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華日:習否定李政策 電力危機引發中共內部政治爭吵

《華爾街日報》周一(10月26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電力危機引發中共內部的政治爭吵;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將部分責任歸咎於最高領導層的控制電價政策上。

圖為10月13日,一位老人坐在北京一處高壓電線圍牆外面。

《華爾街日報》周一(10月26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電力危機引發中共內部的政治爭吵;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將部分責任歸咎於最高領導層的控制電價政策上。

能源部門的專家表示,中國這次遭遇的電力荒是二十年來最嚴重的一次,很大程度上是中共領導人對能源市場處理不當的產物,他們在很大程度上忽視了即將發生的危機的警告信號。

能源供應緊張在9月末後幾周達到頂峰。9月24日,動力煤的基準價格飆升到1,079元(合169美元),比3月初(580元)幾乎翻了一番。

在中國,煤炭價格由市場決定,而電價由中央政府統一監管。因此,在面臨全球煤炭價格暴漲時,中國的電力公司無法將更高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報導說,這場電力危機引發了中共內部的政治爭吵。據熟悉最近審議情況的人士透露,各政府機構和國有企業將危機部分歸咎於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倡導的控制電價政策。

多年來,以李克強為首的經濟規劃者一直在喊,允許電價過快上漲會造成社會後果。在過去幾年的年度政府報告中,李克強甚至要求電價在2018年和2019年每年下降10%,在2020年下降5%,以幫助控制工廠的生產成本。

據熟悉討論情況的兩位消息人士說,在一系列緊急會議之後,包括在10月初的7天長假期間,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最終站在了放鬆電價控制的一邊。

10月12日,中共政府表示,將允許燃煤電價在20%的範圍內波動,高於之前的10%的範圍,並允許對用電大戶的價格進行自由浮動。

報導稱,今年年初,隨著中國經濟增長從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影響中恢復過來,保持低生產成本,特別是重工業的生產成本是一個優先事項。

早期的用電警告信號出現在夏季,雲南和廣東兩省出現電力短缺。能源觀察家表示,高煤價使電力公司不願意啟動發電機,因為他們擔心會虧本。

同時,據熟悉這些討論的人士透露,在私下裡,國家公司的高管們抱怨說,政治驅動正在壓制煤炭供應。

在春季的年度立法會議上,習近平曾要求內蒙古代表團加強對該地區煤炭行業的腐敗調查。據官媒報導,由於煤礦管理人員試圖配合調查,產量大大降低;調查大概影響了內蒙古一半以上的煤礦,內蒙古是僅次於山西省的中國第二大產煤區。

除此之外,礦區對安全和環境的廣泛檢查,以及對澳大利亞煤炭的禁令,都將煤炭價格在夏天推到了三年來的最高點。澳大利亞是中國最大的進口動力煤供應商,占2019年進口總量的5%。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2021年的前六個月,中國的煤炭庫存比去年同期減少了26%;截至今年8月的煤炭產量比去年同期增長了4.4%,達到26億噸,但同期能源消費增長了14%,煤炭進口下降了10%。

7月,行業分析師估計,中國今年將面臨約6000萬噸的煤炭短缺。

隨著冬季到來,東北地區的氣溫可能會降到零下20度以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已下令,所有煤礦滿負荷運轉,並為新礦井頒發了許可證。

牛津大學能源研究所中國能源項目主任米哈爾·梅丹(Michal Meidan)告訴《華日》,目前的能源危機已經迫使中國自問,誰來支付「更高的電價」。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王祥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7/1664674.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