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30萬黑客集結對抗俄羅斯

作者:

利(Kali)通過玩祖父的手機學會了如何使用科技。現在,這名瑞士少年正試圖讓俄羅斯政府和白俄羅斯鐵路的網絡癱瘓。

和其他許多接受本文採訪的人一樣,卡利拒絕透露他的真實姓名,因為他所採取的一些行動是非法的,而且他擔心俄羅斯的報復。他是聊天應用Telegram上一個名為"烏克蘭IT軍"(IT Army of Ukraine)群組的約30萬成員之一,通過這個群組,參與者旨在向普京發起戰鬥。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在世界超級大國之一與面臨轟炸和入侵的烏克蘭之間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據監測全球網際網路連接的公司NetBlocks稱,龐大的黑客大軍已經成功擾亂了俄羅斯的網絡服務。報告說,自從入侵開始以來,克里姆林宮和俄羅斯議會下院杜馬的網站一直是斷斷續續的。國有媒體服務、幾家銀行和能源巨頭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的網站也成為目標。

"眾包攻擊已經成功地擾亂了俄羅斯政府和國家支持的媒體網站,"NetBlocks的主管阿爾普·托克(Alp Toker)說。他補充說,俄羅斯試圖通過過濾某些網站的訪問來減輕攻擊,並阻止黑客,這已經造成了進一步的破壞。

和許多同行一樣,卡利是在烏克蘭副總理兼數字轉型部長米哈伊洛·費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的指引下找到了擁有烏克蘭語和英語版本的Telegram群組。31歲的費多羅夫一直在通過他的Twitter帳號,懇求世界上最大的幾家科技公司的高管切斷與俄羅斯的聯繫。2月26日,他發布了一個Telegram群組的連結,"我們需要數字人才,"他說。"每個人都能分到任務。"

雖然卡利的祖國長期保持軍事中立政策,但當他看到費多羅夫的推特時,他覺得自己聽到了一種感召。"我想用我的進攻技能幫助烏克蘭,"他通過Telegram說。"我來自瑞士,但我是一個強大的黑客,而且我為每一個烏克蘭人感到難過。我這樣做是因為我和烏克蘭站在一起,我想以某種方式幫助烏克蘭。我認為,如果我們入侵俄羅斯的基礎設施,他們可能會被迫停止戰爭,因為他們國內的一切都會亂套的。"

卡利說,他儘量少跟父母介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而且說了他們也不是特別感興趣。他不是唯一一個這樣做的人。

20多歲的卡羅琳來自紐約市區,她剛告訴父母,她已經應徵加入了IT大軍。"他們開始擔心了,"她說。

推特和Instagram上的視頻揭示了這場衝突對烏克蘭平民的毀滅性影響,卡羅琳在看到費多羅夫的推特後感到有必要採取行動。在川普競選總統期間,她見證了虛假信息的傳播會帶來多大的破壞。"2016年的大選讓我們大開眼界,認識到這些事情的不幸影響,以及它如何真正影響我們在現實世界中的一些人際關係。"

烏克蘭副總理兼數字轉型部長米哈伊洛·費多羅夫。

只有一個問題:她不知道Telegram是什麼。與卡利不同,這位前幼兒園教師並不是什麼黑客。起初,她擔心這個應用程式是一個陷阱。但經過一番研究後,她下載了它,並加入了這個群組。

當該組織的管理員要求黑客用分布式拒絕服務攻擊(DDoS)攻擊俄羅斯國家網站時,她感到不知所措。分布式拒絕服務攻擊是指對網站進行流量轟炸,使其無法訪問。

但卡羅琳很快就找到了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在Telegram的英文群組裡,她組織人們與一個網站合作,為打擊俄羅斯方面散播的虛假信息做事實核查。她說:"我喜歡扮演那個過濾器的角色——就像推動風帆朝正確方向前進的風一樣。"

她每天花幾個小時在Telegram中分享信息。她說:"我也說不好,我覺得這就是我與生俱來的天性,我參與得越多,它就會激勵我。我所做的一切就是收集所有這些信息,試圖粉碎這些正在進行的虛假信息運動。"

35歲左右的恩里克來自立陶宛,是一名IT專家。他覺得加入Telegram小組是"正確的事情"。他說:"我打小就聽父母說他們是如何被流放到西伯利亞的,聽了這些故事,你一輩子都無法擺脫那種恐懼。我們害怕下一個就是我們自己。"

早前俄羅斯占領頓巴斯地區時,他基本上沒怎麼關注。頓巴斯是烏克蘭東部的一個地區,普京的軍隊在2014年入侵該地區,並聲稱其為俄羅斯領土。但隨著立陶宛電視台對俄羅斯侵略的報導越來越密集,他覺得自己沒法繼續視而不見了。他不太關注如何摧毀俄羅斯的網際網路,而是更多地關注如何動員普通俄羅斯人起來反抗獨裁者。

他說:"我希望世界能給俄羅斯人施加更大的壓力,讓他們願意重新評估自己的成長經歷,理解人們在向他們尋求幫助,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也許結局會有所不同。"

恩里克被烏克蘭人民的勇氣所鼓舞。這包括那些走上街頭保衛國家的人,以及那些使用鍵盤的人。烏克蘭有29萬IT從業人員,是全球主要的外包技術國家之一。雖然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放棄了日常工作,為軍隊而戰,但還有一些人加入了IT大軍,繼續發揮自己的專長。

其中包括為一家全球廣告技術公司工作的薩姆(Sam)。他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通過廣告平台向俄羅斯人發送他所謂的"反宣傳"。

烏克蘭廣告業發送了薩姆所說的"具有攻擊性"的視頻,視頻顯示被俘的俄羅斯士兵懇求他們的母親,並試圖讓他們相信烏克蘭戰爭的現實。其他人則強調了制裁對俄羅斯的影響,以及烏克蘭軍隊的實力。"他們會讓每個人都行動起來,"薩姆說。

來自50家機構的約100名廣告專家正在設計和傳播廣告,試圖提高俄羅斯和白俄羅斯國內對俄羅斯所作所為的認識。

IT大軍的團隊合作給恩里克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人想要做點什麼,"他說,"你要求參與者破壞或運行一些東西,你就能做到,"社交媒體的即時性——以及看到即時效果的快感——讓參與者沉浸其中。"一切都是實時的,"他說,"一切都在網上,網絡攻擊的效果能在所有人眼前立刻呈現出來。"

烏克蘭軟體工程師亞歷克斯(Alex)表示,Telegram群組主要用於DDoS攻擊。他並不想切斷俄羅斯與網際網路的聯繫,而是想向俄羅斯人展示真實的戰爭圖像。

這就是黑客團體"匿名者"(Anonymous)本月聲稱對俄羅斯電視頻道所做的事情。"我的理想方式是為俄羅斯人做一些能夠證明真相的事情,"亞歷克斯說。但是,對於DDoS攻擊的建議也被積極採納。他說,當Telegram群中出現目標網站的連結時,半個小時內就能完成攻擊。

過,一些網絡安全專家對此表示擔憂。薩里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網絡安全教授艾倫·伍德沃德(Alan Woodward)表示:"組建這支志願軍存在一些風險。"他擔心的是,在指揮作戰計劃和總體戰略方面缺乏問責制。他說:"充其量,他們所做的只是進行干擾。這對俄羅斯人來說可能是一個麻煩,但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的攻擊並沒有真正影響到俄羅斯的戰鬥能力,產生任何決定性的影響。"

伍德沃德說,一支由30萬黑客組成的軍隊一定會包含一些壞種子。"這些志願者可能會開始攻擊那些並非烏克蘭政府真正想要的目標,比如說醫院。"

還有一個風險是,這種公開呼籲可能很容易被俄羅斯人利用,製造負面新聞。他說:"你永遠不知道誰是志願者。他們不僅可能以烏克蘭的名義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還可能做一些直接迎合俄羅斯人言辭的事情。"

馬爾他大學國家安全和情報學者阿格尼絲·維內馬(Agnes Venema)也對滲透的恐懼感到擔憂。她說:"他們是不是有用,取決於他們的協調能力以及技能。給普京的遊艇改名很可愛,但入侵俄羅斯電視台播放烏克蘭國歌能幫助烏克蘭人實現其戰略目標嗎?"

儘管心存疑慮,但維內馬仍然認為,召集志願部隊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她說:"我不是那種誇大其詞的人,但我想說,這種公民參與的水平是前所未有的。"儘管如此,她說,這可能很快就會事與願違——一旦黑客開始接受烏克蘭軍隊的命令,他們就會被認為是戰鬥人員。"這意味著這些人是合法的軍事目標,"她說。

那些捍衛烏克蘭存在權利的人是否知道或擔心這是另一個問題。"我不在乎,"卡利說,他正在試圖DDoS攻擊一家俄羅斯新聞網站,烏克蘭IT軍的管理人員曾將其標記為虛假信息來源。"我從來沒有擔心過。"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衛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20/1723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