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的淫穢政治:他們樂意重用好色之徒

作者:
或許讓世人有點想不明白的現象,是如此轟動的張高麗淫亂彭帥的性事,其實在中共核心權勢圈習以為常,為什麼一出現世人還是大驚小怪的興奮。而中共核心權勢者不僅不厭惡好色淫亂之徒,似乎更樂意重用有這些有軟肋可抓之人。

2017年5月14日,時任中國副總理張高麗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發言。

中國網球知名女將彭帥實名發表網絡文章,揭發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副總理張高麗,玩弄她的肉體和感情前後兩段長達十餘年,張高麗的妻子康潔為兩人淫亂把門守風。而令彭帥極其痛苦並最終決定公之於眾的,是張高麗性來時不擇手段將彭帥騎在胯下,性去時或感到麻煩時一聲不吭逝如鬼魅。對舉世關注的彭帥揭發張高麗淫亂案,中共除了二十分鐘全網封殺外則一聲不吭。其實無聲就是驚天之聲,這叫於無聲處聽驚雷。中共中紀委在十一月三日,也就是彭帥自揭與張高麗淫亂後一天,公布天津官場八違紀的重大案件,其中一些直指離任多年的張高麗,這讓人不得不猜想這個大雷,很可能與彭帥的淫亂之雷來自同一片陰雲。

其實,不論張高麗性醜聞是預謀的中共內鬥表象,還是如彭帥所言是忍無可忍的性欺詐的爆發,中共對此不置一詞都不失為有效明智的選項。雖然這看上去既無恥無奈又潑皮無賴,而且猶如瞬間一閃將中共醜臉展示得更清晰,但是在每日信息如潮翻湧的當今也不過熱鬧幾天而已。而這可能正是中共所期盼的對待自身醜惡的謀略:如屬於權鬥則已經有敲山震虎打擊某派的作用,如是彭帥多年被欺騙玩弄的爆發,則封殺她的聲音並令其消失比進行詭辯有效又體面。所以不過數天便毫無熱度的這樁中共醜聞,留給社會的也就是有心人還會想想中共的淫穢政治。

或許讓世人有點想不明白的現象,是如此轟動的張高麗淫亂彭帥的性事,其實在中共核心權勢圈習以為常,為什麼一出現世人還是大驚小怪的興奮。

中共尤其高層公然宣淫可謂與生俱來肆無忌憚,在上世紀初趁著反婚姻包辦之風,將合理的反家庭專制推向極端荒唐的群奸群宿,這在中共高幹如陶鑄老婆曾志的回憶錄中就有流露,而中共早期黨員作家茅盾小說中也有描述。中共黨徒們的淫穢發展到今天更是千奇百怪,任何難以思議之行徑宛如井噴,社會目瞪口呆之下不得不驚嘆它們性醜惡的想像力。例如立志發誓要姦淫數百上千女人,將淫樂女人的細節巨細靡遺的寫入日記,總之平常人的想像力與中共黨徒淫穢現實相較,全顯得無比蒼白貧乏難望其項背。

不過不要完全以為中共黨徒只是在宣淫,其實在淫穢的現象中還包藏了中共黨文化。中共官員無一不知的官場潛規則是,不貪腐淫亂的官員是官場容不得的異類,對普遍官吏構成了潛在威脅和難以相處的不安,是不論哪派都要排擠清除的對象。有官員在法庭供訴中就講述自己的貪腐,就是無法忍受同僚們的排擠打壓視為異類,而逐漸違反本意陷入其中的。可見中共的官場規則不僅易於滋生淫亂貪腐,而且不能入鄉的隨俗淫亂貪腐就難以存活。

而中共核心權勢者不僅不厭惡好色淫亂之徒,似乎更樂意重用有這些有軟肋可抓之人。毛澤東曾評說淫亂猖獗的高崗之死,說高崗不自殺還是會重用他的,沒政治問題僅是男女問題那就是小事情。實際上只要忠於毛澤東任何問題全不值一提,陳永貴歷史上的日本諜報員身份,張春橋歷史上曾經被捕變節,毛澤東一清二楚卻壓制揭發大加重用便是明證。至於毛澤東本身就晝夜宣淫男女之事,如果不是打擊收拾的對象僅淫亂根本不值一提。在中共的權力架構和潛規則中,淫亂不僅不是什麼嚴懲內容,還始終是權力善加利用並滿足自身欲望的春藥。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18/1673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