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他戳痛了誰

作者:
這個被稱為最辛苦的中國人,是一個44歲的中年男人岳榮貴。他的大兒子走失了,他就來到北京尋找。為了找兒子,此前他去過很多地方,每到一地,他都會打零工維持生活。

‌‌「中國新聞周刊‌‌」公號文章《對話‌‌「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來北京找兒子,凌晨打零工補貼家用》,目前已是禁止分享狀態,預估該文閱讀量在千萬以上。

被禁,意料之外,卻並不驚訝。

意料之外的是,那僅僅是和當事人岳榮貴的一場對話,違了哪門子規?是記者三觀不正,還是當事人撒了彌天大謊?

並不驚訝的是網際網路是有記憶的,前年‌‌「人物周刊‌‌」也有過相似的命運。

‌‌「人物‌‌」推文《發哨子的人》,文章講述的是疫情早期的故事,主人公是武漢中心醫院醫生艾芬

就這樣一篇採訪稿,發出不久後便被刪除,緊接著這篇文章被網友複製出無數個版本,引發了全網現象級接力洗版。當然,這些版本絕大多數也都沒有逃過厄運。

後來,興許是民意太過難違,刪掉的文章平台又悄悄的給恢復了。

那是網際網路誕生以來最荒謬的一天,喜劇的外在,悲劇的內核。那篇採訪稿能夠重現天日,無疑說明了其內容所述沒有問題,那當初為何要刪?

答案只剩一個:戳痛了誰?

戳痛了誰呢?除了如今早已平安落地的那道菜,還有的就是那些把那道菜端上台的背後之人。

同樣,《對話‌‌「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為何被禁,我們就不難找出答案了。

此篇採訪從一開始就像一根針直刺人心:

爹癱了,媽胳膊摔斷了,一個人養六口人,生活壓力很大。在北京的這些天,他接到的工作,通常是扛沙袋、扛水泥或者是把建築垃圾搬運到指定垃圾站。他在凌晨出發,等做完工,天就亮了。

導言雖如詩,字字在泣淚。

這個被稱為最辛苦的中國人,是一個44歲的中年男人岳榮貴。他的大兒子走失了,他就來到北京尋找。為了找兒子,此前他去過很多地方,每到一地,他都會打零工維持生活。

為節省開支,他住在石各莊一個1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裡,每月租金700元,他說只要不漏雨,能睡覺就行。在被檢測出陽性之前的14天,流調記錄岳榮貴一共打了28份工。

他從白天干到黑夜,又從黑夜干到白天。

一袋水泥或者沙子,不上樓是1塊,要是上樓就加錢,比如3樓,一袋就是3塊,4樓,一袋4塊。一袋沙子60斤,一袋水泥100斤……

我們看到的是他用肉身扛起的貨物,而實際上他肩上扛起的是癱瘓的父親、傷病的母親、上學的小兒子、一年只能賺到一萬多的妻子,還有那個走失的兒子。

他用血和汗所賺到的也不是碎銀幾兩,而是老人的藥、小兒子的學費、妻子的家用和找到大兒子的希望。

他不能也不敢倒下,因為他的背後空無一人。

岳榮貴輾轉20多個城市,把自己硬生生活成了‌‌「最苦‌‌」的人,究其根源是什麼?

是他的大兒子岳躍仝丟了!

2019年8月12日,岳躍仝說身體不舒服,要回家找他媽。食品廠主任把他送到汽車站,然後他就突然不見了,也沒上汽車。

從此再不見人。

岳榮貴說他到派出報過警,想通過監控,或者定位兒子手機來尋找。然而,被以是成年人為由等種種理由,沒有進行定位和監控。

關於這件事,有一段最扎心的評論:‌‌「大數據可以輕易將一位苦苦尋子的父親挖出來,具體到他每天幾點幾分在哪裡做什麼,卻未曾幫他找到失蹤的兒子。‌」

岳榮貴還說,他老婆在派出所門口哭了兩天,不僅被置之不理,所長說話還很難聽。

他們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直到三個月後才立案。然而,這個案子從威海市警局推回到榮成市警局。後來,岳榮貴找過山東省公安廳,又找到了北京。

最終沒有辜負岳榮貴的,還是北京,一場疫情居然給他的尋子之路帶來了轉機。

最新消息:山東省公安廳高度關注此事,正督促威海市局加快核查,榮成市警局工作人員也表示,岳某大兒子走失一事正在調查中。

不知此時正在隔離中的岳榮貴,該不該感謝這操蛋的新冠?他不幸感染,又不幸中的萬幸在流調中感動了世人,從而牽出這麼一出辛酸的故事。

命運總是捉人,厄運總挑苦命人。

新聞周刊到底是說錯了什麼,還是戳痛了誰?答案在各自心裡,我就不深入了,懂的都懂,不懂的就罷了。

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能找回他的大兒子。

岳榮貴說:我找孩子,到現在花了好幾萬。打工都是打零工,賺了錢就找孩子,沒錢了就打工。我努力,就是為了把孩子找回來。我辛苦一點,就算把命搭到裡面,也要把孩子找回來。

岳躍仝一天找不到,岳榮貴就註定要繼續漂泊下去。他的尋子路,不能只靠他一個城市一個城市的跑,一根電線桿一根電線桿的帖,還需要我們的‌‌「舉手之力‌‌」,只要順帶轉發這則尋人啟事即可,多一人轉發,他們父子再相逢,攜手回家,一家團聚的日子就越近。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文小昭的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22/169913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