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恆大領導先跑實錘來了;恆大成雷曼?野村:投資或損75%本金;多數停工!鞋都轉型難

英媒:中共擬拆分支付寶;燙到手了!華爾街親共反共戰火愈演愈烈;廣東開第一槍!政府不救

恆大旗下的恆大財富出現違約、延遲兌付,周一廣東省開了第一槍,要停止發放恆大地產當地項目的貸款,這簡直是要了恆大的命。

野村證券分析師指,恆大債務重整幾乎無可避免,投資人將損失75%本金。這讓投資者著急失望,但更令投資人氣憤的是,許家印夫人和恆大高管卻早已提前贖回投資。

誰來給中國民眾一個交代?誰又將是下一個恆大?恆大危機會引發中國經濟的雷曼時刻嗎?

習近平最近在金融市場的這把火,令華爾街大佬們坐立不安,華爾街親共與反共的戰火愈來愈猛烈。

福建莆田號稱「中國鞋都」,但在中美貿易戰和疫情的雙重打擊下,多數鞋廠停工,其轉型之路充滿挑戰。

近日大量外貿從業人員抱怨自己的外貿銀行帳戶無故遭凍結,且解凍手續複雜,甚至被要求付「罰金」。有網友直言,這是光天化日之下明搶啊!

廣東開第一槍!地方政府不救恆大

中國房地產開發商龍頭之一恆大集團的財務危機,會是中國經濟爆發系統性風險的開端嗎?恆大資金鍊出問題,中共官方則雨天收傘,廣東省9月13日開了第一槍,已有地級政府發公文,要停止發放恆大地產當地項目的貸款。

圖為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

中國媒體《21世紀經濟報導》13日引述廣東佛山南海區住建局的公文指出,為加強南海區恆大地產項目「風險防控」,請相關單位即日起暫停受理恆大地產項目公司在南海區的不動產抵押登記業務。也就是說,恆大地產在當地的項目公司,不能把房產抵押給銀行申請貸款,而市民想買恆大當地九個項目的房子,則申請不了銀行房貸。

事實上,恆大集團創辦人許家印今年八月就已經不再擔任旗下恆大地產的董事長。

外界解讀,許家印早已經知道政策的風向,開始進行業務分拆與切割套現。

「我要拿回我的本金!」拿著擴音器的女士在恆大集團深圳總部樓下哭喊著。大樓外,還有恆大員工試圖跳天橋輕生。恆大員工在公司設定硬指標要求下,買了自家集團旗下的金融理財產品,但高達百分之七以上的年化利率,現在不只泡沫破裂,可能連本金都拿不回來。他們中很多人走上街頭、圍堵恆大總部和在各地的分公司。

圖:中國恆大集團位於深圳的總部2021年9月13日被抗議的投資民眾圍堵

「恆大還錢!恆大還錢!」上百人喊著口號,手裡還拿著寫上「恆大詐騙」的紙牌。這是四川成都出現的場景。在東北吉林省的恆大分公司,抗議民眾則賭著門口、坐下不走,要恆大集團還錢。

多家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早就示警,債務超過三千億美元的恆大集團,遲早將宣布破產、展開債務重組。

然而,恆大集團13日發出新聞稿,聲明「網絡上近日出現的有關恆大破產重組的言論『完全失實』。」

公告還指出,恆大確實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但會全力以赴「保交樓」,想盡一切辦法恢復正常經營,保障客戶合法權益。

長期關注中國經濟發展的美國獨立研究機構中國褐皮書國際公司(China Beige Book International)執行董事謝扎德·卡齊(Shehzad Qazi)就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恆大遲早還要面對現實,而殘酷的事實就是,有些人的錢要不回來:「恆大顯然趕上了最壞的時機,中國整個房地產行業正面臨來自官方政策的壓力,要遏制過度投機與去槓桿化,而我們勢必會看到一些恆大的債權人血本無歸。」

卡齊認為,對中國經濟來說,恆大的爆雷會是個巨大的挑戰,但他不認為恆大會像美國當年的雷曼兄弟公司一樣,引爆中國的金融危機,因為中共官方早就看到房地產行業的高槓桿,另一方面,中國銀行業也早就對地產行業的無序擴張有所準備。

如卡齊所說,中共官方面對恆大債務危機的地雷,切割保護金融穩定的第一槍,已在廣東響起。

在香港上市的恆大集團,1996年成立後趕上中國地產界風生水起的年代,目前在中國280多個城市擁有1300多個房地產項目,員工20萬人,號稱是世界500強企業之一。

許家印曾說:恆大的一切都是黨給的,國家給的,社會給的。那他欠在的債,黨會負責嗎?

誰是下一個恆大?中國金融監管防範金融行業發生系統性的風險之際,又是誰給恆大這個地產商開綠燈賣網際網路P2P金融理財產品與保險?誰來給中國民眾一個交代?

雷曼時刻?野村:恆大難免債務重整美元債投資者或損失75%本金

據彭博報導,野村國際信貸分析師Iris Chen認為,恆大債務重整幾乎無可避免,她設定的基本情境是,由政府監督重整計劃,以確保恆大能夠交屋並付款給供應商,美元債投資人將可拿回25%本金,亦即損失75%資金。

Iris Chen還指出,另一種可能性是由一家國有企業出面完全或部分接管,但她認為這種情況的概率較低。

而CreditSights新加坡高級研究分析師Luther Chai稱,預期恆大可能違約及進入債務重組,市場也在消化這一風險,恆大許多美元債已跌至較帳面值折讓近70%。

路透報導,對恆大的銀行貸款利息與財富管理產品支付能力的疑慮,導致過去1周其債券與股票的恐慌性拋售,恆大離岸債券已慘跌到低於其面值的4分之1,其在岸債券交易暫停,股價重挫,今年以來恆大市值已縮水超過4分之3。

1名固定所得資產經理人說:「要房地產如此快速的去槓桿,等同要1個體重900磅的傢伙急速減重到100磅以下。不是肥胖殺了他,而是急遽減少這麼多重量的過程。」

香港麥格理證券中國經濟部門主管胡偉俊(Larry Hu)說:「一些開發商面臨破產風險,未來幾個月我們將看到更多開發商破產」。

恆大「領導先跑」的實錘來了

許家印曾說,「我可以一無所有,但投資者不能一無所有!」近日又專門強調,「兌付過程中,一定做到公平公正,不允許任何人搞特殊化」。但是結合熱心讀者的爆料,恆大理財可能確實出現了「領導先跑」的現象。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經高管杜某批准,杜先生購買的730萬元理財得以在5月31日提前贖回。那麼這位杜先生是誰呢?

恆大理財後台系統顯示,購買730萬元理財的杜先生並不是其他人,而是高管杜某自己!

杜某自己購買自己管理的理財產品,再自己批准提前贖回。確實很6。

那杜某提前贖回成功了嗎?從系統截圖看,他成功了。

姓名、身份證號全部對的上。雖然杜先生先後買了上千萬元恆大理財,但是目前存量持倉是0元。

730萬元這一筆,起息日2021年5月27日,原本應於2022年才到期兌付,但是系統顯示已於2021年5月31日全額回款。

根據百度百科和工商信息,此杜某高管與恆大財富總經理姓名完全一致。

此外,網傳許家印夫人丁玉梅投資的2300萬元人民幣,以及其他高層投資30萬至100萬人民幣不等,但都已全部提前兌付。

燙到手了!華爾街戰火紛飛,愈演愈烈!【阿波羅網報導】

阿波羅網記者李韻報導,近日連續三天,金融大鱷索羅斯在華爾街日報投書,他先批評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大的敵人!

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9月12日在他的臉書發文表示,除了投書華爾街日報,索羅斯也投書金融時報,呼籲美國國會通過跨黨派法國案,要求基金經理人只能投資治理透明,及與股東立場一致的企業⋯⋯這位91歲的老先生認為這是一場兩種治理體系的生死存亡之爭,一邊是集權獨裁的壓制性政權,一方是民主開放的自由體制⋯⋯索羅斯的喊話,也逼出貝萊德必須正視且回應。

謝金河還提到了這期辜朝明在財訊雙周刊的專訪,辜朝明談到,華爾街是中共在美國唯一的朋友,失去華爾街,中共在美國就沒有朋友了。這可以看出,從川普時代發動貿易戰和科技戰,華爾街都跟中共站在同一邊,且跟川普對著幹。這其中,橋水的Darlio Ray是百分之百的親共派,JP Morgan長期親共,這回取得在中國設立百分之百持股的證券商執照;大摩這些年心向中共,MSCI權重不斷的調升中國比重,大摩深耕香港,每周都包下報紙頭版廣告。而貝萊德這次獨家取得中國公募基金的發行資格,更是意義重大⋯⋯

謝金河指出,華爾街長期在中國享受龐大利益,因此在美國民間反共聲浪中,這些投行一心只向錢看,這次共同富裕的一場新革命,華爾街大亨全都燙到手。先前中美金融圓桌會議聯席主席桑頓,特別跟高盛集團的高層到北京去溝通,但似乎不了了之。

謝金河分析說,這次共同富裕的「大樂捐」行動,可能會讓愈來愈多的中國大企業變成非營利組織,這種說捐就捐,甚至像拼多多宣布明年獲利全數捐出,沒有董事會,也沒有股東大會,這麼一來,過去全球推動具有普世價值信仰的ESG可能會被摧毀。

這裡的ESG,是指環境(Environment)、社會(Social)、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

最後謝金河還引用了CNBC的Cramer的提醒:這是史達林主義,中共正在射殺美國的投資人,渾水的Carson Block也呼籲應該把中共在美國上市的企業下市!這場華爾街的親共,反共的戰火愈來愈猛烈。

多數停工!「中國鞋都」莆田受疫情衝擊轉型之路再增挑戰

中國福建省莆田市有「中國鞋都」之稱,受到最新本土疫情影響,當地鞋廠多已停工。業者表示,若疫情持續,不確定能撐多久。

界面新聞報導,協勝鞋廠是本輪疫情傳播的關鍵點之一。它位於仙遊縣楓亭鎮,是當地一家規模比較大的製鞋廠,鞋廠內所有員工均已在集中隔離。

根據公開資料,有「中國鞋都」之稱的城市,除了莆田,還有浙江省溫州市、福建省晉江市。莆田現有製鞋企業4200多家,年產成品鞋超13億雙,承載50多萬名從業者。2020年,莆田鞋企業產值超過人民幣1000億元。

報導說,目前整個莆田市大部分鞋業工廠均已停產。這對作為當地支柱產業的製鞋業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挑戰。除了發放薪資以外,一些工廠還將面對庫存和銷售等壓力。

報導指出,受中美貿易戰及疫情等因素影響,占中國成品鞋產量近10%的莆田鞋業,近幾年出口整體呈下降趨勢。

莆田鞋業已經開始調整布局,從為大品牌代工轉向推出自主品牌、發展電商管道。然而,這輪疫情的突然爆發考驗著轉型中的莆田鞋業。

悄然消失的銀行帳戶,中共外匯管制「說一套做一套」

近日大量外貿從業人員抱怨自己的外貿銀行帳戶無故遭凍結,且解凍手續複雜,甚至被要求付「罰金」。其中不但涉及收緊外匯管制,當局更在其中巧取豪奪。

9月18日,微博知名財經博主「風中的廠長」提到其義烏客戶的銀行卡被凍結,詢問義烏網友最近市場如何。這條博文引來不少外貿圈人士的回應。

留言反饋顯示,義烏、廣州、深圳、上海、福建泉州等外貿較發達地區的「一大堆」業內人士銀行卡被凍結,凍結金額從幾萬到上千萬不等,這些人「個個在比慘」。中國農業銀行則成了凍卡重災區。

凍結銀行卡絕大多數是異地公安所為。例如,有人披露自己的卡被河南溫縣公安凍結,有的被拉薩公安凍結,還有人提到河南漯河公安、內蒙公安、重慶公安、蘭州公安、雲南公安、新疆公安等等。

網友經歷的解凍帳戶所需時間和條件也各不相同。有人被凍三天後解封,再被凍半年;有人去年被凍,「不知道猴年馬月能解決」;有人被要求支付凍結款的15%以解凍;有人被要求先去凍結地「交一筆行政處罰金」。

還有人說,「警察都是流氓!有一個經營戶被凍了,那邊直接說要30%,否則無限期給你續凍!」「基本屬於拿不出來的了」。

這些涉事網友多數不清楚銀行卡被凍結的具體原因,只知道圈內出現大量類似事件,有的人甚至「朋友圈基本天天有廠家通知被凍了」。

對於這一現象,有網友說,「領導缺錢花了,以前放水養魚,現在該收網了」、「往國外轉錢越來越難了,能趁早的趁早」、「這是阻止資金外流的前兆,連外貿帳戶都明目張胆凍結,無法無天了」。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14/1646772.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