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二大爺:我路過你的塑像,只是為了吐口水

作者:

為名人立像這件事,世界各地都很熱衷,但是出發點和具體操作上卻不盡相同。

大部分西方國家立像,多選擇已逝的文化、藝術、科技領域取得傑出成就的巨匠,地點也多為故居、公園、廣場,作為一種文化傳承和功績表彰。為活人立像僅僅見於某些體育領域,比如英超俱樂部就很喜歡為自己的名宿立像,以示尊重、供球迷膜拜。

但強人政治的國家往往比較熱衷於為活人立像,作為一種國家符號而存在。而且大多是為當權的政治人物或跟政治密切相關的人物。

蘇聯時期,列寧史達林的塑像幾乎是每個城市的必備,而且都碩大無比,充分體現暴力美學——當然後來被砸爛的時候也很暴力。這個傳統,也傳給了他東西方的諸多小弟。除了為領袖塑像,蘇聯人還為各行各業樹立的先進典型塑像。比如當年肅反時期,蘇聯就為那個舉報自己父親階級立場不堅定,導致父親被槍斃的「小英雄」——巴甫列克立像,全國各地到處都是,以此鼓勵民眾多多舉報、大義滅親。

死了老爸不要緊,組織會給你立像,多好。

鍾南山活人塑像

但我們中國人傳統上是很忌諱為活人塑像、立碑、建祠的。一是因為我們素來信奉蓋棺定論的說法,晚節不保者比比皆是,所以沒進棺材功績都不好評價。位高權重如皇帝,都要等死了進太廟的時候才由群臣上「諡號」,論定功過;二是塑像、立碑、建祠都是為了供奉香火,這是為逝者準備的,活人享受香火就像別人為你提前戴孝一樣,是大忌諱。

中國人這種傳統,並不是迷信,而是一種經驗。活人立像的故事,幾乎沒有好結果。最著名的就是明朝的大太監魏忠賢,權傾朝野,拍馬者就想出了立生祠這個創舉。全國各地建立的生祠多達數十座,其中一座位於西湖邊上,跟岳王廟在一起。不知道岳飛這樣的男兒跟沒有小雞雞的太監為伍是什麼感受。

但我們知道,魏公公突破傳統後的下場很悽慘。香火還沒好好享受幾年,就樹倒猢猻散。那些富麗堂皇的生祠,如今毛都不剩。

長期統治中亞小國土庫曼斯坦的獨夫尼亞佐夫也很喜歡立像,他在國內為自己前後樹立了14000座塑像,可以說整個土庫曼斯坦的路牌加起來都沒有他的塑像多。其中最著名的一座位於首都阿什哈巴德,高75米的鍍金像會永遠面朝太陽的方向緩緩旋轉。

當然,這麼好的東西我們今天看不到了——因為全被他的繼任者殘忍的給拆了。

這種頗有喜感的故事,其實已經發生過很多遍。薩達姆當年在伊拉克全國各地立像,凡有井水處,都是這位國父的青銅巨像。但美軍一來,立馬被之前號稱要保衛他的人民群眾敲得粉碎。

越是聲名狼藉、惡貫滿盈的宵小之輩,越是在乎身後的名聲——就是中國人經常說的越婊越渴望立牌坊。因為他知道身後歷史可能會給他留下一口濃痰,所以往往迫切的需要生前塑像這種東西,來為自己正名,尋求某種心理上的安慰和滿足。就像有權有勢的太監總是要娶很多永遠也用不上的妻妾,證明自己形式上也曾算個男人一樣。

但幾乎​​可以肯定的說,在大多數情況下,活人立像都是凶兆,它唯一的作用,就是等待將來的某一天,被人吐滿口水之後再砸個稀巴爛。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二大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16/1683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