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記住,你也會有叫苦的一天

作者:
我甚至經歷很多次,舉報者後來幡然醒悟,又來給我道歉的。但我從來不認為這真的有用——因為在我看來,舉報這個事,他不是認知層面的錯誤,他是道德層面的缺陷。本質上無論純壞還是蠢壞,都是骨子裡的壞,那種人性糜爛,並不是一時一地的認知所導致的。

人生真正的悲劇,不是有你作為一根韭菜的卑微,而是你根本沒有認識到自己是一根韭菜,隨時也有被收割的風險。(美聯社)

今天不跟大家談遠方的戰爭了,說說眼前的,讓我也十分感慨的。一個網名叫做「忙卡豆豆」的網友公開道歉:「武漢那次我罵了方方日記,現在我在上海向她道歉,是我太年輕……」

他說的這段話裡面,其實包含了這兩年多的大歷史,以及諸多身處社會洪流中的小人物的無奈心酸,這個完全可以理解。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吃一塹長一智」的慧根和自我反省的勇氣。

一個叫做「職場人打卡日曆」的網民,「反手就是一個舉報」,把那篇魔都網友的「求救」給滅了。別人命在旦夕的奮力一呼,在他看來就是「給國家製造麻煩,讓全國人民恐慌……為了流量,蹭國家熱點實不應該」。

求生是地球上所有生物的本能。從最低端的單細胞到最高端的靈長類。當求生都成了不應該,成了製造麻煩的時候,還有什麼稱得上正常的東西嗎?高端動物的演進過程中,我們也有幸見證了很多這種逆進化——不僅不願救同類,反而還要在同類求救的時候得意的踩上一腳。當「國家」和「民族」這樣的大詞成了某些韭菜自我幻化的生存意義的時候,他甚至會把人性的泯滅當做一種無上的榮耀。

舉報這件事本身我就不想多評論了——我看不慣你說的,所以我一定要幹掉你,這種底層邏輯,本身並不在文明和人性的範疇之內,它就像「遞刀子」這個自相矛盾、沒有道理可講的詞彙一樣——時代的一粒灰,飄到海外就成了遞刀子,飄回海內就成了熱搜榜。其實在越來越逼仄的空間中,一個普通人,真正面臨絕境的時候,可能在不起眼的網路空間中鼓起勇氣發個求救的帖子,就是最後的那點希望——不可能再有其他的渠道和方法。這樣的渠道,本來是所有的螻蟻都該感激和維護的稻草,卻在蠢壞蠢壞的同類舉報中,湮滅不聞。這是比求救本身更大的悲劇。

在時代的洪流中,吃苦受罪的機會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一樣的。你的歲月靜好,只是因為還沒有被錘夠、錘爆。(美聯社)

在這個世界上其實壞人也分高低。有純壞和蠢壞之分。很多流氓做壞事的會高喊口號義正辭嚴,但實際上卻不擇手段損人利己,這種是純壞,也就是他並不傻,他的一切壞都是個人的利益驅使;而蠢壞最典型的特徵就是損人,但不利己,甚至還損己。也就是他費盡心機去踐踏同類,實際上對自己並無任何益處,甚至在可見的環境中,他自己也會因為同樣的行為而受損。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最近幾天還有兩個在微博求救的帖子也很火。其中一個叫做「俠骨柔情的楊華」。他老母親常用藥告罄,搶菜也無門,逼得他要微博求救。可楊華平日是個什麼人呢?他的真實身份是上海閔行區司法局的一名小官,長期以來堅持正能量,在微博對所謂的公知「亮劍」,天天熱衷於舉報圍剿負能量,甚至多次動用法律武器,把他認為洋奴、走狗告上法庭。

想不到,一遇到一點小困難,你這個濃眉大眼的朱時茂也會叛變、也會叫苦?

更搞笑的是,楊華為老母親發出的求救微博,很快即引來曾經的同道們的挖苦和諷刺,認為他這是不顧大局,為美國遞刀子。楊華迫於無奈,又發了一條。

和楊華同樣遭遇的是另一位愛國大V沈逸。就是那個自我介紹為「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國際政治系教授、復旦大學網路空間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復旦大學網路空間國際治理研究基地主任、美國問題專家」的沈逸。他的成名作是拿著蘋果發微博,號召大家買華為。印度疫情的時候公然說「讓印度多死點」,最近引發熱議的言論是烏克蘭布查慘案之後,他說「第一,不是平民,是戰鬥員;第二,不是軍人,不享受日內瓦公約權利體系保護。」

這樣的人,居然也開始遞刀子,在微博上很不正確的轉發「我斷糧了」這樣的破壞安定團結和抗疫成果的話,受點委屈你就不顧大局了?

所以人生真正的悲劇,不是有你作為一根韭菜的卑微,而是你根本沒有認識到自己是一根韭菜,隨時也有被收割的風險。生活並不會因為你堅持正能量,就會對你溫柔以待。在時代的洪流中,吃苦受罪的機會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一樣的。你的歲月靜好,只是因為還沒有被錘夠、錘爆。

鵝粉和其他小粉都是一樣的,並不在乎什麼事實和真相,要的就是消滅「美狗」「洋奴」的快感。(美聯社)

我寫文章十二年了。說實話鋪天蓋地的叫罵已經習慣,經歷過的「反手就是一個舉報」也是數不勝數了。大家看我寫的俄烏戰爭系列文章,前後36篇,還有幾篇在?大部分都是在舉報中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夭折。雖然我寫的這個系列其實連「遞刀子」的邊都沾不上,但是還是很難阻止鵝粉們「反手就是一個舉報」,從行為邏輯上來說,鵝粉和其他小粉都是一樣的,並不在乎什麼事實和真相,要的就是消滅「美狗」「洋奴」的快感。如果你問他鵝國也是外國,鵝國人也是洋人,你挺鵝不是也洋奴、鵝狗嗎——這種簡單的邏輯串聯他是想不到的,因為想不清楚。

我甚至經歷很多次,舉報者後來幡然醒悟,又來給我道歉的。但我從來不認為這真的有用——因為在我看來,舉報這個事,他不是認知層面的錯誤,他是道德層面的缺陷。本質上無論純壞還是蠢壞,都是骨子裡的壞,那種人性糜爛,並不是一時一地的認知所導致的。

所以,對於那些躲在暗處看文章也正準備「反手就是一個舉報」的,我只能提醒你——一定要記住,你也會有叫苦的一天。而且這一天,並不遙遠。你所封殺的每一篇文字,都是為自己掘斷那在未來有可能救命的最後的稻草,最後的道路。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15/1735261.html