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改進版川普」找到了勝利之路?

在今年的弗州選舉中,揚金,一個川普式的政治素人,帶領龐大的保守主義聯盟,贏得了州長、副州長以及總檢察長三個職位,成功將藍州翻紅。這是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取得的開門紅,而且打的是一場硬仗。此戰之勝,不僅對共和黨的後續博弈具有積極的示範效應,也預示著美國人民的逐步覺醒,同時也顯示著美國政治的糾錯機制正在發揮作用。

前天(11月2日)晚上,共和黨「意外地」贏下了民主黨的「基本盤」維吉尼亞州。

之所以「意外」,是因為自2009年以來,弗州就一直被民主黨掌控,拜登甚至去年在這裡贏下了10個百分點,因此這裡是民主黨重要的「根據地」。

但在今年的弗州選舉中,揚金,一個川普式的政治素人,帶領龐大的保守主義聯盟,贏得了州長、副州長以及總檢察長三個職位,成功將藍州翻紅。

這是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取得的開門紅,而且打的是一場硬仗。此戰之勝,不僅對共和黨的後續博弈具有積極的示範效應,也預示著美國人民的逐步覺醒,同時也顯示著美國政治的糾錯機制正在發揮作用。

與川普一樣,揚金也是由商從政。不過,川普更像一個「土豪」,而楊金則有著濃厚的精英氣質。

1995年,楊金加入了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私募股權公司凱雷集團。4年後,他被任命為凱雷集團合伙人兼總經理。2011年被聘為財務長。2014年又成為凱雷集團的總裁兼首席營運。去年他辭去了職務,開始從政,今年開始競選維吉尼亞州長。

是的,楊金的履歷就是這樣簡簡單單、按部就班,二十五年如一日。

因此,儘管都是商人出身,但商人跟商人可大不一樣。川普更像是一個野戰軍司令,而揚金則像一個後勤司令,思路和行事風格都大為不同。

楊金沒有攻城拔寨、跌宕起伏的複雜閱歷,卻有腳踏實地、錙銖必較的穩健和精細。而且,他今年才55歲,可謂是年富力強,未來可期,不折不扣的成為共和黨的後起之秀。

與川普相比,楊金似乎更像是民主黨選民眼中的真正精英。而且,他捨棄了川普那種帶有「民粹」色彩的東西,同時也拒絕接受某些川粉的「反智」傾向。

他的主攻方向也非常準確。一個是拜登政府在經濟上造成的嚴重後果,一個左派分子最離譜最不得人心的「批判種族理論」。

楊金首先反對通脹,支持減稅。他認為民主黨主張的龐大支出加劇了通脹,導致了物價飛漲和供應鏈短缺,因此他提出努力降低物價,保障人民福祉。同時,他承諾將進一步實行減稅,取消雜貨稅,暫停增加汽油稅,並加大退稅。此外,他還反對任何額外的增加財產稅的計劃。

顯然,這些切中時弊的主張,讓那些飽受通脹摧殘的選民喜大普奔。

此外,揚金還向「極左」宣戰,嚴厲抨擊「批判種族理論」。

「批判種族理論」是美國左派這些年掀起的一場批判白人的社會運動,白人被認為「天生是有罪的」,無論白人有沒有意識,都「天然地」從種族主義中獲益。左派甚至認為應該將「批判種族理論」納入到中小學教學,讓白人孩童從小就認識到美國罪惡的種族主義歷史,讓他們意識到自己生來就是「特權階層」,「生來就是有罪的」。

「批判種族理論」顯然極其荒謬。美國歷史上確實存在過奴隸制和種族隔離,但今天的美國從法律上早已不再歧視少數族裔,美國兒童沒有理由要在仇恨教育中長大。事實上,在19世紀的美國南方,擁有奴隸的白人也是極少數,大多數白人的地位不比黑人高,也從未參與過對黑人的壓迫。而此後更多的白人移民都是在廢除奴隸制後,甚至廢除種族隔離後才來到美國,他們從未參與過對黑人的壓迫,為什麼要為自己和祖先從未犯過的罪行買單?

事實上,現在的左派也讓華人「讓」著黑人,比如加州的亞裔細分法案、紐約州取消標準化考試,這些政策都在嚴重損害華人的利益。而美國華人也是少數族裔,歷史上也從未壓迫過黑人,甚至在19世紀末也是被歧視的對象,華人憑什麼要「讓」著黑人?事實上,民主黨現在的理論和政策只代表黑人,而不代表拉丁裔和華裔的利益。

事實上,美國左派掀起的這股濁浪,正在撕裂美國,因此遭受到越來越多的白人家長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對白人兒童進行如此仇恨的教育會嚴重打擊他們的自尊心,讓他們從小就蒙上陰影。

來自民間的楊金,自然聽到和代表了廣大白人選民的呼聲,提出教育的權利應該還給家長,家長有對教育的選擇權,強烈反對倍受廣大家長詬病的公立學校特別保護「跨性別」學生。

揚金戳穿了美國左派的謊言,贏得了大多數白人的支持。因此,他不僅拿下了大部分農村地區,還拿下了民主黨原本占優的郊區。

作為川普的「改進版」,楊金不僅改變了風格,也注意到隨時調整策略。

在共和黨初選時,為了贏得共和黨基本盤選民的支持,擊敗其他更為極端的候選人,他一直支持川普,並且拒絕承認拜登贏得了選舉。但初選過後,揚金立即將目標轉為爭取更多的中間選民,於是轉而承認拜登贏得了選舉。同時,他也婉拒川普為其站台的提議,和川普的積極支持者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顯然,楊金懂得「在哪山唱哪歌」,什麼時候說什麼話。他其實已經接受了川普的絕大部分政策,也滿足了川粉的主要訴求,但他同時也打造了自己的「風格」,讓自己的主張顯得不那麼「民粹」和「反智」。

事實上,很多的溫和共和黨人和反川者本來都未必反對川普的政策,只是對川普這個人的行事方式有些不習慣。

而揚金,在政策方面很川普,但在形象上不川普,因此這就非常討巧了。這也許正是川普本來需要「改進」的地方,但楊金明智的提前做到了。

但說句公道話,2016年的大選,其實需要川普那樣大刀闊斧的人,否則難以撥亂反正,而現在左派之毒已被更多的美國人所認識,那麼就需要像楊金這樣更帶有理性和精英色彩的人物出現。

因為,用精英理性的方式去批判左派思潮,似乎比用「民粹」和「反智」的方式更有說服力。

在弗州,民主黨老將麥考利夫瘋狂攻擊揚金是「川普的翻版」,但對不起,揚金不是「翻版」,而是加強版,很多事情比川普做的都到位。因此這讓民主黨氣得更瞪眼,只能乖乖敗下陣來。

事實上,揚金的理路和策略,值得其他各州共和黨人效仿。一方面繼承川普的「遺志」和政策,另一方面不妨抹除「民粹」氣息,顯得更「修正」和溫和一些。這樣一來,既能團結川普的粉絲,又能爭取更多的中間選民。

事實上,美國民眾不是沒有沒有覺悟,不是不知道現在的左派和拜登在胡來,只是他們需要看到一個貌似更理性的人,而揚金的形象正好符合他們的預期。

如果各州的共和黨都像楊金那樣,何愁不能輕鬆擊敗民主黨?楊金的勝利似乎證實了盧比奧的理論,即一個溫和的,團結所有人的保守聯盟完全可以擊敗民主黨。

自2012年以來,共和黨內部一直存在兩種聲音,即茶黨和盧比奧路徑。2016年川普以茶黨策略獲得了勝利,但揚金的勝利似乎指出了盧比奧路徑的優越。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周輿十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05/1668078.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