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專訪余茂春: 從中國留美學生到國務卿首席顧問(下)

專訪余茂春:從中國留美學生到國務卿首席顧問

余茂春先生,美國前國務院首席中國政策和規劃顧問、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美國海軍學院教授,日前受《希望之聲》的邀請作客「走入美國」節目,接受主持人辛恬的專訪,分享他初到美國、在灣區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留學七年,如何對他的政治理念起到關鍵的影響作用?哪些因素促成他能夠在美國對華政策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他為什麼認為川普政府的蓬佩奧國務卿是美國近代史最偉大的一位國務卿?

余教授還與華人互動,探討了「為何極左文化目前在美國得勢?」「如何幫助孩子遠離極左理念影響?」「如果對待目前令人感到灰心的美國政治社會狀況?」等問題。

余茂春教授個人資歷簡介

余茂春先生出生於中國安徽省,成長於四川重慶市。1979年高考獲得重慶市永川中學文科狀元,考入了南開大學,他的名字被鐫刻在了重慶永川文曲廣場紀念歷屆高考狀元的石碑上。但在2020年他的名字被中共當局消除。

余教授1985年來到美國留學,1994年獲得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歷史學博士學位,之後進入美國海軍學院任教,教授東亞和軍事史。2017年他進入了川普政府擔任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和規劃顧問。

主持人:您講到和蓬佩奧互相信任,您的很多建議都被採納。川普政府是第一個把一些重要概念分清的美國政府,比如像「中國」和「中共」之間的區別。這是不是也是其中之一呢?

澄清中共的話語系統,對美國制定對華政策很有幫助

余茂春:這個是其中之一了,但是這個問題也是很明顯的。我覺得在中國這個政治語言環境裡生活過的人,對中共的一些說法,它的虛偽性、它的淺薄性都有一定認識。比如說「習近平主席」這個說法,習近平實際上如果說是中共國家主席,我想他可能還真的沒有一個真正的辦公室,他實際就是一個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真正有意義的,他就是共產黨的一把手——總書記。

再有一點,中國的一些外交詞彙,很多美國人由於不斷地換屆,他對中共的話語詞彙搞不清楚。比如中共老是說「雙贏」,還有「傷害了14億中國人民感情」,像這些話,這些言詞,聽起來好像義正辭嚴,實際上在中國,知道熟悉中國這種文化的人都明白,這是口水話,講了幾十年就這幾句話,講來講去沒什麼意思。

所以像我們研究中國問題的,就可以把這些事情講得很清楚。我記得我曾經跟國務卿有一次長談,我就專門講過,中共的內宣和外宣,對內宣傳和對外宣傳的機構、性質,基本運作的方式是不一樣的。對他來講,了解中國的政治和宣傳的問題,還是很有幫助的。

還有中共的一些特殊的政治名詞,比如「統一戰線」。什麼叫「統一戰線」?究竟是怎麼運作的?它的政治目標是什麼?它跟共產黨執政有什麼關係?這個東西我覺得很多我們實際上是不清楚的。真正到了川普的時候,我們才把中共在美國搞的「統一戰線」這個問題拿到桌面上來講。

我們還講胡錫進在《環球時報》上用推特的方式發表一些意見,我也跟他們講《環球時報》內部編輯程序,誰給它寫,怎麼樣去運作的,誰給它當參謀,它究竟反映的是什麼聲音?這些東西,我覺得美國政府也需要了解的。

比如像華春瑩、胡錫進寫的東西,表面上振振有詞,實際上背後有一大堆專門研究美國問題、國際戰略的這些人給他們寫,他(她)就是個傳聲筒而已。

要搞清楚這些東西的來龍去脈,這對美國制定對華政策是很有幫助的。

美國左派思潮上升的一個很根本原因,就是美國保守派做得不夠

華人聽眾1問:第一個問題,美國現階段極左文化的出現和走勢,請問余教授您有什麼看法跟判斷?第二個問題,作為我們普通老百姓,我們如何教養自己的孩子遠離極左思潮的影響?為什麼美國大學裡的教授大部分是屬於極左的人士,充當著教授的職位?

余茂春:第一個問題,我覺得美國的極左文化之所以出現,美國這個國家他沒有經歷過極權政治的統治,他很多極左的人士,你跟他講什麼叫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制度它的邪惡性在什麼地方,很多人沒有親身經驗,他只是理論上的一種概念,所以這些講起來都是空談。

另外,很多人他對美國的政治理念有以偏蓋全的偏激思想。在美國大學裡,由于越戰以來很多成長起來的一代精英,他們在學校上的課,都覺得美國是一個正在衰落的國家,是搞帝國主義,對世界人民做下了很多不該做的事情。我覺得這個很偏頗,他沒有看到美國這個國家給全世界的民主、進步,給全世界人民帶來的巨大的好處,尤其是,美國是一個非常正義的國家,他也很慷慨,他對世界和平做出巨大的犧牲和貢獻。

所以我覺得,他們對美國立國的根本原則不是特別理解。這樣的話,在大學裡,我是教歷史的,我就覺得我有責任。我教的是部隊院校,我的學生都是軍官,或者是馬上做軍官的軍人,所以我跟他們講的都是美國立國最主要的精髓;美國這個國家不是說完美無瑕,他有很多值得改進的地方,但是美國這個國家他250多年的歷史,就是不斷地在改進;現在美國是世界上最進步的國家之一,他的很多事情都是經過人民的聲音不斷地爭論、辯論。

我們知道在美國,進步人士和保守人士他們的聲音都要有同時存在的這麼一個機會,和法律保障,沒有這一點,美國這個社會就不會存在。

我覺得現在左傾它非常得勢,原因就是美國的保守派他們做得不夠,他們沒有把自己的音量調到最高,甚至保守派內部因為川普先生當了總統出現了很多分歧。本來他們應該替川普基本的治國理念大聲疾呼、加以支持的,但是由於他們不喜歡川普總統這個人,所以他們就偃旗息鼓,四年以來基本上沒有為保守的價值觀搖旗吶喊。我覺得這是左派思想上升的一個很根本的原因。

建議華人子女選擇上大的、選擇性好的大學就讀

第二個問題,這個問題問得很好。美國的高等教育在全球是最優秀的,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絕大多數的學生都喜歡到美國來上學,中國的留學生最多。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美國學校言論方面有保障。當然現在左派占上風。但是,在美國的學校里,它也有一些終身教授的制度,還有美國法律上言論自由的保障。就是說,對立的意見是有的,雖然現在比較弱,但是有些像伯克利大學,或者史丹福大學,這些學校里,真正不是左派思想的這些人,還是有。

所以你的子女要上學,我的建議就是上一些比較大的學校,比較有言論自由選擇性的一些學校比較好。一般來說,一些小的學校,我個人的意見啊,他選擇性比較少。比如說,我之所以喜歡加州伯克利大學那麼一個地方,因為那個學校師資力量非常齊全。我在那裡上研究生院的時候,很不喜歡一些左傾的教授,但是同時我也可以去接觸很多思想比較保守的人,而且從我的觀念來講,政治上跟我的政治觀念很相近的一些人士。我記得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有一個教授研究蘇聯共產黨史,叫馬丁·瑪利亞,這是一個很有頭腦的思想大家,他可以同時當幾份教授,我就可以和他這樣的人接觸。

所以我建議,如果你有孩子在大學裡面,你就叫他們去儘量發掘一些比較有協調性的、有不同意見的這些教授的資源,去上他們的課,跟他們接觸。這個我覺得是可以做到的。

美國的民主制度是一個不斷篩選的過程

華人聽眾2問:感覺美國在教育上存在著一些問題,而且從學齡前一直到大學,他們搞所謂的政治正確,最後都把美國的兒童和學生都已經領偏了,大學也出現這個問題。我覺得美國的軍隊也同樣存在這方面的問題。包括美國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對上一次大選明明存在作弊問題,或者說存在著很大的爭執,都不受理。我覺得美國的問題很嚴重,包括部隊的問題。我曾經對美國抱有很大的希望,現在我感到有些灰心。

我覺得川普政府、蓬佩奧和您做了相當優秀的工作,你們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分開,這相當重要。川普四年,美國的成績相當大,中東也好哪裡也好,整個世界都很安寧,金胖也不敢跳,習近平也不敢蹦。但是把川普搞掉了以後,結果現在好象整個都翻過來了。

所以下一次競選,包括來年的參眾兩院的選舉,會不會把美國弄到正確的軌道上來?會不會再產生2020大選那種情況?如果再出現那種情況,我知道美國就真的沒有希望了。我可能是比較悲觀,我希望聽到您的解釋。

余茂春:我聽你說你很灰心,就是從你的灰心喪氣的心態上,我看到了希望,因為你真正關心美國民主制度的不斷健全;所以如果你真的灰心的話,這個結論你都不會聽的。這個不見得不是好事。

我跟你的想法不一樣,美國這個民主,你剛剛講了選舉,選舉當然是民主的核心程序之一了,他包括兩個最基本的原則:第一個原則當然是少數服從多數。你不能認為多數人選舉了總統,少數人沒有選,那麼少數人不承認你是我的總統。這個不符合民主的原則。美國為了維護少數服從多數這個原則,他打了場內戰,就是因為南方少數人他沒有選林肯當總統,他們就說這個事我們不幹了,這個就是違反了民主的根本原則。所以為了維護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美國就打了場內戰。少數服從多數,這是民主的根本原則。

第二個原則,當然就是要尊重少數人的權利。除了尊重多數人的意見之外,還要尊重少數人的權利。

其實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美國的民主他真正的希望在於,他給美國的選民提供了非常多的機會。

在獨裁專制國家,獨裁專制不見得他的專制就非常地殘酷,決定於他生命的長久,一個人當了獨裁者他就可以永遠統治下去;一個黨專制,它就一干就是幾十年。

在美國這個民主政治里,美國基本上這個左派和右派,民主黨和共和黨,是50:50,大概一半的人比較保守,一半的人比較左,所以每次選舉的時候,票數之間的差距是非常小的,決不是像中共那樣99%對一兩票,而基本上就是49%或者51%,甚至是非常非常少的一個差距。川普丟掉了總統選舉,你剛才指出了很多的弊病,這都是很對的。但是美國人民實際上他也看得很清楚。一年之後,我們就又一次選舉了,所以2022年中期選舉它會對美國的政治有一個重新的評估,由老百姓的投票來決定。每四年還都有一次總統選舉。所以說美國這個民主制度是不斷篩選的過程。

因此我覺得,一次失敗了,當然是有很多不公正的地方,老百姓都有氣,我覺得一定不要灰心,一定不要喪氣。美國這個民主實際上搞了250多年,他一直在這種碰碰撞撞的,不斷地失敗,不斷地灰心喪氣,又不斷地勝利,不斷地成功,那麼一種循環基礎上的。所以總的來講,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制。

不放棄政治熱情,我們最終會對美國的主流文化起到很大的影響

另外一點,你剛才講的,怎麼能把我們想表述的政治意識貫徹到美國人的選民中間。我對2016年和2020年美國大選所表現出來的,在中國人之間,在華人之間,在華裔美國人之間的政治熱情,我非常感動。我覺得這是空前的,是「六四」以來最有參與性的一個時代。這一次無數的美國華人都參與了美國的政治,這實際上就是主流。那麼我們現在就是怎麼樣讓這些意識形態,讓我們的這些感覺,這些想法最大程度上去影響美國的主流。

這個我覺得我們應該學一學冷戰時期的蘇聯和東歐的一些移民。蘇聯、東歐的移民在冷戰的時候,到了美國之後,尤其是1956年匈牙利起義被鎮壓之後,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運動之後,逃到美國來的那些知識分子,他們對美國社會的教育,對美國對蘇聯的政策,對全球外交政策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因為這些人他們知道共產黨的殘酷性,知道共產政權的本質,所以他們對美國對冷戰中對共產主義的認識,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比如美國非常重要的政策人士,像卡特時期他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他是從波蘭來的;像柯林頓時期的國務卿奧爾布萊特,她的爸爸是從捷克斯洛伐克叛逃到美國來的,是專門研究共產黨政權的一個教授,他的一個學生是小布希手下的國務卿賴斯小姐。所以這個就是移民的經驗對美國的外交政策有很大的影響。

我想大家可能是比較灰心,比較喪氣,因為參加了2020年的選舉,但是我覺得,這個政治熱情,華裔可以繼續保持下去,我們這一次輸了,下一次還有機會。灰心可以理解,但是我覺得不要放棄,一定不能放棄政治熱情,我們最後對美國的主流文化起到很大的影響。

我在裡面親自參與,所以我的心底里非常感激很多的華裔美國朋友給我的一些指導,給我的一些提醒,他們給了我很多的信心。

中共的「改革開放」就是為了維持共產黨的專制獨裁政權

華人聽眾3問:比較一下「改革開放」和「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功過?

余茂春:我覺得「改革開放」不管它怎麼「改」,不管它怎麼「開放」,共產黨就是維持共產黨的專制獨裁的政權,這個本質是沒有改變的。它「改革開放」就是為了加強共產黨的領導,哪怕最最「開放」的人士,他也對共產黨他們自己認為的所謂先進性、他們要保持的獨裁,他是從來不會鬆口的。除非像戈巴契夫那樣,搞基層選舉,搞開放黨禁和報禁。除了這個路子之外,中共的「改革開放」我覺得沒有根本的前途。

(專訪結束,感謝關注)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5/1663823.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