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孫大午法庭上一席話令人震驚!

與被指貪腐的許多中共高官一上法庭就承認有罪,還對「黨的關懷」感激涕零迥然不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等九項罪起訴的知名農民企業家孫大午等多名被告堅稱自己無罪。

與被指貪腐的許多中共高官一上法庭就承認有罪,還對「黨的關懷」感激涕零迥然不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等九項罪起訴的知名農民企業家孫大午等多名被告堅稱自己無罪。

中國著名農民企業家孫大午(資料圖片)

但是這位許多人眼中的硬漢子在法庭上說的一席話令人震驚,他說自己在獄中「苦不堪言,生不如死。」至少,這句話透露出當局實施酷刑何其殘酷!

多個非政府組織組成的『中國人權捍衛者網絡』(CHRD)發推指出,大午案中有七名被告人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在此期間他們遭受了殘酷的非人道待遇。在庭審中他們提供了相關線索,向法庭提出排除非法證據申請,但被法庭駁回。孫大午說:「指居期間,我苦不堪言,生不如死!」孫大午還說:「我曾要求到看守所去,為此絕食三天。」

學者盛洪在『關於大午事件的法律正當程序』「盛按」指出,「中共當局稱中國是『法治國家』,當然它自己清楚知道這只是在文字上的。大午案開庭第一天的控辯記錄,明確地揭露了實際上的非法拘禁和酷刑。這是中共普遍存在的審前折磨」,包括超期羈押,沒正當理由拒絕取保候審,非法監視居住,限制基本自由,干擾睡眠,以及精神威脅。這樣做的目的,是報復,炫耀濫權能力,以及逼迫口供。

作者認為,「只要當事人說『不是自願的』,就可以立刻派出該口供,根本不需要再證明有酷刑的存在。因為『自願』只能從當事人自己口中說出,當他說出『不是自願的』,就必定是被迫的,而孫大午說『生不如死』,不知比『不是自願的』強烈多少倍,卻不被接受。「

7月15日,孫大午一案中河北省高碑店市法院第一審判庭開庭。指控的主要罪名是涉嫌尋釁滋事罪、妨害公務罪、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等九項罪名。

大午案法律團隊透露出兩點信息,在5月17-22日舉行的庭審前會議上,由於召開倉促,沒有足夠時間看卷,在侵犯閱卷權、辯護權的情況下,控辯審三方曾爆發激烈爭論,會議現場律師抗議聲一片、被告人哭聲一片,幾乎沒有達成任何共識。孫大午就是在庭前會議上說出「苦不堪言,生不如死」的。

第一日庭審結束髮表介紹聲明指出,此案名為公開審理,卻限制旁聽人數,大午集團約有九千員工,僅有30名家屬及工作人員取得旁聽證,而且法院還以防疫、場地限制為由,安置在其他法庭通過視頻旁聽庭審。大部分家屬反映視頻旁聽畫面不清晰、聲音時斷時續。開庭時,法院前一百米範圍到處安裝閉路電視,法院門口,身穿黑衣的便衣公安要求在場關注案件的民眾離開。

孫大午在中國有「良心企業家」的稱號,1985年以飼養1000隻雞和50頭豬七家,創建大午農牧集團,名列中國500大私企。孫大午辦學校、辦醫院,規定村民看病以及學生每天餐飲收費只收人民幣10元,民眾好評。

孫大午也因敢言,喜好評議時事得罪了當局,2003年,大午集團因為在集團網站發表包括他撰寫的「悼念李慎之」以及「兩位民間商人關於中國時局及歷史的對話」、「小康社會的建設及難點」等文章,被控嚴重損害國家機關形象,當局下令整頓網站,停業6個月。加之向三千農戶借款,當年5月被拘捕後判三年緩刑四年。

孫大午2020年10月13日在微博發文稱:「有人說,什麼叫社會黑?晴天白日,你看不到事情的真相;熙熙攘攘,你聽不到不同的聲音;有權有勢的橫行霸道,有理有據的寸步難行;白天活見鬼,夜裡死見人」。

去年11月11日,警方一舉逮捕了他及妻子、兩個兒子兒媳,公司高層等28人。直到4月22日,被囚的孫大午及親屬以及公司高官才收到逮捕通知書。

2003年孫大午案最後以緩刑了之,有人分析,當年維權運動風生水起,孫案得了相對較好結果,如今黨慶百年,企業家的厄運來了,任志強被判了十八年,馬雲隱隱約約,滴滴八大部進駐……

環境不好,孫大午案開庭已進入第二天,有人觀察,中國國內媒體集體沉默,只有幾個私號小心翼翼竊竊私語幾句。劉曉原律師感嘆:對於一個在全國很有影響的案件,媒體「似乎都患上了失語症」。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717/1620227.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