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郝平:中共高調釋義「共同富裕」 五大憂患緊逼

作者:
中共目前面臨巨大的經濟下行壓力,社會財富分布的嚴重不均和官商勾結所形成的權貴階層固化,讓社會的中下層及年輕一代失去對未來的希望,在共同富裕的旗號下,大幅度左轉進程中的每一次運動,給各階層造成的精神衝擊、財富清洗與威權秩序重整,使社會失去了運轉的原動力,不僅是年輕人選擇躺平,各行業各業內卷,就連中共官員也普遍出現怠政、懶政和躺平現象。

針對仍在大規模上演的中國拉閘限電問題,是中共的政策互相矛盾,下面官員很不滿意,集體躺平抵制

10月15日,中共各黨媒稱《求是》10月16日第20期中,將刊發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關於8月17日財經委員會第10次會議上的講話《紮實推動共同富裕》文章節選。就黨媒引述的部分內容來看,該文對共同富裕的目標和具體路徑做了進一步的描述。

10月12日,美國之音發表題為《渴望「秩序和權威」,習近平全方位整頓中國社會》的文章提及,僅10月8日一天,中共辦了四件大事:發改委發布《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對非公有資本參與新聞採編播發等業務進行限制;美團遭34.42億元的巨額罰款;上交所終止聯想在科創板上市申請;羅昌平並被提起公訴。

美國之音文章稱「這四件事只是中國近期對金融、經濟、媒體和文化等產業進行整頓的最新事例而已。」並回顧了李光滿「我們正在經歷一場深刻的變革」一文,曾給外界帶來的巨大影響。

自8月17日中共正式揮動共同富裕鐵拳至今不到兩月,類似10月8日的整頓事件已成中共治理常態,如今,再次高調發文闡釋共同富裕,透露了背後若干憂患纏身。

憂患一:呼籲勤勞致富,餵藥「躺平」「內卷」重症

《紮實推動共同富裕》一文要求促進共同富裕需要把握好的第一條原則就是「防止社會階層固化,暢通向上流動通道,給更多人創造致富機會,形成人人參與的發展環境,避免『內卷』、『躺平』。」

中共目前面臨巨大的經濟下行壓力,社會財富分布的嚴重不均和官商勾結所形成的權貴階層固化,讓社會的中下層及年輕一代失去對未來的希望,在共同富裕的旗號下,大幅度左轉進程中的每一次運動,給各階層造成的精神衝擊、財富清洗與威權秩序重整,使社會失去了運轉的原動力,不僅是年輕人選擇躺平,各行業各業內卷,就連中共官員也普遍出現怠政、懶政和躺平現象。

比如,針對仍在大規模上演的中國拉閘限電問題,德國CORS工程事務所工程師王維洛認為,這不是中國電力不足和煤炭缺乏導致的,而是中共的政策互相矛盾,下面官員很不滿意,集體躺平抵制。

9月11日,中共國家發改委下發《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向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下達能耗雙控5年分解目標。於是出現了各地為達標而運動式減碳限電的鬧劇。王維洛解釋說,「你上面發互相矛盾的(指令)。我就照著你互相矛盾的去干。——指令打架了,不是我的事情,所以大家都躺平。」

中共呼籲勤勞致富,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在中共割韭菜財富分配模式下,勤勞永遠無法產生歸屬於自己的財富,勤勞與財富流失呈反相關關係,越勤勞的人被剝削的程度越深。

憂患二:資本市場恐慌,口頭鬆綁民營企業

中共數月來對平台資本、教培、房地產、影視等行業的打擊和高壓使資本市場噤若寒蟬,萬億美元憑空蒸發。國際資本對中國市場的深深擔憂。此次電荒也引發台商在中國投資的憂慮。外資企業也在快速撤離其在大陸的商業鏈,韓國三星、美國沃爾瑪紛紛撤離大陸市場。

國內的民營企業更是風聲鶴唳。《南華早報》9月11的一篇文章談到,共同富裕的話題將浙江和廣東這兩個相距1000多公里的兩名互不相識的民營企業主聯繫在一起,展開了頻繁的對話,猜測著政府下一步的行動會對自己的資產有什麼影響,「我們都開玩笑說,浙江的官員和億萬富翁這些天都在低調——他們希望每個人都忘記他們的存在。」

學者張維迎則公開表示,共同富裕將導致共同貧窮。華爾街金主索羅斯多次警告美國投資者們面臨的中國市場風險。

資本市場的低迷和投資者的疑慮加速了經濟下行風險,為此,中共詮釋共同富裕,「促進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健康成長」,路透社解釋說,這無疑將進一步緩解資本市場疑慮,有助於恢復民營部門信心。

可是,這顆寬心丸好使嗎?萬達王健林表示高管要帶頭買紅旗轎車。10月8日,30名民營企業家參加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專題研討班在上海一大紀念館舉辦開辦儀式。新華財經推特帳號@XinhuaFinancial10月14日發文稱,研討班在浙江嘉興結業,萬通集團董事長馮侖、江蘇萬順機電集團董事長周善紅、杭州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後、江蘇永剛集團董事局主席吳耀芳、中企萬盟董事長田源、泰康保險董事長陳東升等結業。

國進民退越演愈烈,黨時刻都在惦記著民企們,民企們能睡踏實嗎?

憂患三:人口老年化衝擊波,恐引發債務與金融危機

人口老年化問題已成中共心頭大患。40年的改革開放,廉價的勞動力供應是中共經濟騰飛和外資注入的主要動力之一這使得中共GDP在2010年躍升世界第二。

有學者分析,中共2010年左右的經濟發展轉型時的增長率、都市化程度和出口指標及製造業競爭力和1968年的日本、1987年的台灣、1991年的韓國大體相當。但2010年之後的十年,中共在債務槓桿率、城市化進程、製造業工人實際工資指標、人口老年化等方面越來越向著經濟衰弱周期發展。即槓桿在不斷加高,都市化程度飽和,人口紅利在消失,製造業工人工資成本爬升。

第一財經10月14日報導,1949年以來,中國先後經歷了1950-1958年、1962-1975年和1981-1997年三次「嬰兒潮」,年均出生人口分別達到2077萬人、2583萬人和2206萬人。這三次「嬰兒潮」出生人口會對應2010-2018年、2022-2035年和2041-2057年三次人口老齡化「衝擊波」期。文章分析,與其他國家相比,根據2020年「七普」數據,中國人口老年化呈超大規模、超快速度、超高水平、超級穩定的老齡社會形態等四大超級特徵。

已開發國家一般在經濟發展水平較高時進入老齡化社會。2000年,中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達10%,標誌著中國老齡化社會。2000年中國GDP排名世界第六,人均GDP只是美國的2.64%,日本的2.49%。中國提前10年進入老齡化社會。

中國社會的老齡化主要拜賜於使中國失去4.5億人口的計劃生育政策。老齡化的顯而易見的結果就是適齡勞動力人口的減少和勞動力價格的提升,失能和半失能人口比例增長迅速,政府及居民養老、醫療、住房等壓力大增。

界面新聞10月14日報導,據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陳彥斌和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副教授劉哲希日前撰文分析,2020-2025年,老齡化將推動政府部門槓桿率每年上升3個百分點左右;2026-2035年,老齡化將推動政府部門槓桿率每年上升5.5個百分點左右。人口老齡化還會加劇系統性金融風險甚至誘發金融危機。

未富先老、老而不康、城鄉同老等問題都會對經濟發展提出嚴重挑戰,加上年輕人的躺平、官僚的腐敗與不作為,中共所謂的GDP世界第二像是一塊巨大的空心巧克力,在各類社會問題熱火的炙烤下明顯液化,此時呼籲共同富裕,是想讓全社會共同養老,替黨分憂嗎?

憂患四:高投資下的內需疲軟與外貿依存度高企

中共號稱第二個百年要共同富裕,擺脫中等收入陷阱。根據已開發國家經驗,中等年收入國家經濟增長中資本形成率(投資率)一般應為25%以下,最終消費額率一般應為75%以上。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從1980年至今,中國的投資率基本保持在30%-40%區間,2010年達到峰值的47%,2010年消費率同時達到歷史最低點的49.3%,而2010年至今,GDP從10.6%逐年下降,一直降到2020年的2.3%,2020年投資率高達43.1%,消費率僅為54.3%。

1991年至2015年連續35年,中共的GDP年年均處於大於7%的高增長期,2015年退出高增長期,2015年的中國人均GDP不足6500美元,2020年人均GDP達到10000美元,也就是說,人均GDP的增長並沒有對經濟增長起到提升的作用,間接可以推測一方面社會財富分布非常不合理,人均收入增長並沒有刺激總需求,另一方面,經濟下滑的主要因素是結構性問題,資本形成率和消費率始終倒掛,這似乎是國有資本主導經濟運行和凱恩斯主義擴張經濟政策的通病,也是不可調和的無解難題。

中共從2001年加入WTO,外需的擴大為內需的不足和投資擴張造成的產能過剩,似乎是尋找到了出路。此後中共20年外貿的依存度均在30%以上,高峰時為60%以上。出口額年增速超過20%,淨出口2008年前一度占比GDP8.7%。實現經濟增長的真正要素一是生產要素和以技術革新為核心的全要素生產率的提高。而中共20多年的經濟騰飛幾乎就是靠著政府投資、吸引外資和滿足出口外需來拉動經濟,而不是內生型的依靠技術進步和市場配置投資與需求來實現經濟增長。

中共此時再次呼籲共同富裕,目的之一是想用均貧富的方法來實現財富轉移,讓低收入者能參與到內需中來。問題在於本身就是由於政府權力介入資源配置過多而導致的結構性經濟衰退,和中共官員權力尋租形成的權貴財富模型,這些根本的東西不變,單靠增加賦稅和支付轉移來平衡財富,對經濟的增長一定是再一次的打擊,對市場的信心是進一步的摧毀。第三次分配是需要建立在整個社會具備市場自主、開放包容、道德信用、民主與法制等良性運轉機制基礎上,而中共的威權體制是根本無法做到的。

憂患五:債務危機,去槓桿化如履薄冰

凱恩斯主義無法良性解決信用擴展而導致的債務周期下的經濟衰退,反映在中共的改革紅利上就是,政府、企業和居民的槓桿率都在不斷加高,債務爆雷最終會引發滯漲性經濟衰退,財政擴展政策不再有效,去槓桿化如履冰。

中共近15年經濟增長和財政收入的發動機——房地產業將政府和居民拖入了債務陷進。中共熱炒「房住不炒」,劃定房企「三道紅線」,推行貸款集中度、三線四檔等政策,恆大、華夏幸福、花樣年等債務相繼爆雷。

華爾街日報近日報導,中國房產商的總體債務達32萬億,超過了2020年日本的GDP。法廣報導,房產創值占中國經濟GDP近1/3,在中國74%的家庭財富與房產有關,在美國為38%,在法國為61%。日經新聞中文網9月27日刊文稱,中國民間債務餘額與GDP比達到220%,超過日本在泡沫破裂之後創出頂峰的218%。

房產泡沫的破裂,必將會導致家庭財富縮水,相應的居民債務槓桿率將升高。按照中共的一貫思路,政府是不可能關門的,房產導致的政府財政赤字將會通過貨幣化解決,即由銀行發行貨幣,通貨膨脹掠奪民間財務來解決。

中共最近的煤電荒能源危機和地產債務爆雷,讓9月的PPI和CPI剪刀差達到歷史最寬,PPI達到歷史新高的10.7%。分析師分認為,工業生產者價格飆升是供給瓶頸造成,生活價格指數下降是受豬肉等核心指標下跌影響造成的,反映的是內需嚴重不足。路透社表示,這種類滯漲的經濟衰退讓宏觀政策進退失據,寬鬆政策會導致PPI持續升高,但緊縮調控又會使經濟增長迴轉加大難度。

通常信用擴張而的導致的債務危機可以通過減少支出、債務重組、發行貨幣和財富再分配等方式來解決。中共前三個途徑都已用盡,現在拿出共同富裕進行居民財富重組,變相的居民債務重組,這無疑會增加社會階層的對立與衝突,從炫富羨富到仇富劫富,中共製造的種種社會問題和人禍,過程中挑起的人鬥人,使社會永遠處於暴戾、不安和狂躁之中。

「共同富裕」釋義,是定心丸還是七傷拳譜?

共同富裕、高福利高稅收、均貧富其實都是共產主義為禍人間的表現。結果平等並不意味著就是公平,中共殺人打家劫舍的藉口就是要強求一個所謂的虛幻的人人平等,暴力與權力相互維持,人性在謊言和巧取豪奪中喪失殆盡。到頭來,貧窮的人仍舊是大多數,共產主義運動史其實就是一部打著共同富裕名義作惡的荒唐史。

中共釋義「共同富裕」,不是定心丸和大補丸,而是實實在在的七傷拳譜。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18/1660910.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