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八孩之母:三份官方通告自相矛盾 網民:到底誰腦子有毛病?

中國江蘇徐州農村「八孩之母」被鎖頸虐待事件餘波未了,民間持續質疑事件涉及人口拐賣,政府多年瀆職不作為。北京時間周一(7日)深夜,徐州市公布「豐縣八孩母親」事件最新進展,再就「默許人口拐賣」指控作出開脫;目前合共有三份解釋事件的官方通告,但有網民認為,三份通告彼此出現諸多矛盾之處,政府解釋「越說越糊塗」。

中國江蘇徐州農村「八孩之母」被鎖頸虐待,震驚全國。

中國江蘇徐州農村「八孩之母」被鎖頸虐待事件餘波未了,民間持續質疑事件涉及人口拐賣,政府多年瀆職不作為。北京時間周一(7日)深夜,徐州市公布「豐縣八孩母親」事件最新進展,再就「默許人口拐賣」指控作出開脫;目前合共有三份解釋事件的官方通告,但有網民認為,三份通告彼此出現諸多矛盾之處,政府解釋「越說越糊塗」。

「中國數字時代」報導,2月7日晚上11點,徐州市公布「豐縣八孩母親」事件最新進展,這也是第三篇來自官方渠道的通告,通告稱「八孩母親」楊某俠的身份已由公安部門調查認定,確定其原名為「小花梅」,稱其「父母已故」,「系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人」。

2022年2月7日晚上11點,徐州市公布「豐縣八孩母親」事件最新進展。(網絡截圖)

關於「小花梅」這一身份是如何「確認」的,通告稱是調查組通過查閱董某民、楊某俠婚姻登記申請資料,發現其中含有「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字樣,當即派員赴雲南進行「核查」,並最終「確認」。

關於「小花梅」是如何來到豐縣的,通告引用了「小花梅的親屬和同村村民回憶」:小花梅1994年嫁至雲南省保山市,1996年離婚後回到亞谷村,當時已表現出言語行為異常。同村的桑某某將小花梅帶至江蘇治病。兩人從昆明市乘火車到江蘇省東海縣後小花梅走失,當時未報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通告還表示「楊某俠牙齒脫落因重症牙周病所致,其他健康指標正常」、「八個孩子和董某民、楊某俠均符合生物學親子關係」。

這份官方通告較之前由豐縣官方名義發布的兩則通告提供了很多細節,但仍有網民質疑,最新的說法跟之前兩份通告一樣,「連一些關鍵事實都無法確認」,例如網民「icespar」質疑:「一會兒說她精神病一會兒說她智力障礙,她自己的名字都記不住,卻能在辦『結婚』手續的時候提供『雲南省保山市亞古村』這麼詳細的地址。到底誰腦子有毛病?」另一網民「奶思嚏630」則認為:「確定一個人的身份不用DNA,居然用比對、走訪,偵探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還有網民就此通告追問更多細節。網民「Museeiii」表示:「連雲南戶籍都查出來了,本地的結婚登記、計生、戶口情況查不出來嗎?」「timetraveler077」慨嘆指出:「谷愛凌是光里的英雄,豐縣女子是黑暗角落裡無人理睬的垃圾。」網民「小菠菜拌粉條兒」留言指出:「三個通告,三個版本,每個都是權威發布,所以讓我們信哪個?」「你眼眸溫暖如繁星」提出:「一直在默默關注著,我也是普通的人,能做的只希望這些女子被解救。希望惡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與此同時,網上流傳一封據稱是四川南充走失兒童李瑩的親叔叔李大成的公開信,之前這位兒童被網民認為與楊某俠「高度相似」,該公開信要求對楊某俠及李瑩親屬的DNA進行重新採集,交由具有公信力的機構比對、公開結果。

中國徐州「八孩之母」被指與在1996年失蹤的女子「李瑩」(右)樣貌和資料相似,質疑她被人拐賣作生育工具。(網上圖片)

網上流傳一封據稱是四川南充走失兒童李瑩的親叔叔李大成的公開信,要求對楊某俠及李瑩親屬的DNA進行重新採集,交由具有公信力的機構比對、公開結果。(網上圖片)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08/1706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