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孫力軍有政治野心 官方嚴厲措辭藏秘密

作者:
孫力軍被指「從未真正樹立理想信念」,背棄「兩個維護」,毫無「四個意識」,「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政治品質極為惡劣,權力觀、政績觀極度扭曲,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布政治謠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撈取政治資本。」這一小段背後的潛台詞是在說孫力軍從沒有相信過馬列毛鄧乃至習思想,沒有維護「習中央」的核心地位和習的權威,沒有「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不僅如此,還具有很強的政治野心,妄議習中央的若干政策,對習的命令陽奉陰違,欺上瞞下,甚至還散布一些與習中央有關的政治謠言。

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2020年4月19日晚突然落馬。(新唐人影片截圖)

在近日中共官方拿下和開庭審判幾個政法系高官,中央督導組進駐包括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六大中央政法機構以及31省政法機關,並釋放「全覆蓋、無死角」、「敢於動真碰硬、走深走實」的強硬信號後,去年落馬的公安部原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於9月30日被公示「雙開」並被移交司法,也就並不太出乎意料了。不過,讓外界感到震驚的是中共當局的罕見措辭,而在這些嚴厲但簡短的措辭背後,應該是隱藏了不少不為人所知的秘密。

在中共官方四百多公示其罪名的措辭中,有三分之二的文字在陳述其政治上的問題,而每一個問題背後都有不少故事,或者說是秘密。不妨結合之前網路上披露的一些資料,試加分析。

首先,孫力軍被指「從未真正樹立理想信念」,背棄「兩個維護」,毫無「四個意識」,「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政治品質極為惡劣,權力觀、政績觀極度扭曲,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布政治謠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撈取政治資本。」

這一小段背後的潛台詞是在說孫力軍從沒有相信過馬列毛鄧乃至習思想,沒有維護「習中央」的核心地位和習的權威,沒有「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不僅如此,還具有很強的政治野心,妄議習中央的若干政策,對習的命令陽奉陰違,欺上瞞下,甚至還散布一些與習中央有關的政治謠言。

什麼是「政治野心」?首次提及這個說法的是在2016年1月出版的匯集習近言論的新書中,書中提到,習稱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蘇榮這些人「權力越大,越不拿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當回事兒,甚至到了肆無忌憚、膽大包天的地步!」他還痛批他們「有的政治野心膨脹」,背後「搞政治陰謀活動」,搞破壞分裂的「政治勾當」,「他們熱衷幹的事目的都是包裝自己,找人抬轎子、吹喇叭,為個人營造聲勢,政治野心很大」。

另據大陸媒體《新京報》的微信公號「政事兒」在習新書出版同時,對以往官方對「政治野心」說辭的盤點,可知「政治野心膨脹」大體包括:背後搞政治陰謀活動,搞分裂中共的「政治勾當」,搞「非組織政治活動」等。除了習提到的周、薄、徐、令、蘇五人外,還有郭伯雄和7名省部級官員也屬於「政治野心膨脹」。這些人的一大共同特點是:均為江派人馬或與其有密切瓜葛。

上述被習點名的這些「政治野心膨脹」的高官,最大的政治陰謀是相互勾結、結盟,意圖在中共「十八大」後兩年內政變,從習近平手中奪取權力,周永康的「秘書幫」、「四川幫」、「公安系」、「石油系」,徐才厚和郭伯雄在軍隊中的「東北幫」和「西北幫」,令計劃的「西山會」,以及薄熙來在重慶的「唱紅掃黑」並與成都軍區將官秘密勾連,都是在擴大自身勢力,為政變鋪路。而他們之所以敢如此肆無忌憚、膽大包天,原因在於背後有江曾的支持。

如今孫力軍也被歸到「政治野心極度膨脹」這類人中,且有著妄議習中央、欺騙其的行為,這說明他也曾試圖在背後力量的支持下參與發動政變,從習手中奪取權力。雖然其具體言論和行動不詳,但不久前大陸媒體披露的江蘇省公安廳刑警總隊原總隊長羅文進和重慶市警局原局長鄧恢林,擬在習近平在南京參加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時進行刺殺的內幕,以及去年傳出的上海未遂政變,孫力軍皆極有可能涉入其中。

其次,官方批孫力軍「為實現個人政治目的,不擇手段,操弄權術,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從措辭上看,其拉幫結派,形成的利益集團主要應該在公安系統內,近期同樣落馬後被指搞「團團伙伙」的上海市前警局龔道安、重慶市原副市長兼警局長鄧恢林、山西省公安廳長劉新雲,或者都是這個利益集團的成員。

這個利益集團控制的要害部門,應該指的是公安部一局。曾做過中共前公安部長、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秘書的孫力軍,是在孟的提攜下,在2013年升任公安部最為重要的一局局長的。

公安部一局,又稱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以下簡稱「國保局」),是公安部最重要的部門,負責國內政治安全保衛工作,包括情報收集分析,事件處理,甚至監聽中共副國級以下高官等。此外,該部門不僅下轄迫害法輪功的中央「610辦公室」,而且還處理一些群體事件和維穩等方面的事情。

作為國保局最高頭目的孫力軍,無疑幹了不少壞事。比如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為孟建柱母親和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尋找腎源並殺人取器官,親自操辦抓捕律師的709案、銅鑼灣書店案、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等。在上述案子中,孫力軍極有可能在某些方面給習近平提供了假情報,導致其誤判,並引起國際社會的負面反響,對習自身形象也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而監聽中共高官獲取他們的秘密,也是孫力軍十分熱衷的。另據海外富商郭文貴早前披露,國保局還掌管著海外的情報系統,可以監聽、跟蹤、監控身在澳大利亞、紐西蘭、英國、日本、美國、加拿大等國的中共高官私生子女,因此掌握了不少中共高官海外海外私生子和財富情況。

掌握了如此多秘密但又不忠誠、陽奉陰違的孫力軍,對習近平而言無疑是巨大的威脅,因此有了官方「嚴重危害政治安全」的說法,那就是習的政治和人身安全都受到了他的威脅,無法得到保障。

其三,官媒提到孫力軍「狂妄自大,恣意妄為,大搞特權,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長期搞迷信活動」。

說孫力軍「狂妄自大,恣意妄為,大搞特權」大概指的是坊間傳出的其經常打著「習辦」、「彭辦」(即習夫人彭麗媛)旗號,甚至以習名義繞過部長下指令的所為。如果孫確有此類行為,那可的確稱得上是膽大妄為,狂妄無比。

至於其「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指的應該是他2020年2月,在武漢疫情最為嚴峻之際,和孟建柱曾前往武漢坐鎮執行維穩任務,以防止民變。身為情報部門的頭子,孫力軍應該十分清楚武漢病毒的來源以及武漢疫情的真實性,因此「擅離職守」或許是為了避免中招。此外,他應該搜集了一些與此有關的絕密材料,並且隱藏起來。

他藏到哪裡了呢?有海外中文媒體爆料,指孫力軍在澳洲藏有一堆「保命符」,包括涉及中共內部鬥爭的大批的絕密檔、辦案卷宗、錄影等,而其妻子李莉是澳洲籍,並在澳洲的銀行帳戶有高達100億美元存款。這其中或許就有大量涉及疫情的「涉密材料」。

如今中共敢於將這個秘密公開,或許已經與孫力軍和其妻子達成了某種切換式通訊協定,即這些「涉密材料」不會被公開,就如當年令完成手中的秘密材料被「消聲」一樣。

孫力軍第四個被指控的罪名是「使用公安偵查手段對抗組織審查」,「違背組織原則,在組織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大肆賣官鬻爵、安插親信、布局人事,嚴重破壞公安政法系統政治生態」。這背後的故事並不新鮮,只是那些被安插的親信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了。

除了以上政治方面的問題,孫力軍在生活上與其他落馬高官並無兩樣,比如生活腐化墮落,長期收受各種賄賂,大搞權色、錢色交易,非法收受巨額財物等,而最終他很可能以這個罪名入刑。

從官方罕見的措辭看,中南海高層對掌握了諸多秘密並被其欺騙的孫力軍一定是怒火中燒,也因此應該不會放過其背後的力量,比如孟建柱、曾慶紅、江澤民等。下一個大雷何時炸呢?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01/1654030.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