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大衣哥兒媳離婚:2個人的床上,擠不下6個人

10年前,當朱之文第一次站上《我是大明星》的舞台時,或許根本想不到:

未來10年,他那個深藏於山東農村的家,會屢屢成為網際網路上的焦點。

他的一舉一動,乃至家人、家事,也將頻頻登上熱搜。

最近朱家的一樁婚事,又成了人們口中的新一輪談資。

朱之文的兒媳婦陳亞男發文稱,已與丈夫朱單偉離婚。

先是含糊其辭稱,離婚原因是"家事處理不當,雙方有分歧",自己還一直在受到網絡暴力。

她"想解決",卻遭遇各種阻力。

之後,透露自己曾被"綁架":車子被裝定位,被跟蹤,被歹徒持刀相逼。

嘴裡被塞進襪子,還被人按進車裡差點被強行帶走。

字裡行間,無盡委屈。

另一方面,她不斷對公公朱之文發出質問。

幾句話,把朱之文推上了"不管兒媳""不幫兒媳澄清"的位置。

末了,表示是朱家提出離婚,自己同意了解除婚約。

並自願退還朱家贈予的所有財物,包括房、車、彩禮、首飾。

幾段自述,陳亞男聲淚俱下擺明了自己在這段婚姻中的弱者地位。

希望自己"坦誠"揭露的真相,能換來公眾的體諒和共情。

就在昨天,她還委託母親連夜將彩禮等全部歸還給朱家。

可她沒想到,這一切,無人買帳。

無數評論,一邊倒地對她指責謾罵。

難聽的話,在留言區被刷了一遍又一遍。

這是個耐人尋味的現象。

人們總是熱衷於看"陳世美""潘金蓮"式的戲碼,習慣對負心者一窩蜂進行私德審判。

但,這場婚姻的鬧劇,一味罵女方並非最大的意義。

有太多細節,在熱鬧的聲音中被忽略了太久。

很多禍端,其實早在多年前就已經被埋下。

兩人的婚姻,從一開始就不具備法律效力

一年前,那場轟轟烈烈的婚禮舉行時,陳亞男22歲。

而新郎朱單偉,其實才剛剛19歲。

這是個同齡人還在讀書的階段,也根本沒到法定結婚年齡。

但即便二人無法登記結婚,還是場面隆重地辦了婚禮。

按照很多地方的風俗,儀式有了,親朋好友隨過禮吃過席了,這樁婚事就是板上釘釘的了。

領沒領證,成了次要。

這還有個專有名詞:事實婚姻。

聽起來合情合理,但,合法嗎?

羅翔說過個故事:

有個男人在農村老家,有個共同生活了10年的老婆,還有2個孩子。

全村人都知道他們是夫妻,但兩人,10年都沒有領證。

男人去城裡工作,業績蒸蒸日上,被董事長看中,招作女婿。

"原配"氣得去法院訴訟,結果才知道,他們的婚姻,根本沒有法律效力。

其實這種只結婚不領證的情況在我們身邊真的不算罕見。

但真相是:

中國婚姻法從1994年之後,就不再承認所謂的事實婚姻。

即便男女雙方一起生活了多年,經濟、生活都捆綁在一起,甚至還有子女。

一旦婚姻出現需要上到法院的問題,比如財產分割,得到的結果,也只能是解除"同居關係"而已。

你以為的配偶,其實根本不能算是你的配偶。

都說婚姻法保護的是錢不是婚姻,可當不具備法律效力的關係有了嫌隙,連錢都不被保護。

反觀朱單偉和陳亞男,兩人其實認識時間不長。

甚至了解得都不夠多,就匆匆訂婚、結婚。

兩個足夠年輕的人,若是真的對婚姻抱著慎重態度,大可以相處久一些。

哪怕等朱單偉達到男性法定結婚年紀,兩三年的戀愛,也不算漫長。

但雙方決定如此,只能說各有所圖。

朱之文曾在幾次採訪中坦言,兒子朱單偉不夠成熟,最希望他儘快娶位好媳婦,在生活中引導他,自己也好放心。

而陳亞男也承認,自己看中朱單偉的,是家世。

這正應了那句話:成年人只看利弊。

可當雙方一拍兩散,陳亞男已經得到了所期望的名和利,徒留朱單偉一地雞毛。

所以"吃瓜"之餘,你當從這件事看到一個事實:

在婚姻這段關係中,感情是最不能豪賭的東西。

當一個人試圖用事實婚姻說服你時,也許 ta只是為自己想好了退路。

能給你保障的永遠不是愛情,不是什麼"風俗",而是婚姻法。

兩個人的床上,永遠擠不下6個人

整件事裡最奇葩的一點,要數朱單偉在這樁婚姻中的地位。

除了婚禮,以及婚後在陳亞男的直播間露過一段時間面,朱單偉的存在感很低。

陳亞男婚後拍短視頻,總拉著公公朱之文入鏡。

偶爾回朱家,就是舉著手機讓網友看公公婆婆的日常。

朱之文參加活動,她跟在後面全程直播。

乃至現在兩人鬧"離婚"、鬧分手,也好像只是陳亞男和雙方父母的事。

看兩邊溝通的幾個回合:

最開始出現婚姻危機,陳亞男帶著父母,去了朱之文家拜訪公婆。

雙方沒談出個所以然,而朱單偉,全程沒露面。

之後陳亞男在確認解除婚約的公開信里,對朱單偉只一句:於他是姐姐對弟弟般的牽掛和不舍。

卻將很多問題拋給朱之文:

"網上很多人罵我,外人不明白我們家的事,爸爸您也不清楚嗎?"

"我一直在隱忍,為什麼您不幫我澄清事實?"

就連陳亞男的叔叔也專門開直播插手侄女的事。

小兩口解決問題,誰都來七嘴八舌一句。

唯獨主角朱單偉,活成了透明。

朱之文對陳亞男的"七問反攻"里有句話說得好:

"你們兩個人的事,為什麼要給我寫信,我一個公公能說什麼呢?"

很多人婚姻一團亂麻,就是因為牽扯進來的人太多。

日常生活,父母干涉;出了問題,父母出面解決。

明明是兩個人的床上,硬生生擠了6個人。

可經營婚姻是兩個人的事。

習慣於被父母庇護,有爛攤子縮到父母身後逃避,這樣的人,只是年齡上的成年人,心理上還是個巨嬰。

想起何猷君向奚夢瑤求婚那天搞笑的一幕。

他給未婚妻戴戒指時,居然大喊:

"媽!戴哪只手?"

你所要度過餘生的,是你身邊這個人,不是父母,不是七大姑八大姨。

所以有些事情,只應該你們兩個人解決。

一樁婚姻里,每個父母都應該懂得退出。

每個孩子,也都要學會獨立。

同頻的人才能同行,不同頻只能漸行漸遠

陳亞男一直很"聰明"。

和朱單偉結婚前,她是一家大型醫院的護士,月薪幾千。

結婚後,她火速開了自己的視頻帳號,以"大衣哥兒媳婦"為名。

朱之文的名氣,不出所料給她帶來足夠熱度,大批人湧來關注她,就為看看這個朱家花了重金娶來的"百萬媳婦"。

她也沒閒著,經常在視頻里展示公婆家的生活。

我看過陳亞男的短視頻,說實話,質量很一般。

大多數時候,她只是對著手機僵硬地做一些手部舞蹈動作。

但這不妨礙400多萬粉絲被吸引而來。

有了粉絲基礎,再之後,就是帶貨。

業績還相當驚人,僅11月份,銷售額就接近900萬。

最近她還簽約了 MCN公司,直播帶貨專場的坑位費,一小時就有3萬元。

這些足夠說明,陳亞男是一個懂得借勢的人。

而她和朱單偉,其實來就不是一路人。

朱之文成名之時,朱單偉還是個初中生。

突如其來的"星二代"光環,讓這個農家孩子原本單純的想法突然變了質。

在學校大手大腳,時間全用來打遊戲。

甚至在一檔訪談節目中說:

"上學的時候煩得慌,不想上。咱家都這麼有錢了,學習有啥用。"

14歲,他就輟了學,在家裡打遊戲看電視,連飯都不願意吃。

旁人給他拿吃的,他只吃零食。

朱之文想給他請家教,然而連請兩個家教,老師不願意去教。

後來發展到托關係給小偉找學校,換了好幾個學校都不願意收。

這些年,朱單偉幾乎是玩著長大。

採訪中朱之文早就說過:

"兒子在家種地也可以,找個通情達理的媳婦,過完這輩子就行。"

話里話外都是對孩子現狀的妥協,如此,勢必養出的是一個安於現狀的孩子。

但陳亞男不同。

先不說是非對錯,單憑她能做到帶貨、簽 MCN公司的地步,就說明她是個有明確目標,並且敢嘗試、願意付出的人。

最初她直播,也是磕磕絆絆,被人笑尷尬。

但她堅持做了下去。

而朱單偉,每次出鏡都很木訥,到最後直接放棄了。

即便陳亞男當初真的看上朱單偉憨厚實在,但當她一直在朝前走的時候,不保證對朱單偉的看法不在變化。

不能並肩同路的人,真的只能漸行漸遠。

好的關係,需同頻而行,婚姻最是。

沒有人願意一直向下兼容,沒有人甘心一直向上仰望。

沒有人能夠一直原地等待,也沒有人能一直小跑追趕。

兩個人進步的速度一樣,成長的快慢相當,才能一起前進,互相成就。

否則,那些你怎麼也追不上的人,和那些怎麼也趕不上你的人,只能散落在天涯。

這世界很多因果,草蛇灰線,伏脈千里。

一段關係的覆滅,很早之前就已埋下過伏筆。

如今一場感情破碎,說是兩個人的悲哀,其實何嘗不也是朱之文的悲哀。

朱之文走紅10年,生活簡單,除了演出,就是做公益,為村里捐錢、修路。

但無數人,正附在他身上吸血。

他家門口,一年到頭蹲滿了拿手機拍他的人,有人靠拍朱之文的私人生活,月入9萬。

拍不到,還要踹門。

村民也沒人記得他的好。

而是說:"修路算什麼,他要給每人一萬塊錢,一人買輛小汽車,才算好。"

這些年,記憶中看到關於朱之文的消息,都是雞飛狗跳,不得安寧。

可他自己呢?

從不拒絕,從不劃清底線,而是妥協忍讓,才讓很多人愈發放肆。

你若好到無所保留,別人就敢壞到肆無忌憚。

別人對你的態度,其實都是你允許的。

如果朱之文的樸實能帶點鋒芒,也許這樁以圖利為目的"結婚"又"離婚"鬧劇,就根本不會發生。

就像仙人掌,長刺不是為了攻擊別人。

而是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王耳朵先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10/1681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