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震耳發聵!「我們將在天安門城樓上,普天同慶沒有中共沒有共產邪靈的新世紀的誕生!」

—追查國際對中共迫害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責任人待追查公告

作者:
追查國際特此發布追查公告,繼續追查迫害高智晟先生的相關責任人。追查國際誓將追查到底,直至把所有罪犯繩之以法! 追查國際一如既往,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犯罪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這就是我們對神的承諾,我們永不放棄。 最後,我願這樣的反迫害集會是最後一次在這裡舉行,我也是最後一次在這樣的集會上發言,下次,我們將在中國大陸的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天安門城樓上,普天同慶沒有中共、沒有共產邪靈的新世紀的誕生!

追查國際對中共迫害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責任人待追查公告

2021年8月11日

案由簡介: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先生,1964年4月20日生,現年57歲,陝西省榆林市佳縣人。高智晟自1996年成為職業律師後,即長期幫助弱勢群體維權,控告地方政府的違法行為,受到人們的尊敬,被譽為「中國良心」。2001年,高智晟獲得由中國司法部授予的「全國十佳律師」稱號。

自2004年12月起,高律師不顧中共當局以政治手段為法輪功設置的內部規定和高壓線,毅然突破禁區,為法輪功學員發聲。先後四次上書中共最高當局,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高律師與家人因此受到中共當局的騷擾與非法抓捕、判刑、關押,並遭受酷刑折磨和人格侮辱。高智晟2006年8月被吊銷律師執照、並被秘密綁架4個月,期間遭受酷刑,同年12月,他被 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罪判刑3年、緩刑5年。

高智晟先生遭受迫害的事實告訴人們:在中共統治下,正義之舉,就是顛覆中共國家政權的行為。因為,中共就是邪惡!

高智晟律師為大陸法輪功學員、上訪民眾等弱勢群體代理案件,正是出於律師和公民的正義、維護民眾的正當權益,制止中共對民眾的肆意迫害,維護人類的正義良知。這就構成了對邪惡中共危害人民政權的顛覆。

追查國際特此發布追查公告,繼續追查迫害高智晟先生的相關責任人,將追查到底,直至所有罪犯繩之以法!

2017年8月13日,高智晟再次被中共當局秘密綁架後,至今仍下落不明。

一、高智晟律師和家人被迫害的情況概述

1.2004年底至2005年底,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師協會和北京市警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對高律師及家人的迫害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抓捕和判刑的同時,為掩蓋迫害政策的非法性,禁止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2004年12月,高智晟律師為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黃偉進行辯護。2004年12月31日,高律師給時任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寫公開信,呼籲中共當局改變司法現狀,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

2005年10月18日、11月22日、12月12日,高律師三次向胡錦濤溫家寶發公開信,要求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在發出給胡錦濤、溫家寶的第一封公開信後的第二天,高智晟律師家收到恐赫電話,第三天起,高智晟及家人被便衣24小時監視跟蹤。

2005年11月4日,高智晟律師事務所被非法停業1年。

2.2006年至2011年,北京市警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等對高律師及家人的迫害

2006年8月15日,在全家被中共便衣警察跟蹤騷擾300多天後,高智晟在山東省東營市的姐姐家,被非法闖進的便衣綁架。同時,家人被監視、跟蹤、毆打。

2006年9月21日,高律師被拘捕。2006年12月12日,在沒有通知其家人、未通知其辯護律師的情況下,北京第一中級法院非法開庭。2006年12月22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非法作出一審判決: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高智晟律師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緩刑期間,高智晟律師屢次被軟禁、監控,並綁架。

2007年9月21日,高律師被戴上黑頭套,劫持到一處黑監獄。在黑監獄中,受到多種酷刑折磨和性虐待。2009年2月初,高智晟撰文《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詳細描述他在黑監獄所受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在海外發表後震驚國際社會。

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高智晟全家被逐出北京,致使高智晟女兒被迫失學。

2009年1月,高智晟的妻子帶著孩子們擺脫便衣監視,輾轉逃離中國,抵達美國。2009年2月,高智晟在陝北老家又被警方帶走,此後中共當局拒絕透露高智晟的去向。直到2010年3月28日,失蹤1年多的高智晟突然出現,期間接受了幾家西方媒體的採訪。高智晟在接受美聯社專訪時,不顧當局的封口令,透露自己在失蹤14個月期間遭公安人員反覆施以酷刑。2010年4月20日,高智晟再次被失蹤。

直至2011年12月16日,中共新華社報導撤銷高智晟的緩刑,高智晟被送到新疆沙雅監獄服刑3年。

3.201112月至20148月,高智晟律師在新疆沙雅監獄時受到的迫害

2014年8月,高智晟出獄後曝出,他在新疆的沙雅監獄被關押期間,被囚禁在一個沒有窗戶、不通風的8平方米的禁閉室中長達3年之久。期間他遭受暴力毆打和電擊生殖器等各種酷刑折磨,還被高音喇叭進行精神折磨長達96周。因長期受虐待和不能就醫,高智晟患有嚴重營養不良,身體健康也嚴重受損,其記憶和語言功能嚴重衰退,牙齒受損尤為嚴重。

4.出獄後高智晟律師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高智晟出獄後,並未獲得真正自由,仍被軟禁在家中,並被嚴密監控。他被剝奪了與外界自由接觸的權利,只能呆在家中,甚至連外出就醫也被嚴格限制。

2016年中國新年期間,高智晟和家人離開家中,到榆林城中親戚家過年,但榆林地方公安便衣多人對他們進行數十小時的不間斷騷擾,期間,高智晟一天之內還數次遭到暴力推搡和辱罵。最終,高智晟及家人無法在榆林城裡居住,被迫返回村中窯洞。

高智晟在被嚴密監控的情況下,於2016年秘密撰寫並完成了《中國的人權報告》和《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兩本著作,特別是其秘密撰寫的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在台灣正式出版發行,令中共當局十分恐懼、惱怒,對其監控愈加嚴密。他在書中揭露了中共當局對其長期的綁架、囚禁和酷刑迫害,他還在書中預言中共必將滅亡,並對未來中國的民主憲政建設作出了設想和展望。

5.高智晟律師再次被抓,下落不明,家人受牽連

2017年8月13日,高智晟再次被中共當局秘密綁架,此後下落不明。雖然海內外正義之士和其家人不斷呼籲、發聲,要求中共當局提供高智晟律師的行蹤,並立即釋放高智晟律師,然而中共當局置若罔聞,拒不回應,致使高智晟律師至今生死未卜。

高智晟在山東的姐姐一家也受到牽連,其家長期被當地警方監控,中共當局還以其子女的工作為要挾,逼迫高智晟在國內的親人斷絕與高智晟流亡海外的妻女的聯繫。

高智晟的姐姐因擔心弟弟的安全,每天倍受煎熬,擔驚受怕,夜不能眠,以致憂鬱成疾,絕望中於2020年5月投河自盡。

二、迫害高智晟律師的責任人

1.中共中央

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

原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2012-2017)、周永康(2007-2012)、羅干(1998-2007);

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原局長陳智敏局長;

2.北京市

原北京市政法委

書記:強衛(2004.4-2007.3)、王安順(2007.3-2012.7),

原北京市政法委副書記吉林(2012.7-2013.7);

原北京市司法局

局長:於泓源(2010.2-2016.11)

原北京市司法局律師管理處副處長:柴磊(直接出面處理高智晟律師事務所的當事人);

原北京市警局

局長:馬振川(2001.09-2010.02),

原國內安全保衛總隊

隊長:張憲林(後任內部單位保衛局政治委員至2011.02)、湯國威(-2006.06)、張明(2006.6-2011.04)、王益春(2011.04-不詳)(涵蓋高智晟律師被國保警察騷擾、威脅、迫害、拷打到最後被取消緩刑執行三年刑期期間的三任總隊長),北京市警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九處處長孫荻(長期負責監視、騷擾、毆打高智晟律師及其家人);

北京市檢察院

原檢察長項明

北京市檢察院一分院公訴一處副處長:張榮革(高智晟案公訴人);

原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

院長:池強(2003.09-2007.05)、王明達(2007.05-2013.07),

主審法官:賈連春

法官:王賀柏軍(撤銷緩刑時任審判長)

原北京市「610」辦公室

主任:劉偉(2001.01-2007年前後)、周繼(2007年前後-2008.03)、閆滿成(2009.3-2012.5)、楊曉(2012.05-至今),原副主任肖培(-2009.03)、蕭有(-2009.03)、王黎明(-2009.09)、杜黎(-2012.09)、李曙光(2009.06-2011.11任北京市610辦公室副巡視員,2011年11月後任北京市「610」辦公室副主任)、林兆(2009.06-2011.06)、滿恆元(2009年6月前任北京市「610」辦公室副巡視員,2009.06-2010.12任北京市「610」辦公室副主任);

北京市豐臺區豐臺派出所

副所長:張雪(2006年-2011年前後直接參與迫害高智晟);

3.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司法廳

副廳長:謝暉(2004.04-2013.06)

自治區監獄管理局

局長(2010.09-2013.06)、自治區公安廳副廳長(2013.06-2016.01);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

米東區卡子灣派出所所長:王開兵

烏魯木齊市警局國保警察:任小林

新疆沙雅監獄:

典獄長杜軍(2012年前後),監區長艾瓦尼爾,副監區長陳帆,教育科長康健輝,警察馬兵

4.陝西省榆林市

陝西省榆林市政法委書記劉春橋(2013.06-2016.03);

榆林市警局長張明(2012.09-2016.03)

追查國際的原則:誰犯罪誰承擔、集體組織犯罪個人承擔、教唆迫害與直接迫害同罪。根據這一原則,所有在組織、單位、系統名義下所犯的罪行最終將落實到個人承擔。上述有關責任人將被徹底追查,並被繩之以法。

中共正在解體,全面清算中共的大潮即將到來!中共迫害法輪功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超過了人類有史以來的一切罪行。而且,追查懲辦沒有追溯時效和國界的限制,屬於全人類的共同管治範圍。無論是中共高層決策者,還是底層的具體執行者,任何託詞都不能作為豁免的理由,所有參與者都將面對道義和法律的審判,都必須承擔個人責任。與中共絕裂、揭露黑幕、爭取立功贖罪,是唯一的出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有報是天理!

追查國際一如既往,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犯罪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這就是我們對神的承諾,我們永不放棄。

最後,我願這樣的反迫害集會是最後一次在這裡舉行,我也是最後一次在這樣的集會上發言,下次,我們將在中國大陸的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天安門城樓上,普天同慶,沒有中共、沒有共產邪靈的新世紀的誕生!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電話:347-448-5790;傳真:347-402-1444;

郵址:P.O. Box84,New York, NY,10116 USA

舉報信箱: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3387
網址:http://www.upholdjustice.org/http://www.zhuichaguoji.org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814/1632570.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