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江澤民作秀 外交醜態層出不窮 丟盡了中國人的臉

1999年10月24日,江澤民在法國參觀一座博物館時,一時興起,乘法國總統席哈克不備,拉起席哈克夫人貝娜黛特的手就跳起華爾茲舞來。席哈克正在詫異時,江澤民又拉著貝娜黛特的手仰頭大笑。這件事讓席哈克非常不悅,認為是給自己難堪。而法國民眾更義憤填膺,認為是對整個法蘭西民族的侮辱。

1﹒台海危機

1996年新年剛過,台海危機爆發。

3月23日,台灣舉行了第一次民主大選。總統候選人除了有李登輝之外,還有無黨籍人士陳履安和林洋港,以及民進黨候選人彭明敏。

江澤民對台灣的選舉十分擔心,害怕台灣民主選舉的聲浪會影響到國內民眾的民主訴求。為了無限期拖後民主選舉,以江澤民為代表的中共常常拋出「國情論」、「素質論」和「中國傳統文化不適合選舉」等謬論。台灣與中國大陸同文同種,血脈相連。台灣的大選一旦成功,等於是用行動否定了中共有關大陸不能實行民主的託辭,這怎麼能不讓江澤民這個未經選舉而竊據王位的獨裁者憂心如焚?

江澤民在1995年年初的時候曾經提出過《為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完成而繼續奮鬥》的講話,外界稱之為「江八點」。可以說,「江八點」了無新意。當時兩岸關係並不緊張,香港回歸在即,江澤民當然希望在兩岸關係上有所作為,這樣他的貢獻就可以寫入史書了。但江澤民在外交、治國方面是個平庸無能之輩,毫無制度創新能力,沒有那個金剛鑽,還想攬那個瓷器活,結果自然是糟蹋了名器,還差點鬧出戰爭來。

自1988年李登輝接任總統之後,一直推行務實外交,比如1989年的新加坡「度假之旅」,在1994年對菲律賓、印尼和泰國的訪問,都讓江澤民對李登輝推動台灣獲得國際承認的意圖深具戒心。江澤民感到最不能容忍的是,李登輝以私人身份於1995年5月訪問母校康奈爾大學,美國政府在國會兩院的壓力下批准了李登輝的旅行。李在康奈爾大學發表了「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說,表達他的民主思想。如今,李登輝更進一步,準備在台灣舉辦第一次大選,在老軍頭們的鼓動下,江澤民決定還以顏色。

在軍事演習的問題上,江澤民相當慎重。因為他是一個從來沒有摸過槍,沒有指揮過任何一場戰鬥、更別說戰役、會戰或決戰的軍委主席。對於軍事指揮,江澤民完全外行,他最大的「建軍思想」,恐怕就是「講政治」,也就是讓軍隊永遠聽他的指揮。面對軍方的壓力,江澤民需要指定一個人作為全權指揮,這個人必須是江的鐵桿心腹,於是江想到了軍委副主席張萬年。

2﹒江澤民的軍中代理人

張萬年的提升非常有戲劇性。1992年當江澤民視察濟南軍區的時候,張萬年還是濟南軍區的司令員。他不失時機地向江澤民表忠心,高喊堅決「擁護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中央和中央軍委」。言下之意,江澤民不但是黨中央的核心,也是中央軍委的核心。

當時,江澤民黨 大陸位還不穩,急需在軍隊中培養親信。雖然江澤民與張愛萍關係密切,而且以張愛萍為首的三野軍人不喜歡楊家將,但是他們未必就會喜歡江澤民,更何況江見到所謂「養父」的上級們只能以晚輩面目出現,無法頤指氣使。只有真正能夠聽命於江澤民的軍人,才能成為江在軍中的代理人。

張的口號讓江澤民大喜過望。回到北京後,江澤民馬上把張萬年調到了中央軍委,任總參謀長,1993年又給了張萬年一個上將軍銜。張萬年果然努力,當著江澤民的面,在總參大院中指揮全體機關幹部高聲合唱《槍桿子永遠聽黨指揮》。江澤民聽了十分受用,因為這就等於是說「槍桿子永遠聽江主席指揮」。

張萬年的馬屁路線一擊奏效,後來人有樣學樣,也斬獲頗豐。其中一個是于永波。於處處對江澤民拍馬奉承,在1992年被江任命為總政治部主任。1993年,江澤民也冊封于永波為上將。2001年初,江澤民在中南海懷仁堂宴請解放軍高級將領,于永波在席間高呼「江主席萬歲」,一時被傳為笑談。

另一個馬屁專家是郭伯雄。1992年郭伯雄還是47軍軍長,少將軍銜。九十年代初,有一天江到陝西視察,順便去了47軍。江中午飽餐後要睡個午覺,郭伯雄一看機會難得,趕緊把戰士轟走,親自在門外站崗。江澤民這一覺睡了兩個鐘頭,郭伯雄在外面百無聊賴,但連廁所也不敢去,怕江隨時醒來,就功虧一簣了。江睡醒後一推門,猛然看見一衛兵筆挺地立在門前,甚為滿意,但也有些奇怪,這兵咋這麼老啊?定睛一看,原來是47軍少將軍長郭伯雄!

江澤民到哪個軍也沒享受過軍長站崗的待遇,對郭頓生好感。於是郭伯雄從47軍軍長,調到了北京軍區任副司令員,隨後連升三級,當了中央軍委的副主席,也混了一副上將的肩章。

面對這樣的軍委主席,這樣的馬屁將軍,李登輝自然不會把中共的軍事威脅放在心上。

3﹒軍事演習

中共一共舉行了三次軍事演習,一次是1995年8月15-25日的東海飛彈試射,距離北台灣90哩。為了影響台灣1995年12月2日立法委員選舉,中共在11月15-25日於東山島舉行海軍與兩棲軍事演習。1996年初,中共已經將其他區域的兵力,移防部署於面對台灣的沿海區域。

中共的頻繁演習和軍事調動,使美國認為事態嚴重。2月下旬,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杜奇(John Deutch)重提擔心中共軍事演習會導致「錯誤的估算或非蓄意的意外事件」。

中共軍方最初的部署是實彈射擊、越過海峽中線、動用潛艦、攻占外島。整個演習的預算,解放軍編列了40億人民幣以上,規模驚人。然而柯林頓政府向中共傳達了「非常明確且毫不含糊」的意見,稱飛彈演習是草率魯莽的決定,並警告中共說「如果演習出現問題,會造成不可預計的後果」。同時,美方派出「獨立號」和「尼米茲號」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在台海附近游弋。

江澤民知道軍方強硬派絕不會甘心放棄演習計劃,但是江自己卻不敢真的和美國搞僵。他更害怕衝突一起,軍方乘機坐大,自己這個軍委主席到時候就成了空頭主席了。

江澤民於是抬出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的教導,並提出三點主張:飛彈不飛越台灣本島、戰機和軍艦不過海峽中線、不占外島。

政治局擴大會議的決定,被當時台灣策反的解放軍少將劉連昆報告給李登輝。李登輝為穩定島內民心,公開稱「共軍打的都是空包彈,天一下雨就點不著了」。後來到1998年兩名台灣軍情局官員叛逃北京,所抖出來的情報導致1999年劉連昆東窗事發被逮捕和處決。

4﹒江澤民做秀

1995年底,江澤民在視察北京的時候提出了「三講」。這算是江澤民的第一個「理論」發明。「三講」中,江澤民講得最多的就是「講政治」。江自己的解釋是「講政治,包括政治方向、政治立場、政治紀律、政治鑑別力、政治敏銳性」。

「三講」實際上是江澤民樹立個人權威的一種途徑,所謂「講政治」,無非就是「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也就是堅持「黨的核心」江澤民的領導。當時鄧小平還沒有死,江澤民的地位遠遠沒有達到固若金湯的地步,所以「三講」提出之後,應者寥寥,遠遠沒有象另外一件事那樣,在全世界引起轟動。

這件事情,就是江澤民梳頭。

江澤民在1996年6月下旬去西班牙訪問。西班牙國王卡洛斯請江澤民一起檢閱三軍儀仗隊。令卡洛斯吃驚的是,江澤民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然拿出一把梳子,在國王面前梳理頭髮。晚上在歡迎國宴上,江澤民坐在王后右側,再次在攝影機面前梳頭。6月25日,西班牙第一大報《國家日報》和其它許多報紙以頭版頭條刊出新聞圖片:《卡洛斯國王看江澤民梳頭》。很快,全球多家報紙進行了轉載。許多海外華僑看後頓覺炎黃子孫顏面盡失。

卡洛斯顯然很不習慣江澤民這種完全不顧外交禮節的動作,奇怪的是外交部禮賓司卻從來沒有對江的這種噁心表演提出過異議。

江澤民在電視鏡頭前梳頭有許多次記錄。1993年3月,北京召開全國人大會議時,江澤民坐在主席台中央,拿起梳子旁若無人、專心致志的梳頭。法新社曾把這張照片傳遍了全世界。1995年10月24日,江澤民在聯合國「世紀寶鼎」前演說,面對世界各國的攝影記者,又一次從西裝內側口袋中拿起梳子梳頭。

江澤民被人稱為「戲子」,他每次出訪幾乎都是一場場的文藝演出,而不是外交會談。1996年,江澤民出訪菲律賓,主動提出放棄南沙群島的主權爭議,共同進行經濟開發。當晚,菲律賓總統拉莫斯在遊艇上宴請江澤民。江澤民想起了他剛剛見過的參議員阿羅約(阿羅約後來在2001年當選為菲律賓總統,被其國民稱為「美女總統」),意猶未盡,拿起麥克風高歌了一曲貓王的《溫柔地愛我》(Love me tender)。

江澤民的「做秀」熱情常常到了令人吃驚的程度。他可以不分時間場合地吟詩賦詞、引吭高歌、賣弄英語。2000年江澤民在紐約華爾道夫酒店會見華僑時,當一位華僑問中國西部開發計劃時,江澤民突然從口中冒出兩句唐詩,他對華僑說:「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當另一位華僑問他是否退休時,他則高聲吟詩「我欲乘風歸去」。江澤民在訪美時,還莫名其妙地在柯林頓總統前用英文背誦林肯的一段演說詞。1999年江澤民去法國之前先到英國訪問。他說:這裡空氣很好,到處都是natural gas。他大概想說空氣很自然,但用的詞卻是「天然氣」,而「natural gas」在英文俚語中是「放屁」的意思。第二天就有中文報紙撰文取笑他。其實早在任上海市長期間,江就出過這樣的洋相。有一次陪同外賓去公園遊覽,江想向外賓顯示上海很開放,年輕人敢在公園裡公開談戀愛了,就用手指著說,他們在「make love」(意指做愛),讓在場的外國人聽了目瞪口呆。

1999年10月24日,江澤民在法國參觀一座博物館時,一時興起,乘法國總統席哈克不備,拉起席哈克夫人貝娜黛特的手就跳起華爾茲舞來。席哈克正在詫異時,江澤民又拉著貝娜黛特的手仰頭大笑。這件事讓席哈克非常不悅,認為是給自己難堪。而法國民眾更義憤填膺,認為是對整個法蘭西民族的侮辱。

2000年4月19日江澤民訪問土耳其時,土耳其總統德米雷爾向江授國家勳章。眾所周知,在這樣的場合,按正常禮儀應該由主人給江戴上勳章。不料江澤民卻搶先一步,拿起勳章自己戴上了,令在場賓主目瞪口呆。

2002年2月21日,江澤民在人民大會堂設宴歡迎美國總統布希。江澤民當著在場百餘名嘉賓高歌一曲「我的太陽」,美國總統布希馬上鼓掌,並接著半開玩笑地請國務卿鮑爾唱一首小夜曲,鮑爾禮貌地微笑拒絕。晚宴中,江澤民又拉著美國第一夫人蘿拉跳舞,跳完之後仍未盡興的江又先後拉著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萊斯及駐北京大使夫人莎拉共舞。2002年,江澤民去冰島的時候,更是出了個巨大的洋相。在國宴上吃著半截飯,江澤民突然站起來高歌一曲,在場賓主都錯愕不已。王冶坪當時的面部表情十分尷尬,整個情景被冰島最大的日報以大幅彩色照片詳細報導。

一個國家主席出訪外國是有外交禮儀和尊嚴的。這個尊嚴不是屬於其個人的,而是屬於國家的。如果江澤民不在國家主席之位,那麼他如何去取悅於外國元首,人們都不會在意的,因為這時他不過是外國元首的座前弄臣而已。但是當江澤民以中國國家元首身份出訪時,那麼其不顧外交禮儀地做秀就不僅是其個人出醜,也令國家和民族在世界舞台上喪失了尊嚴。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江澤民其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14/1646596.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