的每一個文件編輯。

《日經》稱,這家初創公司的數百名員工在市中心一棟高層建築的樓層上工作,時時刻刻且不舒服地意識到他們在電腦上的一舉一動都處於「第三隻眼」的監控下。

該軟體還將自動標記「可疑行為」,比如,員工訪問求職網站或視頻流平台。軟體每周都會生成「效率」報告,總結員工在網站和應用程式上所花費的時間。

「老闆們會定期檢查這些報告。」安迪‧王(Andy Wang)說,報告的結果可能會影響工人的晉升和加薪的前景。他補充說,當公司想要解僱某些人時,這些報告也可以作為證據。

甚至連王先生自己也不能倖免。他說,包括他的辦公室在內的整個樓層都安裝了高清監控攝影頭,一名接待員每天都會查看錄影,以監測每個員工在午休時花了多長時間。

兩年後,王最終辭職。

「這麼做沒有意義」,他告訴《日經亞洲評論》,「我們不可能在辦公室里不停地工作。我們也需要休息一下。」

監控工具被用來從工人身上詐取更多價值

《日經》稱,在中國,隨著公司將提高生產力的工具帶入日常辦公生活,這些工具正被用於從員工身上榨取更多的價值。

這種情況在中國的科技行業尤為明顯,快速的技術發展,加上不完善的勞動法規,為濫用勞動力創造了可能。大型科技公司本身,在為新的商業機會而進行的激烈競爭中,正在自己的業務中率先採用這些技術和工具,從招聘和目標設定到考核和裁員。那些技術通過收集和分析大量的個人數據來量化工人的行為。

一些學者警告說,一些做法可能是不道德的,侵犯了員工的隱私,使他們承擔更大的工作量和精神壓力。

回顧自己在中國網際網路公司工作的五年時,王工程師說:「我覺得我越來越忙,留給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

中國科技公司的嚴酷條件與「血汗工廠」類似

與中國「血汗工廠」文化類似的嚴酷條件已經被中國的科技公司所承認,那裡的工人經常為了達到大數據分析所設定的目標而不惜忍受長時間的工作。在某些情況下,這種強烈的壓力環境為辦公人員創造了一個致命的環境。

拼多多在短短五年內從零增長到7.88億年度活躍用戶,超過了京東,成為該國第二大電子商務公司,市場估值達1750億美元,僅次於阿里巴巴。

但是很明顯,驚人的增長是有代價的。去年12月,一名22歲的女員工在凌晨1:30左右下班回家的路上猝死。由於在與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有關的封鎖期間訂單激增,該公司的服務已迅速發展到涵蓋300個中國城市。

兩周後,拼多多證實其中一名工程師跳樓身亡。據拼多多的一名前員工稱,這名年輕的工人是一名應屆大學畢業生,在他選擇輕生之前最後一次查看了公司的消息應用程式。

同月,另一名張貼同事被擔架抬出辦公室照片的員工被公司解僱。

拼多多在公開評論死亡事件或其工作文化方面一直很謹慎。公司表示,對員工的死亡深感悲痛。

這一系列事件引發了一輪對「996」文化的在線辯論,在這種文化中,員工每周六天從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9點。

據深信服網站稱,中國最大的在線監控平台提供商「深信服科技」擁有超過50,000家企業客戶,其中包括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TikTok的所有者字節跳動、微博的母公司新浪、智慧型手機製造商小米和電信設備製造商中興通訊。

據《日經》看到的銷售材料顯示,「深信服科技」公司銷售的服務可以在員工的手機連接到公司Wi-Fi後,訪問他們的手機瀏覽歷史記錄和應用程式使用記錄。該服務不需要用戶事先批准。

除此之外,該系統還根據工人在被認為與工作無關的應用和網站上花費的時間,進行「低效工人」排名。它還通過分析員工在求職網站上的瀏覽活動和發送類似簡歷的文件來識別那些辭職概率高的員工。

報導稱,在中國和其它地方,算法開始代表人類做出決定:誰被雇用、誰被解僱、誰被提升。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610/1604253.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