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這一年來,人們已經看膩了許家印一次又一次表決心、誇海口。

許家印出局了。

3月22日晚9點,恆大集團召開了今年以來第二次投資人會議。恆大集團早早放出消息,表示許家印不會出席。

參與會議包括恆大集團高層與財務顧問,包括恆大集團執行董事肖恩、非執行董事梁森林以及風險管理委員會委員陳勇,卻唯獨少了那位集團的董事局主席。

恆大的日子已經不好過了整整一年。而眼下的風浪,正是洶湧的時候。

本周一上午9點,中國恆大集團、恆大汽車、恆大物業三家在港交所連發公告,宣布短暫停止買賣。

第二天,停牌繼續。甚至集體宣布延發年報。似乎在破罐子破摔,儼然一副把「擺爛」進行到底的氣質。

恆大物業的公告裡還提到,公司有約134億元人民幣的存款為第三方提供的質押保證金,已被相關銀行強制執行。

就是這樣的時刻,至關重要的投資者電話會議,許家印選擇了缺席。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許家印去哪了?

他上一次缺席,是今年兩會的全國政協會議。原因是「公司在全力化解經營危機」。但也有消息稱,真正的原因是,許家印被告知不要參加。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有人猜他進去了,有人開玩笑說他怕被扔雞蛋,還有人套用了賈躍亭的句式,「下次出席,明天回國」。

眾說紛紜之際,許家印居然現身了。

3月22日晚7點,恆大新能源汽車集團召開了「大干三個月實現恆馳5量產」的動員大會,坐在紅木會議桌主位的,正是這位昔日首富。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西裝革履的許家印,身後的紅色條幅寫著「大干三個月實現恆馳5量產」。氣勢一點沒有落下。

他在會議上提出要求,「汽車集團要日夜奮戰,努力拼搏,大干三個月,6月22日一定要實現恆馳5量產,為恆大汽車的健康持續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據說這已經是恆大汽車內部每月的例行雞血了。

與會者做著筆記,鼓著掌。表情或喜笑顏開,或是嚴肅沉思,儼然再正常不過的一次會議。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在這間燈火通明的會議室里,仿佛恆大的危機,從沒有發生過。前方只有拼搏努力,和恆大汽車持續發展的大好可能。

像一出木偶戲,人人手上都牽著線。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出局與希望

這其實不難理解。

這一年來,人們已經看膩了許家印一次又一次表決心、誇海口。

許家印不想虛與委蛇地應酬投資人,低聲下氣地陳述公司現狀。繼續透支恆大和自己的信用,不如去恆大汽車打打氣加加油,做出一幅努力掙錢還債的姿態。

與其被媒體報導他的狼狽姿態,不如他自己把焦點引導到恆大新能源汽車上。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這也是許家印心中恆大最後的翻身希望。

而且更重要的是,許家印的想法已經不再重要。成也蕭何敗蕭何,隨著恆大重組日期的日漸逼近,這位創始人的意願,不可能繼續改變恆大的方向。他之所以還安居在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只是各方利益權衡,不希望恆大再起波瀾。

摘錄一段會議中恆大執行董事,恆大新能源汽車集團董事長肖恩的講話:

「最後,再次懇請債權人繼續給予公司支持,不採取激進行動,為公司推進債務重組提供必要的時間和空間,共同維護當前來之不易的穩定局面,以此作為重組方案制定與成功執行的基本保障,確保各利益相關方權益不受損害。」

有人提問恆大系三家上市公司延期刊發年度業績的原因,並直接問到,「預計什麼時候能出具2021年年度報告?」

恆大的高管給不出明確日期,但理由倒是準備充分:

「由於地產業務的經營情況發生了重大的變化,核數師增加了大量額外的審計程序」,「新冠疫情的影響,核數師需要更多的時間確認公司財務情況」。

疫情是個筐,什麼都能往裡裝。

「後續董事會將督促上市公司積極配合,協調、推動核數師的有關工作,在切實可行的情況下發布經審計的年度業績。」

這狀況顯然不會良好。

恆大能賣的早就賣了。

去年9月29日,中國恆大董事會宣布稱,一家全資子公司將轉讓盛京銀行部分非流通內資股,占盛京銀行已發行股份的19.93%。籌措了15億美元。

恆大在香港元朗和生圍的項目也在尋求出售。香港的恆大中心也用於擔保聯合貸款,尋找潛在買家接觸洽談。

物業抵押的抵押,出售的出售,資產已經變不出新花樣。巨大的窟窿,不是恆大本身的體量可以填補的。

去年10月,是恆大最有希望拿到大筆現金的時刻。

合生創展於2021年10月11日與恆大訂立買賣協議。根據該協議,10月12日起,恆大物業將成為合生創展的間接非全資子公司。

這涉及到恆大物業54億股份,占恆大物業已發行股本的50.1%,對價為200.4億港元。

結果煮熟的鴨子飛了。

許家印寧願在10月19日,以不到3億港幣的價格,向中國建設銀行抵押自己位於香港山頂的豪宅布力徑10號B洋房,也不願接受恆大物業的股份出售。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不僅是香港的別墅,還有私人飛機、深圳灣一號和廣州珠江新城自住的房子,還賣了股票,最後湊了70億現金,維持恆大的基本營運。

10月13日,中國恆大向合生創展發送了通知,「表示賣方予以解除或終止該協議」。

合生創展倒是誠意十足,在公告中表示:「不接受賣方所聲稱予以解除或終止該協議的任何實質內容,並已反駁賣方通知。儘管合生創展仍準備根據協議完成收購」。

這筆交易終究還是未能實現。

許家印還抱有不切實際的希望。

「做好復工復產,就一定能恢復銷售、恢復經營、還清債務。」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他提出了恆大化解風險自救的三大戰略決定:一是堅定不移、全力以赴實現復工復產保交樓;二是全面實施現樓銷售,大幅壓降房地產開發建設規模;三是10年內實現由房地產業向新能源汽車產業的轉型。

從被央行和銀保監會約談後,許家印一度把重心放在了交房上。他帶著集團8位副總裁代表八大保交樓專項工作組,各省公司董事長代表班子成員、項目組,簽下了「保交樓」軍令狀。

到2021年底,恆大數據顯示,全國項目復工率達到92.9%,80%以上主體、裝修單位及供應商恢復合作及供貨。

但普通人誰敢給恆大接盤?

這個數字很快掉了下去。截至2月末,恆大非冬歇項目復工率勉強突破80%。確認繼續合作的施工單位只剩1700家,在全部合作單位中占比回落到70%。

施工方和賣家們,用腳投票。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最後一根稻草

此路不通,新能源車就成了恆大的最後出路。

去年11月9日,中國工信部官網發布的第350批《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新產品公示中,恆馳5 LX兩款型號名列其中。

而昨天投資人會議透露的消息,恆馳5汽車在今年年初首車下線,並在2月11日進入工信部第353批新產品公示名單。

通過了公告期的恆馳5,已經具備了銷售資格。

有媒體報導稱,近日廣州、深圳、長沙、鄭州、杭州等全國多個城市,均有恆馳5在進行路跑。

似乎萬事俱備,只欠量產。

許家印計劃讓它在今年6月底前後量產下線。

然而光靠賣車,肯定是不夠還上恆大的巨額債務。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股市融資,才是填補窟窿的最後指望。連賈躍亭都能靠上市再續個幾十億,已經投入了數百億的恆大汽車,還在等待鹹魚翻身的機會。

許家印,果然被踢出局

特斯拉等新能源車企的市值,如同吊在驢子面前的胡蘿蔔,是恆大汽車憧憬的美夢。

用恆大官方的話來說,這叫「積極推進恆大汽車戰略投資者的引進工作,廣泛接觸潛在的投資人,努力實現恆大汽車的價值修復。」

再等三個月,恆馳5量產,一切見分曉。

但對於許家印來說,他其實已經是恆大未來的局外人了。即使恆大勉強靠著新能源續上了命,這位昔日首富,也不可能藉此翻身。

玻璃大王曹德旺語帶諷刺地說過,「許家印總共39億的自身資本,貸款可以做到兩萬億,這就是中國式的金融。」

這樣的故事,哪有可能演上第二回?(作者: 吳昕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佬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27/1726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