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丹:中國海外民運的意義 余茂春就是例證

作者:
雖然外界看不到,但是我想中共的情報部門非常清楚,中國海外民運絕對不是一事無成。且不說海外民運幾十年堅持發聲,堅持對國內進行人道救助,長期以來,海外民運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儘管比1989年的時候有所減低,但還是依然存在的。上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操盤手之一餘茂春,以前就是海外民運的一分子;海外重要的異議人士與美國和歐洲的國會和民間人權團體長期保持密切接觸,對於國際社會在中國問題上的決策也始終在發揮作用。

2022年3月16日,美國司法部宣布起訴5名嫌犯,涉嫌為中國政府充當代理人。(路透社)

長期以來,一直有一種頗有市場的對海外民運的觀點,基本上可以分為三點:第一,中國海外民運三十年來一事無成;第二,對中國的事情毫無影響力;第三,海外民運對中共一點威脅性都沒有。

流傳甚廣的這三種看法,當然是錯誤的。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最近公布了一系列中共特工對海外民運人士進行迫害、監視,並搜集相關材料的案件,這些案件從監控開始到收網抓人,大多經歷了好幾年的時間;再加上前幾年爆出的原民陣副主席馬大維的間諜案,事實非常清楚:如果海外民運真的一事無成,真的對中共沒有威脅性,真的一點影響力都沒有,中共又何必長期以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派人打入民運內部,窺探民運動向呢?紐約的王書君為中共所做的事情,主要是打聽民運人士的觀點。按理說,如果海外民運真的不重要,如果我們的觀點真的沒有價值,那有什麼好打聽的呢?中共專門派人收集這些觀點,匯報到情報部門去,難道是吃飽了撐的嗎?顯然,長期以來外界對於中國海外民運的看法是偏離事實的。

被美國起訴的王書君。(Public Domain)

我當然不是在這裡批評那些輕視海外民運的人,他們可能是因為不了解情況,也可能是因為只看到了海外民運中比較為人詬病的一面而沒有顧及其他,有的也是出於好意才去苛求。但是,這次中共對海外民運進行情報搜集案件的集體爆發,確實是一個機會,讓外界看到了:中共始終把海外民運看作是嚴重的政治威脅,並一直在千方百計進行破壞。那麼,讓中共感到威脅的到底是什麼呢?這個問題,其實可以換一個說法,那就是:中國海外民運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我認為,海外民運幾十年來或許有種種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但它的存在和活動的意義也是不容抹殺的。這包括:

第一,不管海外民運的實力是強還是弱,這是少數公開以推翻中共統治為鮮明目標的政治群體,因此而具有重大的符號意義。這個符號意義在平時顯現不出來,但一旦中國政局發生動盪,這個符號就可以很快凝聚起反對力量,這是中共感受到的主要威脅。這種威脅是建立在對於未來的預期和判斷的基礎上的。

第二,幾十年來,雖然外界看不到,但是我想中共的情報部門非常清楚,中國海外民運絕對不是一事無成。且不說海外民運幾十年堅持發聲,堅持對國內進行人道救助,長期以來,海外民運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儘管比1989年的時候有所減低,但還是依然存在的。上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操盤手之一余茂春,以前就是海外民運的一分子;海外重要的異議人士與美國和歐洲的國會和民間人權團體長期保持密切接觸,對於國際社會在中國問題上的決策也始終在發揮作用。這,也是中共忌憚海外民運的地方。

余茂春(左二)與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等一起訪問台灣。(台灣總統府提供)

第三,民主政治的主要內涵之一,就是反對力量的存在。海外民運作為針對中共的公開反對派,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對於中國民主政治的實質性建設。我多次講過,中共當然不會推動民主,但中國人自己可以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自己先踐行民主。海外民運的參與者,就是用自己的行動在踐行民主。你可以質疑其踐行是否成功,但這種實踐的意義是不可抹殺的。

總之,海外民運有很多需要自我反思的地方,但是說海外民運一事無成、毫無影響力、對中共並無威脅,顯然也是需要反思的觀點。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王丹為您做的評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25/1725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