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純鉤:馬雲在劫難逃,私企不見天日 傳周江勇被情婦出賣

作者:
周江勇之落馬,據說是被他的情婦出賣。情婦的老公被查,情婦去求周江勇,周江勇不肯落手打救,情婦索性把他供出來。情婦的老公是寧波海曙區委書記,區委書記要把自己的老婆「奉獻」給市長,以換取市長的提攜,區委書記也有辦法去找自己下屬的老婆做情人,而下屬又有辦法再找更下屬的老婆做情人。整個中共官場,就是這麼一種烏煙瘴氣的關係。

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突然落馬,表面看是官場貪腐案,其實後面「水很深」,這個案子可能成為中國大陸官商兩界大地震的「黑天鵝」。

案情不複雜,就是周江勇與馬雲的政商關係。周江勇可能是有史以來與馬雲關係最密切的杭州地方官,他授予馬雲「功勳杭州人」的美稱,阿里巴巴與杭州市政府竟然簽定「全面深化戰略合作協議」,馬雲稱阿里巴巴與杭州市政府建立了「一種全新的政企關係,一種親情關係」。

螞蟻集團在紐約上市之前,周江勇的家人向銀行貸款五億元,預先購買螞蟻的股票,當螞蟻上市失敗後,螞蟻集團退回周家五億二千萬。股票上市失敗,申請股票者撿不到便宜,只能自認倒霉,豈有倒貼二千萬退款之理?螞蟻集團不可能對申請股票者作出同樣比例的賠償,這二千萬顯然是政治獻金,是對周家的補償。

螞蟻集團對周江勇家族照顧如此周到,顯示周江勇與馬雲關係非同一般,現在周江勇落馬,馬雲如何置身事外?萬一周江勇供出猛料,馬雲會不會有牢獄之災,那才是問題。馬雲因為出言不遜,被習近平視為眼中釘,現在前事未了,再生後事,馬雲看來在劫難逃。

周江勇之落馬,據說是被他的情婦出賣。情婦的老公被查,情婦去求周江勇,周江勇不肯落手打救,情婦索性把他供出來。情婦的老公是寧波海曙區委書記,區委書記要把自己的老婆「奉獻」給市長,以換取市長的提攜,區委書記也有辦法去找自己下屬的老婆做情人,而下屬又有辦法再找更下屬的老婆做情人。整個中共官場,就是這麼一種烏煙瘴氣的關係。

周江勇的案子要是發生在幾年前,那也就是個別的貪腐案,撤職判刑就完了。但放在今日性質就完全不同了。今日中共內外受壓,即將長期捱緊日子,中共正把執政重心從對外擴張轉入對內壓迫,經濟急速下行,民間生活被擠壓,社會矛盾白熱化,群體事件必然頻生。

局勢預後不妙,中共打擊私企,國進民退,壓縮消費,收割中產,政治上向左轉,唱紅歌學「習」思想,下放執法權,恢復農村合作社等等,都是為未來的社會動盪作準備。

周江勇的案子正撞在槍口上,周江勇與馬雲的政商關係,正是妨礙中央集權的地方割據狀態,理應重手打擊。省一級私企與省一級官員勾結,地市一級私企也與地市一級官員勾結,縣一級私企又與縣一級官員勾結,層層官商構成一個巨大的腐敗網絡。中共不打散這個網絡,無法承受即將來臨的社會動盪。

當下中共水緊,要打私企的主意,逼私企主動課金換取安全感,「三種分配」志在劫富救急,而加強社會管控嚴懲官員怠政,就要殺雞儆猴以震懾官商,因此周江勇案牽扯出來的政治震盪,就不只是周江勇與馬雲兩個人那麼簡單。

浙江省已展開為期三個月的「整頓政商關係」專項行動,覆蓋全體在職及三年以來退休離職的市管領導幹部,這單個案已發展成一場政治運動。各級官員和私企老闆要自動投案,互相揭發。經過一輪整肅,官員該判刑的判刑,該撤職的撤職,私企老闆該罰的罰,該關的關,可以預料,一場財富大轉移隨後也會發生。

改革開放四十年,官商勾結是常態,本來各自發財心照不宣,現在國庫干塘,收割私企是當務之急,官商兩造都不會有好日子過。杭州解決了,浙江省會緊跟在後,然後全國各省市也會有樣學樣,照辦煮碗。習近平在二十大之前,把整個官場都改造成清一色忠誠的習家軍,私企老闆一概自動獻身以私奉公,以解政府燃眉之急。

周江勇家族五億銀行貸款是如何批出來的?螞蟻集團酬謝二千萬又是誰拍板?周江勇為自保,又會供出什麼見不得光的交易?馬雲在此一事件中扮演什麼角色,會有什麼下場?

中國大小富豪和私企老闆,有哪一個在發財途中,沒有做一點傷天害理的骯髒勾當?中共數千萬官員,有哪一個在官場上沒有以權謀私狼狽為奸?中共收拾了貪官和姦商,讓百姓「回歸」到泛政治社會生活的清淡歲月,人人刻苦為革命,個個捨身愛中共,習近平才可以像毛澤東那樣,做到去見馬克思為止。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827/1638640.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