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烏國際戰士都像韓網紅李根大尉?美媒揭「雜牌軍」混亂內幕

烏克蘭組建國際軍團對抗俄羅斯,不過是否所有外國志願軍都像南韓網紅李根大尉那樣身經百戰?有志願者透露,多數人完全沒有軍事訓練經驗,他們到了當地才發現遲遲等不到武器,呼籲要來參戰的外國熱血人士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有可能最後只是變成炮灰,美聯社形容,這支國際軍團實際上就是一支「雜牌軍」。

外國志願者透露,烏克蘭號召的國際軍團內部一片混亂。圖為從波蘭邊境城市米迪卡(Medyka)進入烏克蘭的外國戰士。(圖/美聯社)

在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號召下,許多外國志願者抵達烏克蘭,準備對抗俄羅斯

烏克蘭組建國際軍團對抗俄羅斯,不過是否所有外國志願軍都像南韓網紅李根大尉那樣身經百戰?有志願者透露,多數人完全沒有軍事訓練經驗,他們到了當地才發現遲遲等不到武器,呼籲要來參戰的外國熱血人士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有可能最後只是變成炮灰,美聯社形容,這支國際軍團實際上就是一支「雜牌軍」。

俄軍13日空襲距離波蘭邊境僅25公里、烏克蘭西部城市亞沃利夫(Yavoriv)的「國際維和與安全中心」(International Peacekeeping and Security Center),造成35人喪命。「國際維和與安全中心」是烏克蘭訓練外國志願軍的基地,美聯社報導,在這裡受訓的瑞典志願軍索德(Jesper Söder)描述周日當天基地遇襲的景象:「完全地獄:火、大叫、痛苦,以及更多的炸彈及飛彈。」

圖為來自美國的志願者費柯爾(Michael Ferkol)。(圖/路透社)

目前已經抵達波蘭克拉科夫(Krakow)的索德表示,當時他帶著一組斯堪地那維亞人、英國人、美國人離開基地,越過邊境進入波蘭,他不確定究竟有多少國際志願者在基地受訓,推測有數百人。

索德本身曾在敘利亞作戰,與庫德族人一起對抗伊斯蘭國,不過他說,亞沃利夫的多數國際志願人士先前完全沒有軍事訓練經驗。

令人意外的是,部分志願人士抵達烏克蘭後才發現沒有武器、防護裝備或適當訓練,這支國際軍團缺乏組織,內部瀰漫著混亂。

圖為愛沙尼亞民眾準備進入烏克蘭加入國際軍團、對抗俄羅斯。(圖/路透社)

自願參軍的英國男子羅賓森(Matthew Robinson)表示,「現在一團亂,缺乏組織,如果你不是和一群有警覺性的人在一起,你很快就會陷入麻煩。」

羅賓森與一群外國戰士在烏克蘭西部城市利維夫(Lviv)的郊區接受訓練,他描述受訓情形,「有多個軍團、大量假承諾、大量假消息」,甚至還有「巨大的語言障礙」,「這裡許多人沒開過槍。」

俄軍轟炸烏克蘭西部城市亞沃利夫(Yavoriv)的軍事基地「國際維和與安全中心」。

俄羅斯聲稱13日的空襲擊殺了180名傭兵,俄羅斯發言人科納申科夫(Igor Konashenkov)更稱俄軍不會對烏克蘭境內的傭兵手下留情,將會追蹤外國傭兵的動向,並再次發動攻擊。美聯社評論,莫斯科的威脅加深了這群外國戰士所面臨的危險,現在這支國際軍團實際上就是一支「雜牌軍」。

令人擔憂的是,索德關於轟炸當天的評論,顯示這不是一起無差別攻擊,他說這場攻擊與他過去所經歷過的都不同,「他們確切知道要打什麼,他們確切知道我們的武器庫在哪裡,他們確切知道行政大樓在哪裡,他們用飛彈打中要害。」

外國志願者加入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行列。

曾在美國陸軍憲兵隊服役的26歲美國人思凱(Jericho Skye)相當慶幸自己駐紮在基輔,逃過這場空襲,不過他對於至今仍拿不到武器感到憤怒,「我們對於身處戰鬥區的中央、幾乎每天都有炸彈落下,而我們卻只是因為官僚主義及行政作業而拿不到武器感到非常生氣。」

思凱說這是他的「第一場戰爭」,強調他是來「幫忙保護」,不是來做「後勤工作」。

圖為來自英國的外國戰士。(圖/路透社)

像他這樣熱血的人不少,報導指出,部分烏克蘭駐各國大使館被熱情的志願人士擠爆,例如烏克蘭駐巴黎大使館,就有許多來自法國各地的志願者填寫報名表。

曾在美國陸軍服役5年的芝加哥警察約澤福維奇(Harrison Jozefowicz)就辭掉警察工作,加入烏克蘭國際軍團,他稱自己受到「崇高」的動機驅使,「這裡發生戰爭罪行,數百萬難民逃難,我知道比起芝加哥警察局,現在這裡更需要我。」

儘管許多外國志士熱血沸騰,不過羅賓森仍警告志願者來之前要先為自己設定好限制,多方取得資訊,「因為你有可能很快就會被迫編進軍團、送到前線去」,「就算你意圖良善想幫助別人,但你基本上有可能變成炮灰。」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中時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22/1724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