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格雷厄姆:實驗室病毒泄漏論被壓制 令川普連任受阻

美國資深聯邦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6月10日(周四)在福克斯發表評論文章說,因為美國政界、科學界裡一直有人不想讓民眾知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來源的真相,竭力壓制「實驗室病毒泄漏論」,而這阻礙了前總統川普(川普)在2020年的競選連任。

2020年10月13日,共和黨資深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發言。

美國資深聯邦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6月10日(周四)在福克斯發表評論文章說,因為美國政界、科學界裡一直有人不想讓民眾知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來源的真相,竭力壓制「實驗室病毒泄漏論」,而這阻礙了前總統川普川普)在2020年的競選連任。

格雷厄姆談到,在超過15個月的時間裡,中共病毒已經改變了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但人們只知道中共病毒是致命的,而關於它的來源卻一無所知。他擔心,很多美國的科學家們已經被「政治化」了,「他們在為一個預設的答案找證據,而不是在探索科學。」

他問道:「在新冠病毒進入我們的世界時,有許多美國科學家立即提出了對武漢實驗室泄漏的擔憂,但是,為什麼政府官員沒有積極地對他們的擔憂進行進一步調查呢?」

「當我們了解得越多,這些問題就越令人不安」,格雷厄姆說,「在許多方面,涉及中共病毒的起源和解釋的情況,讓人覺得很像已被否定的『斯蒂爾卷宗』(通俄門檔案)一樣,該卷宗是穆勒調查川普總統的法律依據。」

他表示,在斯蒂爾卷宗中,前聯邦調查局特工佩奇(Lisa Page)和斯特佐克(Peter Strzok)有意選擇追求一個結果,而不是遵循事實。「如果他們進行了合法的調查,佩奇和斯特佐克會很快意識到該卷宗是一個虛假的信息。但他們把(自己想要的)結果放在第一位,因此把國家引向了一場瘋狂的角逐。最終,除了削弱人們對聯邦調查局的信任外,他們什麼也沒做到。」

他進一步表示,而當涉及到中共病毒的起源時,美國一些科學家是否也在遵循佩奇和斯特佐克的模式,也在追求一個結果,即「中國實驗室沒有泄漏病毒」之說呢?

格雷厄姆舉了一個可疑的出版內容。他說,2020年2月19日,就在中共病毒大流行開始的時候,有27位知名科學家聯署在國際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了一封信。他們在信中反對關於中共病毒起源的「實驗室泄漏論」。這些科學家將「實驗室泄漏論」稱為「陰謀論」,還說,他們強烈譴責這種理論,因為其「除了製造恐懼、謠言和偏見外,什麼也做不了......」

對此,格雷厄姆指出,而協調這封信的領導人之一,竟是與武漢病毒研究所首席研究員石正麗有密切合作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達扎克(Peter Daszak)。

他談到,隨後,達扎克就獲得了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資助,得以繼續在武漢實驗室進行冠狀病毒研究,並資助了操縱蝙蝠基因體序列的研究成果。更「巧」的是,達斯扎克是中共允許的、唯一可參加世界衛生組織(WHO)對中共病毒起源進行極其有限調查的美國代表。

格雷厄姆舉的另一個例子是,2020年3月17日,在《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雜誌上,有5位病毒學家發表了另一封信也說,「我們不認為任何類型的基於實驗室(泄漏)的看法是可信的。」

在格雷厄姆看來,目前中共對病毒的「大規模掩蓋」仍在發生,而這些知名科學家反對實驗室泄漏論,加上國務院官員關閉更多的調查,最終成了2020年選舉中最具影響的兩個事件。他認為,科學家們對實驗室泄漏理論的早期和近乎完全的否定,對川普總統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中的失利起到了突出作用。

格雷厄姆還分析說,他們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避免擔責任,「因為他們資助了武漢實驗室的研究,如是泄漏,他們必須擔更大責任的。」「此外,他們也不想證明川普總統關於中共病毒的來源是武漢實驗室泄漏的說法是真的,因為如果人們相信這一指控,2020年選舉的整個基調、語氣和焦點將在一瞬間發生變化。」

他說:「如果人們認為,中共病毒的出現是由於武漢實驗室的泄漏,那麼在2020年的選舉中,選民們最關心的問題將是誰會站出來反對中(共)國。哪位候選人會讓中(共)國對向世界釋放這個病毒負責?」「美國人如果想對中共政權採取更強硬的路線,就會尋找一位總司令來領導這一行動。」在他看來,川普總統要比拜登更勝任的多。

格雷厄姆表示,相反,由於科學家製造的這種否定實驗室泄漏論的說法,既讓川普總統與外界脫節,被指控為散布「右翼陰謀論」,而且可以讓對川普恨之入骨的媒體非常樂意地幫助傳播這種說法。

他說:「但現在,隨著更多事實的曝光,我們了解到,科學似乎確實受到了損害。美國可能有一個『沼澤』科學部門把預設結果——實驗室沒有泄漏理論,置於科學之上了。」

而許多媒體的記者日前也承認,他們當時反對實驗室泄漏論,是因為反對共和黨、反對川普造成的。

格拉厄姆在文章最後表示,「所有最初贊成實驗室泄漏論的科學家都認為需要重新調查中共病毒的起源。我同意。因為有60多萬美國人和全球370多萬人已經因中共病毒而死亡,人們應該得到答案。」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仲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611/1604421.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