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海外尋求庇護人數急增700% 120個國家1萬名中共「逃犯」被遣返

—中共政府加大海外強制遣返力度

作者:
中共正在加速追蹤和遣返在世界各地的國民,自從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全球尋求庇護的中國人數急劇增加,而中共政府甚至使用綁架等手段加大遣返追捕這些「逃犯」力度,而且也不再隱瞞。中共在全球展開的天網和獵狐行動讓他們的家人成為人質,還迫使一些海外移民充當間諜。聯合國在2020年數據顯示有高達11萬人申請庇護,激增700%。

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網絡

中共正在加速追蹤和遣返在世界各地的國民,自從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全球尋求庇護的中國人數急劇增加,而中共政府甚至使用綁架等手段加大遣返追捕這些「逃犯」力度,而且也不再隱瞞。僅據中共官方數據顯示,自2014年以來,已有從120個國家的1萬名中國「逃犯」被遣返。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於1月18日公布最新調查顯示這只是冰山的一角,無論這些人受到指控是否成立,中共在全球展開的天網和獵狐行動讓他們的家人成為人質,還迫使一些海外移民充當間諜。聯合國在2020年數據顯示有高達11萬人申請庇護,激增700%。

強迫遣返

世界報刊登娜塔莉·吉伯特寫到現在居住在土耳其的一位30多歲維吾爾族人阿曼尼薩·阿卜杜拉(Amannisa Abdullah)說,其丈夫艾哈邁德·塔利普(Ahmad Talip)於在2018年2月25日杜拜警察局被綁架幾天後,他們的女兒出生,他在被轉移到阿布達比隨後被遣返回中國,到目前她再也沒有丈夫的何消息。

這位維族女性說接到他先生最後一次打電話時,只是說他們強迫他回國,她隨後去了當地警察局,再次被告知不要擔心。而當她去聯合國在當地辦公室和國際刑警組織辦公室,在那裡乞求哭泣,大喊他們要在中國殺了自己的丈夫,得到的答覆是被警衛驅趕,並被警告如果她再回來也會被遣返。

不再掩飾非法強制遣返

僅據中共官方數據顯示,自2014年年中以來,已有從120個國家的1萬名中國「逃犯」被帶回。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於1月18日公布最新調查顯示這只是冰山的一角。這個總部設在瑞典非政府組織強調說最重要的是,對於絕大多數被遣返的人來說,受到了非法的強制手段,而且中國政府也不再隱瞞這些秘密遣返做法,有時還公開這些強制做法。

一切都始於2014年中共政府發起的獵狐行動,就是要將被指控貪腐的國民遣返會中國,獵狐行動自2015年以來成為中國政府啟動更大「天網」計劃的一部分。此前由中國的公安部、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總檢察長辦公室負責相關行動。現在由「國家監察委員會」這個非司法機構負責,該機構由習近平於​​2018年創立。

中共官方媒體經常讚揚這些被遣返「獵人」行動,分析指出被遣返的人中有根據司法程序被合法引渡的嫌疑犯、有腐敗的企業家、罪犯和毒販,也有落馬的中共官員、發布異議人士和香港批評政府人士、維族人、藏族人和法輪功成員等。中國天網行動範圍主要在美國、澳大利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東南亞國家。

強制遣返的行為富有戲劇性,身為加拿大公民的億萬富翁肖建華在2017年坐在輪椅上,頭部藏在毯子裡,被六名身份不明的男子從香港一家豪華酒店帶走。

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表示,通過這些非自願的被返回,中國想發出以下信息就是世界上沒有安全的地方是安全的,逃到國外也不會救你,就是你沒處可逃。自從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中國在海外尋求庇護的人數急劇增加,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在2020年高達11萬人申請,增加700%。

強迫性的勸返

中國法律規定要說服[某人]回國是一項思想和政治工作。中國的說服工作讓國際刑警組織2015年通緝令中四分之三的「逃犯」回國。如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指出中國政府同時使用了「非正規方法」,中國政府也不明確否認在行動中使用綁架、誘捕等手段。

還有另外三種避開法律框架的非常規做法,就是威脅對留在中國的家庭要進行報復、派往其居住國的中國特工對相關人士直接施加壓力,以及乾脆進行綁架。

還有一些威脅手段如網絡攻擊,向庇護國施加壓力使其無法獲得移民身份,盜用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該非政府組織表示,因少有公開文件,因此對盜用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缺乏具體數據。初步估算在2015年之前每年約為30次,到2016年增加到600次左右,此後每年可能超過1,200次。2021年7月,維吾爾族工程師伊迪瑞斯·艾山在摩洛哥因此被捕,目前他仍被拘留並可能被引渡。

維吾爾難民海珊·伊明托赫提的妻子尼加雷·尤素普的作證,說一些「逃犯」會達成交易,讓你一個人呆著國外,條件是你監視僑民。她丈夫伊明托赫提於2017年從土耳其到阿聯被綁架,隨後失蹤。台灣中央研究院助理教授陳玉傑透露這類情況不少見。

向大陸的家人施壓

該非政府組織審查了18個國家的80起相關案件撰寫新報告指出向親屬施壓的案例非常多。王靖宇於2020年底因談及敏感話題如中印邊境衝突,香港民主運動,2021年初其家人從一開始就被重慶警方騷擾,隨後其父母失去了工作。這位21歲的年輕人向荷蘭政府尋求庇護說:一名中國官員給我發了一條信息,說如果我在三天內不回來,我的父母就會受到傷害。我其他家庭成員受到警察的迫害。他們甚至跑到我表弟的小學告訴他說我是叛徒,他應該讓他媽媽給我打電話,讓我回家。

這些中共向海外派出的秘密工作人員主要在東南亞活動。早在2015年,CCID網站就提到「有30多組的中國工作人員被派往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寮國、緬甸、印度尼西亞等國,抓獲逃犯229人」。在沒有通知法國當局的情況下,也違反兩國雙邊引渡條約,這些來自中國的海外秘密工作者於2017年在法國境內抓捕了鄭寧,他是中國世界羊絨織造領先企業領導之一,也中國中銀絨集團中銀的前二號人物。

2015年至2018年間,中共在追捕被指控腐敗的武漢市發展局局長徐吉時,在美國僱傭了10人,2019年底紐約檢察官逮捕的私家偵探麥可·麥克馬洪,還針對另外九名「外國代理人」進行訴訟審理。

捷克參議員帕維爾·菲舍爾擔任議會間中國聯盟(IPAC)的成員,他說我們必須保護弱勢群體,否則就有可能看到中國破壞歐洲的法治,他同時擔心地說,我們曾經真誠地與香港簽署了引渡協議,但是現在已成為被引渡陷阱。

一些國家協助

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記錄了22起綁架,其中18起成功,分別在泰國有7起,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有5起。漫畫家江野飛2015年在曼谷被捕,被控顛覆罪,目前仍在重慶監獄服刑。

唐志順直到2021年8月才能在美國找到家人。這位維權人士於2004年在北京反對拆遷,11年後在緬甸與人權律師王宇的小兒子邢勤先和鮑珠軒一起被綁架,隨後入獄。中緬警方攜手將唐強逼到邊境,隨後他在中國被軟禁到2016年。

另外中東的海灣國家和埃及與中共當局密切合作,一位在瑞典有政治庇護的維族人表示有1千多名維族人在阿聯受到威脅,他們甚至不敢使用電話。

自2020年以來,儘管新冠疫情爆發限制了國際交流,但至少有2,500人被迫遣返。就是新冠疫情大流行期中共當局的獵戶行動沒有減弱。自2020年3月以來,該保護衛士非政府統計了土耳其、摩洛哥和沙特阿拉伯的逮捕人數。儘管中國關閉了邊境,但中國繼續向這些國家派遣特工,在海外的維吾爾人擔憂,因為不再清楚誰是間諜或者不是。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9/1697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