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莫里森:與中共新任駐澳大使會面將是軟弱的表現

莫里森說:「外交部長會見了大使,正如她與許多大使一樣。但是,當它涉及到一個政府首腦時,只要中國繼續拒絕與澳大利亞的部長和事實上的總理進行對話,那麼我認為這是一個完全相稱的反應。」記者追問:「但實際上,情況不是相反嗎?如果部長級對話受阻,總理難道不會實際介入並與大使交談嗎?」莫里森給予了否定的答覆。記者問:「事實上,這不正好相反嗎?」莫里森說:「不,不是相反,因為那將是我們軟弱的表現。我可以向你保證,作為總理,這是我向中國發出的最後一個信息。」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3月26日在出席記者會時表示,在所羅門群島證實正與中國建立「更廣泛的安全協議」後,整個太平洋地區對此事都「非常擔憂」。另就他為何尚未會見新上任的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的提問,莫里森回答說:「我的意思是,與習主席不與我國駐中國大使會面的原因相同。大使不經常與政府首腦會面,在澳大利亞也是如此。」

南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政府25日證實,正與中國建立夥伴關係,以便在其尋求安全關係多樣化之際應對安全威脅,並確保投資環境的安全。此前,媒體報導的相關文件稱,中國有可能會在位於澳大利亞東北方的索羅門群島設立軍事基地。這個消息引發澳大利亞的緊張關切,長期以來澳大利亞一直是索羅門群島主要的防衛夥伴,以及最大的援助國。澳大利亞和紐西蘭兩國都表示,已經向索羅門群島政府表達對事態的關切。

據路透社報導,索羅門群島政府在對此事的首次公開評論中說,該國正在「使國家的安全夥伴關係多樣化,包括與中國的夥伴關係」,並正在努力與中國簽署一些協議,「以進一步為當地和外國投資創造一個安全的環境」。

索羅門群島政府在一份聲明中說:「需要擴大夥伴關係,以提高我國人民的生活品質,解決國家面臨的軟硬安全威脅。」該國政府的一名官員周四表示,這個太平洋島國已經與中國簽署一項警務協議,並將向內閣提交一份涵蓋軍事領域的全面安全協議提案,以供審議。

索羅門群島稱,這項協議除了維護法治之外,還將涵蓋人道主義需求,並補充說,在最近的騷亂後,需要重建經濟,並將與中國簽署一項航空服務協議及增加貿易。其補充說,與澳洲在2017年簽署的安全協議將予以保留。

這一事件引發了即將舉行聯邦大選的澳洲國內主要兩黨的關注。在周六的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說:「總理,索羅門群島已經確認,他正在尋求與中國的這種安全安排。你從澳大利亞的盟友那裡聽到了什麼?他們是否擔心?澳大利亞又能做些什麼來阻止這一切?例如,陸克文建議直接派(澳洲外長)瑪麗斯·佩恩去當地,試圖阻止此事的發展。」

莫里森回答說:「讓我提出幾點意見。我認為整個太平洋大家庭都非常關注,因為我們與我們的太平洋大家庭一直保持聯繫,他們將在本周末與領導人進一步討論。昨天,我們的使團團長和索加瓦雷(索羅門群島)總理舉行了一次會議,討論了這些問題,他們非常了解我們在這方面的觀點。但我認為,這些事件所強調的是我國政府將我們對太平洋地區的海外發展援助增加了50%的原因。」

莫里森說:「我知道,前總理前些天把一些數字說得天花亂墜——完全是錯誤的。他們只是不真實。我們實際上將我們在太平洋地區的海外發展援助投資增加了50%。這是一個進步,因為我們必須從工黨在這一領域的投資中得到提高。當他們在追逐安理會的選票,把錢扔到遠離我們地區的大陸時,我們決定增加我們的重點,並把它集中起來,這是在畢曉普外長領導下開始的,把我們來自世界各地的海外發展援助集中到太平洋地區,因為我們認為這是我們的首要責任。」

莫里森說:「除此之外,還增加和裝備了我們的國防軍,這在太平洋國家大家庭中發揮著如此重要的作用。我們將國防投資從陸克文留給我們的1.57%提高到了1.57%,如果我們保持工黨和陸克文的水平,自我們執政以來,我們將減少550億美元的國防開支,僅在今年就減少了100億美元。因此,我們的政府是在太平洋地區加大力度的政府,我們在面對越來越多的威脅和越來越大的壓力時加大力度。」

莫里森說:「我們一直在對這些作出回應,我們將作為太平洋國家大家庭作出回應,澳大利亞是其中之一,紐西蘭是另一個,我們將在這些問題上取得進展,我們尊重我們地區各個島嶼國家的主權。他們在自己的地方做出自己的決定,我們尊重他們的民主制度。而與此同時,儘管如此,我們將與我們在太平洋地區的夥伴國家合作,以確保對我們認為這帶來的風險和威脅有敏銳的認識,我們已經非常清楚地表明了這些立場。」

稍後有記者提問說:「你沒有與中國大使會面有什麼原因嗎?」

莫里森回答說:「我的意思是,與習主席不與我國駐中國大使會面的原因相同。大使不經常與政府首腦會面,在澳大利亞也是如此。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會這樣做。但是,當我們有一種情況,即中國完全阻止澳大利亞和中國之間的任何部長級、部長對部長的對話,那麼,直到這些安排被取消,中國消除這種阻礙,那麼,我認為澳大利亞人會認為我與大使進行這種對話是非常不合適的。」

莫里森說:「外交部長會見了大使,正如她與許多大使一樣。但是,當它涉及到一個政府首腦時,只要中國繼續拒絕與澳大利亞的部長和事實上的總理進行對話,那麼我認為這是一個完全相稱的反應。」記者追問:「但實際上,情況不是相反嗎?如果部長級對話受阻,總理難道不會實際介入並與大使交談嗎?」莫里森給予了否定的答覆。

記者問:「事實上,這不正好相反嗎?」

莫里森說:「不,不是相反,因為那將是我們軟弱的表現。我可以向你保證,作為總理,這是我向中國發出的最後一個信息。」

記者追問:「你如何回應中共外交部的評論,即澳大利亞政府對索羅門群島協議的評論是不負責任的、無益的和造成緊張的?」

莫里森說:「我完全不同意他們的觀點,我不同意他們的依據是,我們一直在太平洋地區,我們一直在那裡支持。太平洋國家知道,我們是他們太平洋家庭的一部分,我們一直優先考慮他們的需求和利益,尊重他們的主權,沒有試圖影響他們或以任何方式干涉他們。我們一直在那裡支持他們,而這正是太平洋人民對澳大利亞的理解。因此,我們有資格談論我們在太平洋地區的家庭成員。其他人,我,其他人的評論,我不認為是由同樣的經驗所決定的。」

記者問:「你認為這對該地區來說是一個糟糕的協議嗎?」莫里森給予了肯定的答覆。據當地媒體報導,澳大利亞反對黨工黨領袖阿爾巴尼斯(AnthonyAlbanese)透露稱,他沒有與中國新任駐澳大使會面,「實際上也沒有與中國大使館的任何其他官員會面」,「我尊重並支持總理的決定」。但他補充說:「澳大利亞需要增加我們在太平洋地區的存在。我們需要參與。本屆政府上台後,削減我們在該地區的對外援助是一個錯誤。」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27/1726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