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美國轟炸東京與中國拯救機組人員

作者:

杜立特(左二)率領的1號機組空襲前在轟炸機前留影

1942年4月18日中午12點30分,一架B-25美軍轟炸機超低空以280英尺(1英尺為0.3048米)的高度掠過東京南部市區上空,一些日本婦女還以為是日本軍機通過而向其招手,但那架轟炸機突然拉升高度到了1200英尺,投下四枚燃燒彈,瞬間一座軍工廠燃起大火。

同時,在不到30秒內,東京北部、橫濱、大阪、名古屋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

這場空襲就是「二戰」中有名的杜立特轟炸東京之役,這場空襲不僅改變了亞洲戰區之形勢,也改變了中國抗戰之命運。

2011年1月30日,在洛杉磯聖瑪里諾市的一次聚會上,杜立特將軍(Jimmy Doolittle)之孫女珍娜·杜立特(Jonna Doolittle Hoppes)談到他祖父一些不太為人所知之往事,包括當年將B-25轟炸機放在航空母艦上,駛近日本海起飛偷襲後不再飛回航空母艦,構想卻是來自一位羅姓潛水艇美軍軍官;珍娜又提到她祖父當年率領的16架B-25轟炸機機組成員都是第一次上戰場,在80名機組成員中除杜立特是中校、副隊長是上尉以外,其他隊員大部分是25歲還不到的中尉及上士小伙子。

珍娜也談到她祖父這一生對機組人員在轟炸東京後,飛向浙江因油料不足迫降或跳傘而被中國老百姓搭救脫險後能回到美國,而中國浙江一帶老百姓後來被日軍屠殺,而感到內疚及遺憾!

從未使用過的B-25轟炸機跑道

1942年4月18日美軍16架B-25轟炸機自航空母艦「大黃蜂號」起飛,在轟炸東京後繼續向西飛往中國降落,原計劃航空母艦在離日本約400英里時飛機才自航母上起飛,但在距日本還有726英里時被日本漁船發現而被迫提前起飛,因而油量不足,16架飛機機組成員分別迫降或跳傘逃生,最終都未抵達中國方面準備的跑道。

1941年12月7日日軍偷襲珍珠港,兩周後羅斯福總統就提出了報復日本之計劃。杜立特被選為此計劃的指揮官,在極度機密下美軍用16架B-25輕型轟炸機在佛羅里達州練習了在485英尺內強迫短場起飛的訓練,這一段故事在電影《珍珠港》中也有表現。

1942年2月,美國方面將此計劃之大概向蔣介石作了通報,要求在中國浙江、江西、廣西等地提供降落之跑道。因為是高度機密,在當時中國重慶政府只有蔣介石、何應欽、顧祝同及陸軍工兵指揮官傅克軍將軍知道,但飛機將從哪裡飛來無人清楚,此計劃就連當時在緬甸史迪威將軍也不清楚細節。

在上述聖瑪里諾市的那次聚會上,參會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傅其倫上尉的祖父正是當年陸軍工兵指揮官傅克軍將軍。傅克軍將軍當時是中國陸軍26個獨立工兵團的最高指揮官,直屬陸軍總部,當時負責指揮修建機場跑道、江陰要塞、宜昌交叉炮台及滇緬公路等軍事工程。

在傅克軍將軍的回憶錄中可以看到,當初為了美軍B-25轟炸機準備了五個跑道,但當時所謂「跑道」只是些泥土加上石粒壓堆之路面。在兩個月不到的時間內,要改修加寬加長這些跑道根本來不及,陸軍工兵團除動用工兵外也徵用了無數百姓。當初中國也沒有什麼機械,部分跑道幾乎是用手推壓路機完成的,中國老百姓及工兵們沒有人知道趕工這些跑道要做什麼,抗日的熱情使中國人完成了不可思議的工程。

最後在4月初轟炸起飛前三周才決定用浙江衢州附近的幾個跑道,但實際上這些跑道最終都沒有用上。美軍B-25轟炸機原定4月19日清晨抵達中國,但在18日因提早起飛,B-25機隊完成任務再向西飛時已近傍晚,最後除一架降落到俄境海參崴(符拉迪沃斯托克)外(機組人員5人在10個月後被遣返回美國),其餘15架都在浙江沿海迫降或跳傘。80名機組人員中有16人因飛機墜毀,或跳傘,或被日軍殺害遇難,其他在浙江迫降及生還之隊員被當地老百姓救起,經千辛萬苦才送到重慶,並一一安排回到華盛頓。領隊杜立特蒙羅斯總統召見嘉獎由中校跳級升為準將,一直到後來升為四星上將。

日本人經過這次大轟炸大為震驚,而日軍也因此惱羞成怒,但報復不了美軍,而在三個月內大舉出兵,派了兩個師團攻擊浙江一帶,從海岸地區向內陸320公里內凡是有涉嫌幫助美軍救援的老百姓村莊男男女女全部殺光,成百上千的村莊被日機炸毀夷為平地,三個月之中殺死中國軍民達25萬之眾。

當時蔣介石曾拍了一封電報給美國國務院,裡面說:「美國轟炸東京,日本軍隊對中國實行報復,凡是美國飛行隊降落之濱海地區或任何被猜疑幫助過美國人的村莊,不管是這些地區中每一個男男女女及兒童……通通屠殺……本人重複一遍……日軍屠殺這些地區中每個男男女女及兒童,有如德軍在歐洲戰場上對捷克一個村莊大規模的恐怖行動,不同的是在這次中國老百姓被屠殺事件中,中國老百姓都沒有得到通知!」(「二戰」中,德軍曾在捷克一個村莊屠殺了450個村民)

1945年美國在日本長崎及廣島投下了兩枚原子彈,日軍終於嘗到了侵略的後果!

蔣介石日記中的信息

在杜立特的一本回憶錄《我不可能再有如此幸運之機會》(I COULD NEVER BE SO LUCKY AGAIN)中,提到了兩點。第一,他的機組在轟炸完東京後,轉飛浙江時,本來逆風,突然改變成了順風,而使所有B-25飛機沒有掉到海里,而全部迫降在浙江沿海陸地。第二,當杜立特機組迫降或跳傘在浙江衢州機場附近時,除有1人跳傘死亡,2人溺斃,8人被日軍抓獲,其他64位機組人員好像被「已等待」之中國游擊隊救起。

中國政府這一次之成功救援,在歷史上美國一直不了解原因。筆者曾走訪浙江衢州縣政府(現已改為市政府),及在台灣和洛杉磯當年營救杜立特機組的「游擊隊忠義救國軍」的第二代子女,又特別到舊金山訪問併到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中心翻閱已公開的蔣介石日記,找到其1942年1月至4月的日記,以資求證。

蔣介石1942年1月份的日記提到:當美國「飛虎隊」100架P-40戰機進駐昆明保護重慶抵抗日機來轟炸時,也同時派飛機到浙江一帶攻擊日軍駐防部隊,往往飛虎隊飛機被擊落,美國飛行員跳傘或迫降時,飛行夾克背後有一個「青天白日標誌」,上面寫著「來華助戰洋人,軍民一體救護」,署名「航空委員會」。因此,在1942年1月開始,浙江省淪陷區之「忠義救國軍游擊隊」已在浙江一帶準備隨時救助美軍飛行員。

當時之「忠義救國軍游擊隊」屬於上海「軍統」下面之「別動隊」指揮。除了「軍統」下面「忠義救國軍」外,各地省政府,國民黨黨部,市政府,各縣市,及鄉政府都曾接到命令被要求隨時準備營救前來浙江攻擊日軍之落難美國飛行員。

在蔣介石1942年2月的日記中就提到過一段,美國曾向重慶政府提出要求,「美軍有轟炸機」將在中國降落,要中國準備「臨時跑道」,蔣介石批准了這份公文。

蔣介石4月1日日記也提到,美軍將在4月19日、20日使用衢州、麗水兩個跑道。可是日軍當時正準備南下掃蕩游擊隊,蔣介石欲通知美軍計劃延期。

美國在4月1日船隊已出發,並把船隊出發之目的告訴了蔣介石,提到日期已改不了。

出於上述原因,4月初蔣介石下令第67師師長莫少碩進入杭州附近阻擋日軍南下。

第67師及「忠義救國軍」配合去阻擋了日軍的攻勢,中國軍隊接到命令後頑強抵抗。日軍被中國軍隊強烈阻擋,也不知道為什麼中國軍隊如此拼命死守。

1942年4月18日清晨,杜立特特遣船隊被日本漁船發現而提早起飛,而船隊在杜立特飛機起飛後,立刻調轉航向,回航往夏威夷方向,並發出電報告知夏威夷艦隊總部,「杜立特已提前起飛」,夏威夷再轉電報到華盛頓,華盛頓再轉電報到重慶,而重慶再轉達電報到浙江衢州時,當時杜立特自己座機差一點可到達衢州跑道,而衢州機場還以為日軍來襲,立刻關閉了跑道燈,導致杜立特本人座機迫降在稻田裡。

蔣介石在1942年4月18日那天的日記中寫了這麼一段話:「美軍計劃轟炸東京,怎麼提早一日迫降?如此不慎……」顯然,當時沒有人知道杜立特機組被漁船發現而提早起飛之事!

拯救人員留下的歷史記憶

當年「忠義救國軍」奉命對杜立特機組人員實施拯救,筆者了解到幾個當年的營救故事。

王老先生:現年94歲,住在洛杉磯亞凱迪亞(Arcadia)城。在1942年2月衢州機場擴建跑道時,王先生年僅24歲,並且是「軍統別動隊」隊員之一。他提到,當時中國軍民知道為了抗日修建飛機跑道,都覺得義不容辭,拿微薄之工資,24小時輪番地僅用手工具去打碎石,用手推石輪去壓路鋪平跑道之情景,並且為了擴寬跑道,將兩旁之民房推倒,也無人有怨言。

張為邦:原籍上海浦東川沙縣人,與杜月笙在浦東曾是鄰居,早年加入青幫,當時擔任浙江衢州縣一帶鄉村「忠義救國軍」之隊長職務。1938年日軍占領浙江一帶,因兵力不足,大部分浙江鄉村一帶仍控制在中國游擊隊手中。每當日軍小股部隊在不超過一排約40人左右之巡邏隊,經過浙江鄉下,都會被張為邦之游擊隊吃掉,毫不留痕跡,最後日軍對「張為邦」三個字痛恨入骨,但又抓不到。1942年1月至4月間,張為邦也確實收到命令,被告知在昆明的「飛虎隊」隨時都會前來攻擊日軍陣地。(當然,中國游擊隊並不知道4月18日將會有杜立特16架轟炸機來自日本方向將要降落在衢州跑道一事。)張為邦女兒張海倫女士自台灣赴美,現住蒙特利市,曾提到過他父親的這段往事。

劉冬生(劉同聲):1942年4月18日晚,杜立特機組人員被救起後,當時村民也好,游擊隊也好,因為不懂英語,因此與美軍簡直無法溝通。幸虧有一位村民想起附近農家有位從北平來的大學生會講英語,因此找來這位大學生劉同聲。劉同聲做翻譯,還冒著被日軍搜捕之危險,一路上與游擊隊一起保護美方人員,甚至一直陪這些美軍到達重慶安全了為止。1948年後,美軍為了感謝他,資助他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拿到了航空工程學博士,並聘請到美國空軍俄亥俄州,DAYTON市空軍航空基地研究機構工作了一生,2006年去世,杜立特孫女及健在的杜立特機組人員都曾參加了葬禮。

朱震:2011年8月份珍娜·杜立特訪問台北,巧遇一位當年空軍第八大隊的老飛行員,名朱震。朱先生來到會場,找到並告訴筆者,當年他還是位中學生,年僅16歲,家就住在衢州縣城郊區,4月18日傍晚他看到一架飛機迫降在稻田裡。起先他們都以為是架日本飛機掉下來,後來發現從飛機殘骸中爬出來的卻都是些洋人,而且他們身上穿的夾克飛行衣背後有一塊布,上面有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並有兩行字寫著「來華助戰洋人,軍民一體保護之」。16歲的朱震馬上就大喊「這些是幫助中國打日本鬼子的洋人,趕快幫助他們」。村民們很快去通知了附近的「忠義救國軍」武裝游擊隊,把這些人送到村里休息及給予食宿招待。

姚先生:麗水機場修建之故事。2011年9月筆者收到姚先生轉來的一個電子郵件,說到1942年他外祖交曾參加了浙江麗水機場擴建跑道之工作,並提到這個機場後來雖沒被用上,但他外祖父當年曾出力參加過麗水機場任務,他現在才明白這機場是為「杜立特機組」而建的,他感到很驕傲,他外祖父為國家出了一點力。筆者在收到這封郵件後曾回復並確認,當初1942年修建之麗水機場跑道,原計劃是中國政府準備的五個臨時跑道之一。姚先生還提到他與母親現住在台灣南部,1942年他母親才14歲,當時外祖父是替麗水縣政府工作,當年中國工兵團派來的人數有限,縣政府發動老百姓上萬人在兩個月內參與麗水機場擴建工作,用最原始的工具將石塊打碎,混合泥土鋪在跑道上,日夜24小時趕工。姚先生說他母親還記得祖父帶著14歲的她在麗水機場看過這種萬人積極搶修跑道的情景,也記得每到周末,有老百姓來家裡領微薄之工資。當初中國老百姓,只聽說建機場跑道以便讓中國飛機降落後可以用飛機去炸日本鬼子,便人人自動出力,沒有任何怨言,其愛國之熱忱非現在的人們所能想像。後杜立特機組沒有一架能按計劃能使用這些跑道,但3個月後,日軍派軍隊屠殺麗水縣,炸毀跑道,自5月開始,姚先生說道,他母親與外祖父外祖母逃難到深山裡達三個月之久,在深山裡靠吃野果、野生動物為生。

阮毅成:1942年國民政府浙江省民政廳長阮毅成在衢州主持搜救幫助杜立特及機組人員。阮大正先生在台灣曾是位名記者,發表過一篇有關杜立特的短文在網站上,資料都來自他父親阮毅成先生的日記。阮大正先生文章中提到,1942年4月18日,「先君毅成公正在臨海縣巡視。住於望天台醫院陳院長宅中,深夜接沿海各縣電話報告杜立特機群迫降,立即通令各地軍民、保全團隊、警察迅予救助,儘速護送後移到臨海,脫離日軍搜捕團。並囑立刻趕製大號棉襖與商洽望天台醫院陳省幾院長,美軍所有受傷人員,概送至該院治療休養。」(台北《中央日報》出版的資料第13冊第39頁,刊有當時美國空軍穿著大棉襖的照片,就是其中一部分的健兒)

杜立特機組人員中最悲慘的故事

杜立特在1942年5月回到美國後,仍有一些被俘人員下落不明,一直到「二戰」結束日本投降,美國軍方在東京收集了所有的與日本戰爭中的資料,才知道了一些人員之悲慘故事。

1942年4月18日晚,第16號機組人員中威廉法拉中尉(Lt William G. Farrow)、哈得史伯上士(Sgt. Harold A. Spatz)一行人跳傘後被日軍俘虜,後來與第6號機被俘的迪恩賀馬中尉(Lt. Dean E. Hallmark)等共八人成了日軍俘虜。直到「二戰」結束之後,美軍才知道他們的下落:一人被餓死在獄中,三人被關到日本投降後才釋放出來,而有三人被處死——就是威廉法拉中尉、哈得史伯上士及迪恩賀馬中尉。材料顯示三人在上海受審,當然在三人受審及被處死的過程中,他們自己根本聽不懂日本人在法庭中說了些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將要被處死的理由是什麼?是什麼罪?

在日本人決定執行死刑的前一個晚上,還在牢裡給這三個人一人一支筆一張紙,讓他們寫一封遺書給自己的父母。

這段故事是筆者2010年12月份在一個「軍事頻道」(MILITARY CHANNEL)上講杜立特故事上看到的。其中有一段講到第16號機機長威廉法拉中尉寫給他父母的遺書,令人心酸,大意如下:

親愛的爸爸媽媽:

明天他們將處死我,但是請看了這封信不要難過,爸媽都知道,我從小就想當一名飛行員,不是因為這場戰爭的話我可能已當成航空公司的駕駛員了……

明天以後我將永遠再見不到你們……爸爸媽媽,我要你們知道,這一切我並不後悔,我是自願參加這次任務……我也很驕傲……我是一名軍人,我終於把我的生命貢獻了給我的國家……

愛你們的兒子威廉

這三個人後來被迫跪著綁在一個矮十字架上,在上海附近一個刑場被處死的黑白照片,戰後被美軍情報人員在日軍檔案中找到。1946年東京大審判時,這張照片在法庭上作為證據,當初俘虜杜立特機組人員的幾位日本軍官、執行死刑之人員及有關法官均被處以死刑!

杜立特轟炸東京對中國抗戰之影響

杜立特偷襲東京成功後,連杜立特本人當初都未預料到後來改變了亞洲戰局之結果。杜立特認為4月18日之偷襲不過炸毀日本六十幾棟大樓,與後來美軍B-29轟炸東京及兩顆原子彈投在長崎及廣島之損壞比起來微不足道,但其對中國抗戰局勢卻產生了重要影響。

杜立特機組人員在中國迫降及跳傘,受到中國老百姓、游擊隊及中國政府之救護感激不已,而中國老百姓也因此付出了巨大而悲慘的犧牲。杜立特一行人到達重慶時,又受到了中國政府領導人蔣介石及蔣夫人宋美齡女士待如上賓之款待,並授予了「三等雲麾勳章」。

杜立特回到華盛頓,羅斯福總統召見時也有參謀總長馬歇爾將軍在場,杜立特的一番報告確實使羅斯福總統及馬歇爾將軍改變了對中國政府的看法。

1943年宋美齡訪美,羅斯福總統及夫人親自接待,並招待宋美齡住在白宮,這種友好而熱情地接待外國元首或夫人在美國歷史上並不多見。

當宋美齡到國會去演講那一天,完全是由羅斯福總統親自陪著,進入國會參眾兩院之會堂。

1943年宋美齡在美國國會那篇英文演說舉世聞名。在美國「國會記錄1943年第1080~1081頁」中記載著這篇演講的內容。在演講稿中,第二段就提到美軍杜立特機組轟炸東京在中國迫降的故事,原文如下:

……在此,我想說個小故事,來說明此一信念,杜立特將軍率部下去轟炸東京,回程時有些美國子弟兵不得不在中國內陸跳傘。其中一人後來告訴我,他被迫從飛機跳傘,降到中國土地時,看到當地居民跑向他,他就揮著手,喊出他會說的唯一一句中國話:「美國,美國」,也就是「美利堅」的意思,(掌聲)美國在中國話的意思是「美麗的國家」。這個大男孩說,敝國人民聽了都笑開來,擁抱他,像歡迎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他還告訴我,當他看到我們的人民,感覺他已經回到家,而那是他第一次來到中國。(掌聲)……

在這場演講中,美國國會議員起立及鼓掌達八次之多。

歷史後來也證明了美國羅斯福總統、馬歇爾將軍及全部美國國會議員,對1943年後援華政策有很大的改變。在此之前,美國國會、羅斯福總統及馬歇爾將軍對中國戰場之支持遠不如歐洲戰場。經過杜立特機組轟炸東京及獲中國軍民極力救助,以及宋美齡國會演說,美國對華政策發生了很大改變。

1942年4月19日張為邦(前排中)與六位被營救的美軍(前排)在浙江家中合影。後排為參加營救的武裝游擊隊員。

炎黃春秋》2012年第9期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炎黃春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03/1729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