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她被俄羅斯列為2號暗殺目標 烏克蘭第一夫人受訪:開戰後就沒見過老公

「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被折磨、性侵或殺害時,我們都感同身受!」烏克蘭第一夫人歐琳娜澤倫斯卡(Olena Zelenska)接受《Vogue》專訪時,詳細描述烏克蘭婦女所面臨的恐懼。俄烏開戰迄今已48天,歐琳娜也透露,自戰爭第一天起,自己就再也沒有機會跟丈夫澤倫斯基面對面見面,只能告訴孩子,他們很快就能見到父親。

烏克蘭第一夫人歐琳娜。法新社 圖片來源:蘋果新聞網

「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被折磨、性侵或殺害時,我們都感同身受!」烏克蘭第一夫人歐琳娜澤倫斯卡(Olena Zelenska)接受《Vogue》專訪時,詳細描述烏克蘭婦女所面臨的恐懼。俄烏開戰迄今已48天,歐琳娜也透露,自戰爭第一天起,自己就再也沒有機會跟丈夫澤倫斯基面對面見面,只能告訴孩子,他們很快就能見到父親。

歐琳娜說,自己永遠記得開戰的前夕,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工作日和晚上。孩子們放學回來,她處理日常家務,儘管到處都在談論俄羅斯可能入侵,「但直到最後一刻,人們都無法相信這會發生……發生在21世紀?發生在現代世界?」

2月24日凌晨4時到5時之間,她被一聲巨響吵醒,發現澤倫斯基不在床上。當她起身時,發現他已經穿好西裝,準備離家。她後來才知道巨響原來是爆炸聲,澤倫斯基只說一句:「開始了」。她詢問到:「孩子們該怎麼辦?」澤倫斯基說:「我之後再告訴你。先把必要品和文件收齊,以防萬一。」那也是她最後一次看到澤倫斯基穿西裝。

在戰爭初期,澤連斯基就曾在影片中說到,自己是俄羅斯暗殺的1號目標,而家人是2號。但他堅持待在基輔,家人也都在烏克蘭境內。

被問及如何向9歲兒子和17歲女兒提起俄羅斯入侵一事時,她說:「沒有必要向孩子們解釋任何事情。他們看到一切,就像烏克蘭的每個孩子一樣。當然,這不是他們該看到的,但他們誠實而真誠,你不能對他們隱瞞任何事情。」涉及到孩子時,「最好的策略就是真相」。

她也說,普丁試圖分裂烏克蘭,但不可能成功,「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受到折磨、性侵或殺害時,我們會覺得自己在遭受折磨、性侵或殺害。我們不需要宣傳機制來引發公民意識和抵抗。我們都感受到的個人憤怒和痛苦,立即激發我們渴望行動,抵抗侵略、捍衛自由。」

她也說,無論是手中拿著武器計程車兵、在戰火下持續教書的老師,或是在攻擊下進行複雜手術的醫生,「當野蠻人試圖接管我們的國家時,所有人都成為志願者。我看到這在我們的孩子心中激起最深的愛國情懷。不僅是我的孩子,還有烏克蘭的所有孩子。他們長大後將成為愛國者和祖國的捍衛者。」

她也提到許多婦女冒著生命危險,徒步逃離被占領的城市,在沒有丈夫、兄弟和父親幫助的情況下,帶著孩子離開。世界正在意識到這些婦女逃離的是什麼,在俄軍撤離布查等基輔周邊村莊後,被屠殺平民的亂葬崗暴露在媒體鏡頭下。

目前已有約400萬烏克蘭婦女和兒童逃往其他國家,重新開始生活。歐琳娜說,自己無限感激收容烏克蘭難民的國家,但她也呼籲建立禁航區,以防止俄軍空襲平民地區。

她說自己已開設Telegram頻道,邀請烏克蘭民眾分享自己的經歷,共同記錄歷史,「每一則個人故事,都是烏克蘭的歷史」。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12/1734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