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加入"聯合國半世紀 都做了什麼?

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五十年來,真如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所說,「為世界和平與發展作出重大貢獻」了嗎?《聯合國憲章》序言開宗明義保障基本人權,但長期以來中共如何對待中國人民?聯合國主張「力行容恕、和睦相處」,但對台灣的參與訴求卻視若無睹,中共當局又如何自圓其說?

中共"恢復"聯合國席位半世紀都做了什麼?

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五十年來,真如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所說,「為世界和平與發展作出重大貢獻」了嗎?《聯合國憲章》序言開宗明義保障基本人權,但長期以來中共如何對待中國人民?聯合國主張「力行容恕、和睦相處」,但對台灣的參與訴求卻視若無睹,中共當局又如何自圓其說?

「中華民國代表團決定,不再參加聯合國大會接下來的任何議事。」50年前的10月25日,當時的中華民國外交部長周書楷說完這句話後,在零星掌聲中,和時任中華民國駐聯合國大使劉鍇一起走出聯合國大會現場。那時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已故前總統老布希,曾陪著中華民國代表團走出這最後一段艱難的路。

中共入聯冷戰下美中角力二十二年

中共建政後,為加入聯合國努力二十二年。美國年年以緩議(moratorium)策略攔阻,最終仍敵不過二戰後的世界局勢變化。從1960年代開始,第三世界國家的獨立浪潮讓主張各國無論大小、平等一票的聯合國大會形勢逐漸出現變化,而美國在中共與蘇聯鬧翻後也希望拉攏中共「聯中抗蘇」,開始和北京打交道。

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50年後,民主化後的台灣有了具備真正民意基礎、能代表台灣的合法政府。但輿論普遍認為,目前的近2400萬的台灣人民,卻在聯合國被沒有統治過台灣一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強迫代表」。

必須強調的是,聯合國2758號決議根本對台灣隻字未提。

「2758號決議文根本沒談到台灣參與聯合國的問題,也沒有提到任何關於台灣未來在聯合國的會員資格,國際社會越來越關注這個問題,大家也看到了不讓台灣參與的風險。」美國華盛頓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亞洲計劃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告訴本台。

回顧歷史,老布希在攔阻聯合國2758號決議通過的過程中,曾試圖要將「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的文字作為分開議案,藉此保留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仍擁有聯合國會籍。

(記者:你認為自己是個失敗者嗎?)

老布希:不,我不覺得是。我當然對結果不滿意,像聯合國這樣的機構在所謂的驅逐一個國家問題上做出這樣的結論,是很危險的,也很遺憾。這是聯合國的倒退,但生活還要繼續。

美國當年的未竟之志,也受到兩岸當時領導人的意志所影響。毛澤東高舉「台北不去,北京不來」,蔣介石則是「漢賊不兩立」,鬥了一輩子的兩個人糾結的是都自認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權。

1971年11月15日,中共代表首次在聯合國就座。

PRC「恢復席位ROC返聯與台灣入聯如阿婆生子

回顧美國當年兩岸奔走的外交斡旋,推動「複雜的雙重代表權」一案,現在看來可能是台灣得到的最好妥協方案了。

專研國際法的美國霍夫斯特拉(Hofstra)大學法律教授古舉倫(Julian Ku)就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那時候如果不爭代表中國的代表權),是台灣能參與聯合國的最好機會了,但蔣介石不接受,現在來看是一個『重大錯誤』。要聯合國增加新成員需要聯合國安理會的通過,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共有一票否決權,台灣現在能不能參與聯合國得看中國。」

2021年10月25日,中國政府舉辦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50周年紀念會議。

中共如何改變聯合國

「重申基本人權,人格尊嚴與價值促成大自由中之社會進步及較善之民生、力行容恕,彼此以善鄰之道,和睦相處……。」這些都是《聯合國憲章》序言中白紙黑字、開宗明義提到的內容,但這50年來,中共有展現「容恕」與「善鄰之道」嗎?

崛起的中國,對台灣即便是以非政府組織形式參與像是聯合國周邊機構舉辦的氣候變化或環保議題的活動,都要打壓。另外,對於中共外交部這些年來的言行,各國都點滴在心,就更不要說加入聯合國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如何遂行自身目的。

2020年,聯合國的吹哨人、人權官員賴利(Emma Reilly)接受本台專訪時就詳述中國如何藉由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簡稱「人權高專辦」,OHCHR),長年掌握參加人權理事會會議的中國異議人士名單,並威脅他們仍在中國的家人。

中共在聯合國台面下的惡意舉動,當然不會出現在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50周年紀念會議」談話的內容中。習近平本周一細數中共在聯合國的貢獻,並稱「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一切權利,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的唯一合法代表,是中國人民的勝利,也是世界各國人民的勝利。」

葛來儀和古舉倫都並不意外,習近平在講話中並未多著墨台灣,因為打壓中華民國或是台灣只是中共參與聯合國的目標之一。

古舉倫點出,殘酷的國際現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藉由聯合國這個平台有效輸出自身的價值觀,例如在人權問題上的看法,中共也有理念相近的盟邦夥伴,「中東、非洲到部分亞洲國家,一些國家也是把人權議題視為內政,不要聯合國管太多,這不只是中共的觀點。」

葛來儀就說,「不可否認,對聯合國這個機構來說,中國是有正面貢獻,例如對聯合國的資金支持、參與維和部隊,對一些中國人來說,他們認為中國參與聯合國是好事,這並沒有錯。但也不能忘記,還有一些海外華人並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一些作為。」

周書楷當年在離開聯合國大會前曾說:中共政權始終沒有被人民所接受,而只被看做一個過渡的暴政,一定會和中國歷史上其他暴政一樣,隨著時間而消逝。

周書楷的預言會不會實現?世人還在等時間給答案。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6/1664214.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