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觀察:備戰打仗 中共用高科技監控軍人

有關中共應用高科技加強控制軍人的動向,引發灣專家的關注。圖為,2012年6月29日,一支中共軍方的樂團。

中共官媒日前報導,習近平簽署命令,發布「軍隊裝備試驗鑑定規定」,全面聚焦備戰打仗。中共近年經常鼓吹備戰打仗,加大對台灣的文攻武嚇。但是中共自己軍心如何?有關中共應用高科技加強控制軍人的動向,引發台灣專家的關注。

中共政工幹部自曝如何監控士兵的思想

中共政工幹部在軍中吃香,近期露面更高調。

1月21日,習近平再晉升7名上將,其中有5人是政工幹部,包括北部戰區政治委員劉青松、中部戰區政治委員徐德清、陸軍政治委員秦樹桐、海軍政治委員袁華智、武警部隊政治委員張紅兵。

2月8日,西部戰區空軍政委姜平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為推進強軍事業提供堅強思想政治保證》,向習近平表忠心。

中共《解放軍報》2月8日發表題為「帶兵人手記──朋友圈裡吐槽為哪般?」一文,作者是中共第七十三集團軍某旅炮兵營指導員施偉。

文章仲介紹,以前的這些政工幹部,習慣通過「吃飯看飯量、睡覺看睡相」等了解戰士心理,現在要學會從「發帖看思想、回帖看感情、交友看圈子」把准官兵的思想脈搏。

平日裡,這位指導員滑動手機,觀察著連隊官兵在朋友圈裡的一舉一動。他自己介紹說,「為了更好地掌握連隊官兵思想動態,我逐漸養成了留意官兵朋友圈的習慣」。

比如,他注意到三班列兵馬偉豪,「有陣子沒有發過動態了」。這引起了他的注意,並馬上找到該班的班長進行了解……。

「指導員」,是「政治指導員」的簡稱。在中共軍隊中,連級政工幹部叫指導員;營級政工幹部是教導員;團級、包括團級以上政工幹部叫政委。

流亡美國的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參謀姚誠,去年8月曾在大紀元專訪仲介紹,中共軍隊裡有政治體系和軍事體系。表面上說,軍政三七開,七分軍事訓練,三分政治教育。但往往政治優先。比如說上面開了個會,下邊要「學習貫徹」會議精神,「那我們在飛行團就是:哎呀,這個天氣很好啊,飛行。但是政委說不行,今天要貫徹上級黨委的指示精神。那就是軍事就給政治讓路了。」

「飛行大隊弄了個教導員,副教導員,天天躲在飛行員的窗下偷聽:是不是偷聽敵台啦?寫信,拆開看。軍事長官都普遍有意見。」

姚誠還說:「現在中共的軍隊,政委比司令大。為什麼?政委是黨委書記,黨領導一切。這仗怎麼打?你讓政委扛著槍去打仗,他不會。他專門給你司令穿小鞋、打小報告。」

中共研發設計專門系統掌控士兵思想動態

2021年12月3日,中共《解放軍報》發文,介紹共軍火箭軍某團如何利用系統分析軍人思想,防範軍內問題風險。

文章寫道:「某連上等兵小任,近期情緒低落、工作積極性不高……」日前,火箭軍某團政治工作處幹事范振點擊進入該團「兵情直通車」系統管理後台,一條紅色字體的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收到提示信息後,范振立即向小任所在連隊主官通報有關情況。

據介紹,這是該團依託強軍網研發設計出的一套的「兵情直通車」系統,目的是「準確掌握官兵的思想動態」。

這套「兵情直通車」系統設置了多個主題板塊,通過「我有話說」、「軍營貼吧」等板塊上中共官兵的發言,系統可依據這些板塊內容,自動生成反映官兵思想動態的指數分布圖、變化趨勢圖。針對某些特殊情況,系統還會自動向管理人員發出預警提示。

文章稱,這是該團緊盯部隊現實問題和官兵思想,利用大數據分析官兵思想特點,據此研判矛盾風險。

台灣軍事專家林穎佑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這一套東西會有一定的作用。但是他認為中共在軍心控制方面強調很多的政治課程,越來越多,可能使軍隊在追求對共產黨的忠誠的時候,忽略了軍事訓練,「就是解放軍在加強這種思想控制的時候,會不會占用了軍事訓練的時間。」

林穎佑說,西方國家對軍隊沒有這種宣傳模式,但是也有對軍隊內部的管控,比說前段時間說儘量不要用華為的東西,主要怕使用這種科技設備會泄密,「美國也有對軍人在網路上或使用臉書方面的注意事項。但這種主要是為了防泄密,不是說這個人會變心,而是怕無意中會泄密,以免讓黑客和有心人士有機會下手。」

台專家:共軍加強洗腦和高科技監控

台灣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到目前為止還是維持了全世界最嚴密的政工體系,這些早期是從蘇聯引進中國的。在現代的環境之下,中共不會放棄所謂的黨指揮槍,所以一定會持續地強化政治思想教育。

他認為,中共對軍人實際上是加強了洗腦和高科技監控。

「(中共軍方)引進了很多現代的傳媒技術,他們稱之為融媒體。橫跨平面的報紙,還有廣播、電視,三大傳統的媒體元素,加上網路這個元素,甚至第五個是加入手機,裡面可以去安裝部隊要求的應用,時時刻刻追蹤你每天有沒有去讀習近平的相關文件,有沒有接受黨的這種政治教育,我覺得是一個蠻荒謬的手法。」

但中共軍隊是用新的工具宣傳落後的思想。蘇紫雲說:「中共在1927年創立紅軍的時候,就是強調一手拿槍,一手拿傳單,到了現在21世紀20年代,它還是一手拿槍,但是傳單變成是多媒體的傳單。工具進步了,可是它所傳達的那種所謂服從黨的領導的落伍思考是沒有變的,變的就是更多的包裝。」

蘇紫雲認為,這也說明共產黨沒有自信,「共產黨對於軍隊潛意識是有高度的不安的,畢竟槍桿子出政權,反過來槍桿子也可以顛覆政權,這是共產黨天生的弱點。」

「在民主國家就不會懷疑軍隊的忠誠度,因為是由憲法、憲政來實現軍隊或者武裝人員(對國家)一種契約式的效忠,認同民主的價值,才是真正強有力的心理素質,而不是像共產黨是用宣傳欺騙的手法來要軍隊服從。那樣一旦軍隊發現他們所效忠的對象其實是壓迫人民的,跟宣傳所不同的,就像水壩潰堤一樣,可能會沖毀中共的政權。」

蘇紫雲說,西方國家的軍隊沒有這種政治教育,只有一些敵情的說明,性質上和中共完全不同。美軍有星條旗報,也有軍方的媒體,講述的都是一些戰場上的知識,從來不會有說共和黨好或者是民主黨好這種政治教育的題材在內。所以才說中共的解放軍是全世界最大的黨軍。

中共營長可以遠程炸死落單的自家士兵

2020年底,中共持續爆發邊境衝突之際,西藏軍區為士兵配備的作戰系統成為議論焦點。根據大陸媒體報導,引起爭議的「單兵數位化(數碼化)作戰系統」集導航儀,音訊轉換器與諮詢處理等功能於一身,士兵頭盔上設置衛星天線,並配備單筒夜視多功能目鏡,手臂上有數碼終端機。坐鎮指揮中心的營長能直接指揮個別士兵。

這套由西藏軍區為軍人配備的系統,可以一鍵引導炮擊,若被印軍撿獲就會自毀。

報導提及,如果個別士兵身負重傷但又不想遭俘虜,啟動自毀裝置不僅可以維護軍人尊嚴,敵方也無法獲得這套系統的任何資訊。而如果指揮官在屏幕上發現有個別士兵與其它部隊拉遠了距離,而又無法取得聯繫,那麼也會遠距離啟動自毀。

台灣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刻意展示說可以遠距引爆士兵的頭盔,讓人看著會非常地難過。因為戰爭中是不排除人性的,比如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在1914年的第一個聖誕節,當時英國跟德國雙方在濠溝內一起唱聖誕歌,然後跑出來踢足球。這說明即使在最惡劣的武裝對抗之下,都不應該放棄人性,這種案例非常地多。

他直指中共為保全裝備上的機密,或是避免士兵會投敵透露情報,遠端引爆頭盔把士兵給炸死,這是「恐怖管理手段」。這種威權的手法很難長久地打勝仗,反而民主國家重視人性的軍隊,從心理的認同產生力量,長期來看是真正的獲勝者。

「所以從人性的角度來看,同樣再次證明威權跟民主體制的最大差異,就在於這裡。不只是我們的生活方式、跟經濟發展,也包括軍事的這種武裝衝突都是。」蘇紫雲說。

事實上,中共不把軍人當人也有傳統,中共在國共內戰時期就大搞慘烈的人海戰術。

近期中共推出的「抗美援朝」電影《長津湖》助推民族主義浪潮。但民間質疑長津湖戰役的正義性,以及中共對士兵生命權的漠視。該片記錄的是中共把十五萬大軍,在沒有禦寒棉衣的情況下,就驅入到北韓北部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之中,很多人都被凍死。這就是被中共吹捧的「冰雕連」。中共沒有反思志願軍為何被活活凍死,卻把極端痛苦的悲劇美化成英勇的事跡。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18/1710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